梁建章“想当英雄”
大事件 2018/09/16

上海不是出不了一流的互联网企业,只是干着干着,老板就跑偏了。不仅是盛大的陈天桥,携程的梁建章在企业上市以后,就开始研究起“妇联”的工作。

2015年中共全会指出,要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自此中国废止了严厉执行长达35年的计划生育,转而推行“全面二孩”政策。

9月6日,携程公布了一份较为漂亮的财报业绩。截至2018年6月30日,携程净收入73亿元,同比增长13%。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24亿元,相较2017年同期的3.59亿元增长564%。得益于全球化战略,携程出境游业务和Trip.com继续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受去年一系列负面事件影响,携程能取得如此成绩并不容易。

然而这两件看似没有关联的成就,却都有梁建章的推动之功。

在过去的几年里,有两个梁建章,一个是学术界的“知名人口学者”,另一个是企业界的“携程执行董事会主席”。他觉得这样挺好。

大头,娃娃脸,一路顺风顺水,再加是做事比常人少用三分之一时间的神童,以至于梁建章也无法太过自谦:“没测过智商,但是应该挺高的吧。”

梁建章的青少年时期是在80年代的上海度过的。1982年,当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电脑怎么用时,13岁的梁建章已经会用电脑写诗,并且拿到了全国第一届电脑程序设计大赛金奖。在这场竞赛上,他遇到了比自己小一岁的沈南鹏。

少年梁建章

梁建章的“开挂”人生此时刚刚开始。初中没毕业,就直接考入了复旦大学计算机本科少年班;半年后转入计算机系,一年后又留学美国。20岁获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硕士学位,进入甲骨文公司工作;28岁回国任甲骨文公司中国区咨询总监。

1999年是我国互联网元年,这一年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网站的盈利模式初步显现,西湖边的马云经过数次的试错后,看到了电子商务的第一缕曙光,而此时的梁建章也不满足于给别人打工。就在同年的2月,交大校友季琦张罗了一桌饭局,把十几个海外留学的校友聚到一块。一般的同学聚会无非是叙旧、炫富与务虚,然而梁建章、沈南鹏、季琦在这场聚会上,达成一个共识:要共同创立携程网。当时他们认为,旅游社提供的服务很不到位,互联网在国内又刚刚起步,做旅游网站是携程崛起的巨大机遇。而后梁建章又三顾茅庐将范敏拉入到了战队。

 “携程四君子”比较幸运,迅速从IDG、软银、晨兴等风险投资商融到了500多万美元的资金。自此后,携程进入快速并购期,先是收购了当时最大的酒店预定中心——现代运通;随后又切入机票预订领域,并购机票代理公司北京海岸;之后又将华程西南旅行社收入囊中,正式进军自助游市场。通过互联网与传统旅游业结合的新玩法,四人创造了一个OTA行业老大。

“携程四君子”,左起:季琦、范敏、梁建章、沈南鹏

2003年,34岁的梁建章带领携程网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并说下大话:“行业里拿望远镜也看不到竞争对手”。 

相比于马云、刘强东创业的不容易,携程始终在梁建章设想的轨道上运转。但彼时的梁建章却不满足于现状,开始思考要不要离开携程去追求另一种自己想要的人生。很多人以为才38岁的梁建章肯定会选择二次创业,然而他内心里想的是要继续读书、继续学习。

 “做研究可以做到七八十岁,做公司不能吧。” 2006年,梁建章辞职,二度赴美留学。他挂着董事局主席的头衔,把CEO一职交给了当初一起创业的范敏。

敢于发声的人口学专家

梁建章有一个关注人口问题的微博号,粉丝70万,几乎日日更新,为中国人口问题奔走疾呼、高调发声。9月9日他还在微博发文,建议给二孩家庭减免社保缴费。

梁建章微博截图

2007年,梁建章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就读经济学博士,研究领域包括人口、创业,以及中国劳动力市场。彼时他在商界是位年轻的企业家,但在学生群体中他的年龄算不上年轻,选修的课程也超过别人三分之一的课程量。除了繁重的学业之外,他每天4点钟放学回家,给正在上小学的儿子辅导功课。尽管日子依然很匆忙,但梁建章却觉得那是一段难得的宁静时光,如果在中国,每天会有不停地人找他谈投资,谈合作,谈如何赚更多的钱。

