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比中光的关键一战
大事件 2018/09/15

具备首款安卓系统3D人脸识别功能的OPPO Find X手机的惊艳问世,将背后的3D传感企业奥比中光推向台前。

这家来自深圳的创业公司,不仅在技术上打破了苹果iOS系统3D人脸识别的垄断,而且在融资和产业开放上收获了蚂蚁金服的支持,一举成为新晋科技独角兽。

2018年春节,奥比中光的手机项目部和跨部门提供支持的200多名员工,只休息了三天。彼时,这家3D传感创业公司正面临成立5年来的关键一战。

由于连续几个月的高强度工作,公司创始人黄源浩不得不强制一个算法团队的负责人去休假,直接给他订好了机票酒店,说,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真的是怕他某天突然一下就扛不住了。”

第二天,这个算法负责人就飞了趟黄山。但没走两天,公司的人就又开始“想”他。奥比中光CFO陈彬对《财经天下》周刊说:“奥比毕竟是创业公司,相比大公司,个体的价值更大,尤其在这种攻坚战的时刻。”

当时,奥比中光与OPPO的合作已经进入冲刺阶段。这是该公司首次和智能手机企业合作。OPPO将在新旗舰机型上采用奥比中光的3D结构光摄像头模组,而奥比中光则要借助OPPO打响进入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一枪。对于奥比中光而言,从2015年起投入研发的3D结构光手机方案,终于迎来了成果检验的一刻。

奥比中光创始人黄源浩新晋独角兽

自去年iPhone X问世,Face ID引领了3D人脸解锁潮流,3D传感也成了手机行业的新风口。今年以来,安卓厂商迅速跟进,OPPO、vivo、小米等纷纷发布支持3D传感的产品。

更早之前,奥比中光就从供应链端确认了苹果3D摄像头采用的技术是结构光。在3D传感目前的三条技术路线(双目立体成像、ToF、结构光)中,结构光成为主流,这正好也是奥比中光在创业初期确定的路线。

奥比中光副总裁陈挚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结构光的优点在于分辨率比较高,成本比较低,完全可以承担前置摄像头相应能力;相较,ToF成本较高,而且尚未看到有大规模量产出现。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实现3D结构光摄像头量产的公司,奥比中光迅速受到手机厂商们的关注。按陈挚的说法,国产手机厂商要用3D结构光,几乎一定会找到奥比中光。

iPhone X发布之后,多家手机厂商主动找上门来。考虑到公司当时只有300人,人力有限,黄源浩选择了与OPPO深度合作。4月份之前,黄源浩和同事们为OPPO不断提出的需求日夜奋战,赶工量产。但因为存在保密协议,他们既不知道自家的3D摄像头将被用于什么型号机型,也不知道将要搭载自家3D摄像头的手机长什么样。

5月10日,OPPO宣布完成全球首个3D结构光技术5G视频通话演示,并将在6个月内正式商用。6月8日,深圳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与蚂蚁金服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成立联合创新实验室,探索硬件和软件底层技术的深度整合,为用户打造完整的数字金融服务场景,OPPO成为首家支持3D人脸支付的Android手机厂商。

6月20日,OPPO Find X在法国卢浮宫正式亮相,“双轨潜望结构”(升降摄像头)的设计堪称惊艳。作为业内首款量产的采用3D结构光的安卓手机,也让背后的供应商奥比中光浮出水面。发布当天,黄源浩发了条朋友圈感叹:“之前有保密协议,是啥都不能说的,憋坏了。”

Find X带来了足够大的惊喜,聚光灯也开始打到奥比中光这家位于深圳的创业公司身上。过去它的3D传感器产品更多应用于电视、机器人领域,现在它在手机市场上掀起的3D传感浪潮中一战成名。

事实上,这家一向“低调务实”的技术公司,更早些时候就已受到资本的青睐。5月21日,奥比中光宣布获得由蚂蚁金服领投,赛富投资、松禾资本、天狼星资本以及仁智资本等跟投的超2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新晋高科技独角兽。蚂蚁金服之前投资了旷视科技(Face++),这家全球最大的人脸识别身份验证平台,为支付宝的刷脸支付设备提供了算法,而奥比中光主攻3D摄像头,正好与旷视在“刷脸”技术上形成生态效应。

5年时间,海外回国创业的黄源浩带领奥比中光,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到业内知名的独角兽,打破了苹果、微软、英特尔三家巨头的垄断,成为亚洲第一家实现量产消费级3D传感器的厂商。