也就在做研究的过程中,有一次他被一连串数据和荒唐的现象所震惊:一方面,未来几十年里中国的人口结构会出现巨大变化,拖累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生育率居全世界末尾的中国仍然严格执行着计划生育。梁建章说:“据斯坦福的最新研究表明,一个国家人口结构老化后,其创业和创新活力会随之衰退。”

为了佐证这一论点,梁建章在北美、日本等地进行实地调研,还将调研的结果拍摄成一部充满数字、图表和逻辑分析的纪录短片——《中国人可以多生吗?科学探讨中国人口问题》。

梁建章知道,对执行了几十年的基本国策提出质疑是需要巨大勇气的,但他还是将这部纪录片发布在新浪微博上,提醒中国人如此低的生育率会在30年内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但放到微博之后,梁建章却意识到,大量的数据也许只有经济学家们看完会明白问题的所在,但对一般公众而言,这远远不够。“这个事情确实需要花几个小时来讨论,里面包括农村人口、资源、城市化、交通等问题。” 

在这之后,梁建章开始频繁就国内的计划生育政策以及人口问题发声。还与北大社会学教授李建新合著《中国人太多了吗?》一书。从中国会有多少亿人、人多耽误共富吗?日本经济的老年病、人口变迁与国力兴衰、全球化下的人口机遇以及中国人可以多生吗?几个方面讲述了他在人口学方面的思考。

这本书一出版,他想法设法将这本书送给那些可能影响政策的官员、学者和媒体人手中,但却掀起轩然大波。许多人骂他“自私”、“屁股决定脑袋”、“伪科学”,财经专栏作家叶檀甚至一连写了8篇系列文章来驳斥梁建章的人口新论,并认为“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 梁建章、李建新则与叶檀展开论战,梁建章在FT中文网上从资源和环境角度对叶檀的人口论进行反驳,称“真理一定越辩越明。”李建新则说,“现实是,80后、90后已经或将是生育主体,但他们绝大多数不想多生。” 

就在争论不休间,梁建章又联合茅于轼、许小年、陈志武等30多位主流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发起一份签署建议书,呼吁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尽快停止“计划生育”政策。目前看,这些活动对最终实施的“单独二胎”政策功不可没。但“单独政策”放开了,可新生人口还在下降,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上年减少6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43‰,比2016年下降了0.52‰。叶檀们傻了眼,梁建章们说的话一点没错。

今年4月,吴晓波在专访梁建章时,他说,“实际在2010年,学术圈子里就已经在讨论这个话题,但没人敢第一个碰这件事。而我去做的自信是,没人关注不代表事情不重要,但不能被真相蒙蔽了。” 梁建章很感谢微博。

携程的梁老板越来越像个知识分子,这是外界对他一致的印象。

有一年携程举办一个33节,广告海报的上面是邓超的照片,旁边写:说走就走。下面是梁建章的照片,旁边写:想生就生。活动内容充满魔幻色彩:只要定了携程的产品,出去旅游生了孩子,回来就可以送奖品。

今年,人口学家身份的梁建章显得更加忙碌,7月12日,梁建章撰文建言,希望国家至少要用GDP的2-5%来补贴和奖励生育。6月底在接受采访时,梁建章呼吁对低收入家庭发放现金补贴促进生育。5月底全国出现抢人大战时,梁建章表示这将演变为城市扩容,并有助于平抑房价……

目前媒体圈开始流传一个说法:这两年想要采访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以聊“中国人口增长问题”为契机,他接受采访的概率会高一些。

犀利老板

就在梁建章为敏感议题勇于发声,献言献策时,其一手创立的携程,却遭遇了来自竞争对手的强势威胁。情况有多严峻?在艺龙前COO的谢震记忆里,他刚去艺龙时,其股价是7块多美金,而携程是30美金。但之后曾有一段时间艺龙涨到了14美金,携程跌到10美金。“在梁建章回归前,艺龙酒店订单速度连续七个季度领先携程。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再有三、四个季度,我们就和携程打平了。” 

梁建章曾以为,只要携程在规模和流程体系领先了,在这基础上持续精耕细作,别人很难与之竞争。但没想到携程的对手们利用“服务”围攻了携程。

接手携程CEO的范敏,并非对这个趋势没有预判,但范敏的行动力,却与“互联网节奏”格格不入。彼时董事会三番五次要求梁建章回来,但他拿不定主意,直到2012年初,一个老同学给他打电话说,自己订了携程竞争对手的机票。“真的比你们便宜,服务还不错。” 梁建章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创始人回归拯救公司的,往往都会成为商界传奇。国外有乔布斯重回苹果,才造就了一家改变世界的伟大公司。国内案例也不少,比如IT界的柳传志、运动界的李宁,再加上OTA界的梁建章。

梁建章回来发现,时代变了,继续保持财务导向的公司策略,就只能不断失去市场份额。他决定抛弃携程财务导向的惯性思维,拿出10亿美元与艺龙、去哪儿网等对手打价格战,希望熬死对方。事实上,梁建章为移动端花的钱还不止这些,在艺龙前副总裁沈巍看来,携程在那一时期投资的很多移动创业公司,都有着“肃清战场”的味道。

一时间,在线旅游行业被梁建章搅得硝烟弥漫,一度出现“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票价300元,携程优惠价288元,返现288元;驴妈妈网上优惠价288元,返现300元,亏本12元;同程优惠价288元,返现250元。同程旅游拿出9000万元被动卷入价格战,去哪儿投资3000万美元打造旅游智能化服务平台,驴妈妈声称已准备好5亿元现金补贴门票,表示要与携程死磕到底。

而价格战只是开始,战线持续扩大。梁建章亲自坐镇,除了高额补贴、邀请明星代言、冠名影视节目外,还将触角伸向了苏州,在同程旅游旁边的大楼上设立办公室,见到同程的人就挖,甚至高几倍的月薪。面对着“张牙舞爪”的梁建章,同程旅游CEO吴志祥感叹,“花了十年辛辛苦苦挣了一个亿,不到十个月就挥霍一空”。

旷日持久的价格战,将参战各方都拖入泥潭。这给业内带来了巨大的震动,无数的讨论接踵而来,其中最红的话题是这场价格战到底以什么形式收场?

梁建章的策略是将对手打入绝境,再开出丰厚条件收购。俗称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吃。

就在2014年同程与艺龙宣布合作当晚,梁建章给吴志祥发短信说要来到苏州谈谈。吴志祥也算是经过风雨的老江湖了,“谈呗,何况是来苏州谈”。

梁建章从上海开车过去,希望找个离高速出口近的酒店,吴志祥叫手下人安排。谈判当天到达酒店才发现定的是苏州维景酒店,梁建章吓了一跳,因为之前携程与艺龙谈判的地方就是在北京维景酒店。尽管吴志祥有自己的小心思,但让他没想的是梁建章此番前来手里准备了2.2亿美元入股同程,并将门票业务并入同程。

送走梁建章,同程五个合伙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所措。他们围坐在维景大酒店大厅的沙发里,点了一壶茶,一直坐到凌晨两点才散。当天晚上,吴志祥主动给艺龙CEO崔广福发了短信,称同程“根据自身战略选择了业务合作伙伴和资本合作伙伴”,并强调这是“意外”。

就在与同程握手的第二天,携程在途牛首次公开发行时收购了1500万美元的A类普通股。2015年5月,携程联合腾讯、铂涛收购艺龙。

2015年10月26日一早,梁建章走出北京国贸中心大厦,长舒一口气。刚刚,他经历了48小时几乎没睡的高强度谈判。当晚,携程与去哪儿合并的消息就传遍网络。这是一次改变格局的合并,依据当时的行业数据,携程借此获得在线旅游市场70%的份额。

商界上的梁建章,是狼是虎,还善舞资本,接连暗度陈仓,让对手不战而屈。而携程的鸣金收兵,也给这场无休无止的在线旅游大战画下了休止符。

 “梁建章回来以后,一方面是把自己做强,另一方面是攘外和安内并举。攘外是一边收一边买。从旅游行业本身来看,第一毛利不高,第二是规模性非常明显。这种情况下作为决策者无非是两个选项,一个是内部提升效率、实现规模效应;另外就是把竞争者收了进一步做大规模,这是意料之中的举动。只是梁建章的手法比大家想象中会更猛烈一些。”曾有投资人告诉媒体。

在梁建章回来的这段时间,携程的员工有些怀念温柔的范敏时代。“一家‘养老院’又变回了创业公司,紧张的气氛不断的发酵。”接触过梁建章的员工说道。

如何看待这位创始人? 