用在手机模组的芯片

踩中爆发点

2014年10月,时任国科蓝海投资经理的陈彬经一个QQ好友介绍,认识了黄源浩。

这是一次机缘巧合。他所在的广东国科蓝海和北京国科嘉和是兄弟单位,在一个共同的QQ群里,他跟国科嘉和的一个投资经理互加了好友。两人偶有交流,但从未谋面。

有一天,国科嘉和的那个“网友”给他打来电话,说:我在深圳看了一个创业项目,个人觉得非常好,但老板觉得有点贵,一直没投下了。他问陈彬要不要去看一下。

当时正好赶上国内双创热潮,不少后期机构都往前端探索,过去只投后期项目的国科蓝海也抱着去早期项目里淘金的念头。陈彬作为投资经理自然是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捕捉优质项目的机会。

他当天加了黄源浩微信,晚上就打去了电话。见面是2014年10月,陈彬带着公司CEO去了奥比中光的办公室,在8楼的一个大会议室见到了黄源浩。这个人带着眼镜,看上去干净、斯文,气场强大。

俩人到的时候,黄源浩正在这间大会议室里面试一位美国人。这个老外曾在微软工作,这次专程跑到深圳来毛遂自荐要加入奥比中光公司。不知道这件事让陈彬对奥比中光提升了多少好感,不过在和黄源浩聊了三个小时后,回去他就认定这家公司一定要投。

投行里看得懂技术的不多,机构投资人更喜欢从财务数据上去判断投资逻辑。陈彬对技术了解的也不多,但他的判断逻辑很简单:第一,投资额度不是很大,不到1000万人民币对基金而言不多,风险也完全可以承受;第二,这个项目的创始团队都是高学历、技术型海归,非常难得;第三,他们做的产品是未来的大方向。

奥比中光团队本身也很给力,摘得当年深圳市孔雀计划第一名。“每年有5万以上的海归回深圳创业,这个团队能拿到技术方向上的孔雀第一名,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陈彬对《财经天下》周刊说,“第一名政府会给几千万资金支持,有了更多的钱来发展,风险会更小一些。”

由陈彬主导的国科蓝海对奥比中光的这笔A轮投资于2015年初完成。同年底,国科蓝海又确定投资了奥比中光的B轮。

2016年初,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正和两个同学聚餐的陈彬接到黄源浩的电话,问他有没有财务经理人选推荐,要招这么一个职位。陈彬挂了电话,在饭桌上就摊牌说自己考虑去。两个同学仔细帮他分析了一番:这时候离开机构,你之前的投资收益很可能会没了不说,去创业公司究竟能获得什么都还说不定。

陈彬第二天就给黄源浩拨去了电话,工资、股票什么都没谈,就说自己想来。到3月5日入职那天,黄源浩拿着张纸,在上面写了个数:“工资水平大概是这个样子,给你这么多行不行?”陈彬知道,公司里同级主管都拿这个数目,但为了表达自己的姿态,他当时主动降低了20%。

2013年,黄源浩从国外回到深圳创业。这个200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潮汕大学生,后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取得硕士、博士学位,随后又到加拿大瑞尔森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SMART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一直专注于3D光学测量领域。

黄源浩身上有科学家的气质,也有潮汕人的商业基因,从小到大都想自己开公司。2012年几个高中同学鼓励并拿出数千万元的天使资金支持,他决定回国创业。2013年1月18日,在深圳南山留学生创业大厦一间不到200平的办公室里,奥比中光正式成立。

拿到A轮融资前,奥比中光度过了一段艰难岁月。2014年初,黄源浩成立芯片部门决心投入芯片研发,当时账上只有几百万人民币,还不够一款芯片的流片成本。在陈彬看来,黄源浩笃定的事他一定要做,风险再大也愿意承担。

奥比中光最初的主攻方向是工业用的3D传感。2013年6月的一次股东会上,股东们觉得工业产品这事做不大,他们觉得3D摄像头肯定是未来大方向,当时就觉得一定要进入消费电子才能做成更大的事业。同年下半年,奥比中光就开始转型,当时的一款花费100万元打造的工业级产品被“废品”处理,全力All in在消费电子领域。几个月后,苹果收购以色列3D结构光摄像头企业PrimeSense,黄源浩预测,苹果要把3D摄像头做到手机里面去!于是,2015年奥比中光第一代消费级3D传感摄像头量产后,奥比中光立刻投入了用于手机的3D摄像头研发。

可以说,这家公司的每一步发展,都脱不开和苹果公司的联系。2016年10月,黄源浩带着自己的结构光方案向手机厂商介绍时,大多厂商表现出观望态度。等到iPhoneX发布,确认苹果采用的是3D结构光,厂商的态度发生很大变化,据说,从iPhone X发布到当月底,有三家大厂邀请奥比中光前去开样。