曾在携程任职13年员工说了四个字:大智如愚。“我们开会的时候,梁建章大多数时间是在看手机,或者自己在思考什么。然后冷不防地会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回答不出来那就倒霉了。但事实上,即便答上来了也不见得他能满意。他表达的方式比较独特,低头继续玩手机,或者慢慢地起身出门。梁总不会发脾气,但不会再继续听你说话,这比骂一顿压力还大。”

员工向梁建章汇报时有个惯例,一定不要讲“也许”、“大概”这种话,必须拿数字说明问题。在开会时,范敏会说“你们两个下去商量个结果出来”,梁建章则要求他们立马拿出方案。梁建章发出的问题,除非你在国际航班上,否则8小时内必须回复。

退居幕后的世界“野心”

在梁建章看来,做企业和研究人口具有相通之处。“比如大企业可以尝试更多的东西,但战略一定要非常坚定或者有前瞻性,要有数据和行业分析;在管理人才上,怎样吸引到最好的人才,人力制度怎样能让最优秀的人才冒出来,两者可以互相借鉴。并且有巨大社会意义的事一定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梁建章看似是在两个身份之间进行切换,但并没有如微博号一般的泾渭分明(梁建章有两个微博号,一个是“梁建章-关注人口问题,粉丝70万,一个是“携程梁建章”,粉丝8万),也从未放弃对携程的介入与掌控。虽然现在携程的CEO是孙洁,但她性格比较随和,善于处理各种关系,而大方向还要梁建章决定。

携程第二次“召唤”梁建章是2017年。彼时的对手全然变了,阿里开始重视旅游业务,美团点评的“无边界”战略思想衍生出低价酒店业务,新的竞争局面已然形成。而梁建章此次回归并没有上次的焦虑,而是将战略眼光放在五年到十年后。

去年7月8日,梁建章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一场演讲,主题是关于携程的国际化以及招募更多的国际人才。当天出现在斯坦福讲堂上的梁建章,更像是一名学者而非企业家。他用一张张经济学图表展示目前全球化的趋势,以此来论证携程未来走国际化道路的逻辑。在演讲中,梁建章说中国的出境旅游已经进入高速增长期。他引用了日本1963年至1967年200%的出境游增长,以及1968年至1972年高达400%的出境游增长率的例子说明,通常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出境游将进入高速增长期。

实际在过去的两年,携程已经开始布局海外。2016年,携程成为印度最大OTA平台 MakeMyTrip的股东,战略投资北美两大地接社海鸥假期和纵横集团,以约14亿英镑的总价(其中包括12亿英镑的现金和2亿英镑的普通股)收购全球领先旅游搜索引擎天巡(Skyscanner)。2017年,又收购了美国社交旅游网站Trip.com。

为了配合国际化,孙洁在携程内部推动员工学习英语。她鼓励内部用英语写邮件、演讲、做PPT。甚至公司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集合了各条业务线的负责人,大家一起学英语,从背单词开始。一天没学甚至要罚款。

如果说当年的携程四君子中,季琦饱有激情、范敏善于经营、沈南鹏精于投资,那梁建章的标签就是理性,他喜欢用数据说话,且眼光长远。 

如今,跨界已成为互联网公司发展的一种新趋势,除了延伸、合并、转做投资之外,类似于“双面”梁建章的方式,或许也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发展多元化的新可能。

封面
当当上错花轿
老牌电商平台当当75亿元收购案有可能无疾而终。
马老师,别这样!
没人能否认,马云是世界上最鼓舞人心、最成功的老师之一!
京东失宠
市值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地位已被美团夺走。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