“可以说苹果引爆了这个行业,我们成为了这个细分行业苹果之外能够提供最好解决方案的公司。”陈彬说,奥比中光幸运地赶上了行业最大的爆发点,公司早成立两年会很痛苦,晚成立两年机会就没了。

刷脸的想象力

2016年年中,联发科想要投资,过来做项目评估,派来技术、销售和投资三个中层负责人,奥比中光预留了一天的汇报时间,由陈彬负责。他根据黄源浩的思路整理了一份100页的PPT,刚开始汇报就露了怯。

“我当时才来公司3个月,对面又坐着技术人员,我汇报技术问题,心里其实还是很打鼓的。”

黄源浩见他状态不对劲儿,起身自己接过了汇报。陈彬后来回忆,黄源浩事后把他找到办公室,告诉他,未来你将就是全球最大的3D传感公司的CFO,你要有坚定的自信。

奥比中光最初从工业切入,之后转向消费电子,一路历经过挫折但发展相对顺利。据悉目前全球的机器人公司70%以上与奥比中光有合作,在国内有90%的服务型机器人企业使用奥比中光的3D 结构光摄像头。在业内,这家成立了五年的公司已经闯出了名气,但其品牌真正引爆还是在获得蚂蚁金服投资和入局手机市场之后。

事实上,去年中期开始蚂蚁金服和奥比中光就在3D刷脸支付技术上开展了密切合作。到去年10月前后,蚂蚁金服的投资部门通过市场人员找到陈彬,表达投资的意愿。一个月之后,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纪纲跑到奥比中光位于深圳后海中心区的高新区联合总部大厦考察,和黄源浩聊了三个多小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聊阿里的文化。

此后双方开始商务性协商,到今年5月18日完成交割。“整个过程很顺利,”陈彬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去年10月份我们刚好启动新轮融资,也想去找一些战略投资者,综合评估下来蚂蚁是一个理想的战略合作对象。”

就像苹果推动3D人脸解锁一样,奥比中光希望借助扫脸支付这一切入点来引爆国内3D视觉市场。

“线下支付是刚需产品,我们需要一个巨头去把它引领出来,把线下的场景带出来,蚂蚁是支付这个场景里最好的合作伙伴,我们能与之形成很好的战略协同。”陈彬说,“蚂蚁金服是我们最适合的战略投资者,不是之一。”

可以看到,除大规模支付场景之外,更重要的是蚂蚁金服人脸识别的应用也已经达到金融级别的准确度和安全等级。在今年6月的2018世界移动大会上,蚂蚁金服与众多手机厂商联合发起的IFAA联盟(互联网金融身份认证联盟)发布了“本地人脸识别安全解决方案”,IFAA成员单位联手突破了4项技术难题,其中包括如何实现从“3D结构光硬件设计”到“人脸信息采集输出”的安全保障,这意味着IFAA具备了人脸识别技术在行业全面应用的能力,国内安卓厂商有望“追平”苹果Face ID。

对奥比中光而言,一手要抓刷脸支付、量体试衣等几个重点应用场景的拓展,一手也要攻守手机等硬件这一重要战场。奥比中光副总裁陈挚对《财经天下》周刊强调,外界对奥比的误解在于,认为奥比是一家3D结构光摄像头厂商,实际上奥比中光定位是一家3D传感器公司,结构光只是其中一种技术。

黄源浩预计,2018年奥比中光3D结构光摄像头模组的出货量将达到几百万量级,2019年的出货量可能达到三四千万个,而未来全球手机每年销量中的30%都会使用3D摄像头,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奥比中光的目标,是做到3D摄像头的全球第一。”

但显然这条路并不容易。苹果、微软、英特尔等巨头横在国际市场,而国内也有舜宇光学、汇顶科技等对手,竞争也日渐加剧。

据媒体报道,2017年11月,华为发布了与舜宇光学合作的“点云深度摄像头”——一个外置的手机配件。今年3月22日,有消息称华为已经完成了3D摄像头的设计,预期在下半年华为的旗舰机型上将会搭载这款摄像头。5月31日小米发布小米8透明探索版,使用了以色列公司MantisVision的3D结构光摄像头模组。vivo则选择与松下合作,采用了不同于主流的ToF技术路线。

这些在3D结构光摄像头模组上动作频频的厂商,都是黄源浩想要争取的对象。对奥比中光这家公司来说,现在已经步入快速发展期,但整个3D摄像头赛道的比拼才刚刚开始。

封面
当当上错花轿
老牌电商平台当当75亿元收购案有可能无疾而终。
马老师,别这样!
没人能否认,马云是世界上最鼓舞人心、最成功的老师之一!
京东失宠
市值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地位已被美团夺走。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