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大麻,高管走,股价跌,量产慢,马斯克哭了
大事件 2018/09/13

不知马斯克前几天在直播访谈中抽大麻饮威士忌还玩起武士刀时,是否拥有短暂的轻松? 

今年以来,特斯拉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3月底,特斯拉因动力转向零部件问题对12.3万辆Model S发出史上最大的召回令。几天后,一辆运行着Autopilot系统的Model X在加州撞上高速公路护栏致车主死亡。面对责难,马斯克坚称:自动驾驶比人类更安全。

信用评级机构穆迪也在3月份调降特斯拉的信用评级,原因是认为特斯拉可能无法实现此前提出的Model 3生产目标,将导致公司营运陷入困境,甚至产生财务危机。

一连串负面消息叠加,特斯拉股价3月底一度跌至2017年以来的最低点,252美元。重压之下,马斯克出面强调特斯拉没有财务问题,并将在今年第3季末转亏为盈。

到了第二季度,特斯拉股价回升并在6月开启涨势。但同时,却爆出员工控诉特斯拉是血汗工厂、严重违反生产安全规范、并罔顾员工权益等情况。

《商业内幕》采访了42位特斯拉现任和前任员工,询问他们在工作中是什么感觉,答案是“紧张”。特斯拉最大的紧张来自生产,超级工厂的许多工人表示,企业的文化就是实现生产目标,一位Model X焊工每日工作10至12个小时,有时候一个刚训练几分钟的工人就可能被征召开始工作。

特斯拉一位员工因为孩子出生缺席了特斯拉的活动,马斯克大怒:“你要弄清楚,什么对你更重要?我们正在改变世界、改变历史,如果你不打算全力以赴,那你就别干了。”

经理人杂志将特斯拉形容为“职场地狱”。员工无法兼顾家庭,马斯克却称:“当我们破产以后,你会有很充裕的时间陪伴家人的。”人们说马斯克冷酷无情,但他对自己也是如此。他在一篇自述中描述了最近一年的生活状态:“整日整夜,没有孩子,没有朋友,除了工作,一无所有。”

马斯克前妻曾公开评价——“他任性、无情,这世界是伊隆的世界,剩下的人都是寄住在他的世界里。”“极致的成功需要极致的个性,这样的成功以其他方面的牺牲为代价。”

特斯拉的厄运仍在继续。8月7日,马斯克发推文表示考虑将以420美元每股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消息发布后,特斯拉股价飙涨7%,当日收涨11%,空头损失惨重。然而,随之而来的是美国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关于操纵市场的一系列质疑和质控。

马斯克推文称私有化资金来自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但有消息称该基金正在洽谈投资特斯拉的竞争对手Lucid Motors。17天后,马斯克放弃私有化。特斯拉股价一个月内下跌30%,市值蒸发近200亿美元。

为了平息市场质疑,马斯克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多次哽咽,称过去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每周工作接近120小时,连续3、4天都只能待在工厂车间,常常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睡。但文章见报后并没有得到同情,特斯拉股价暴跌8.9%,摩根大通大幅下调特斯拉股票目标价近40%。人们认为,在巨大的压力和不成功个人生活冲击下,马斯克正在面临崩溃。

私有化风波严重损害了马斯克的信誉,或许教训还不够,9月6日马斯克竟然在直播访谈中公然吸食大麻。他在这期节目中感叹,“要运营公司很难,尤其是汽车公司,要让一家汽车公司存活下去,难上加难”,而他的举动无疑让特斯拉雪上加霜。

马斯克此举还引来了美国空军的调查。外媒报道称,美国空军调查的中心问题是禁止持有政府安全许可的人吸食大麻。此前,SpaceX与美国空军签订了多份合同。

第二天,特斯拉首席人力官相、首席会计官双双离职。双重因素叠加影响,特斯拉股价应声暴跌10%,收盘时跌6.3%报收于263.2美元,达到近5个月以来的最低点。而高盛研报预测,特斯拉股价未来半年将会大跌30%。

事实上,特斯拉高管离职潮持续已久。据路透社统计,在过去五年间,特斯拉约有50位高管离职,仅2017年就约有20名高管离职,不少人离开后选择加入到Waymo等竞争对手的阵营中。此外,彭博称,大多数管理者在特斯拉都不满5年。

美国媒体对特斯拉的看空已持续了一段时间,而管理层人事频繁变动,更是让外界加深了对公司内部经营情况的猜疑。据彭博报道,为稳定军心,马斯克火线提拔了内部人士升任汽车业务部总裁,人事负责人和首席会计官的人选也从内部擢升。

不过,尽管人事变动频繁,过去特斯拉股价并未因此受到太多影响。市场投资人对于马斯克的偏爱,让华尔街能够忍受这样的状况。而当马斯克私有化风波、吸大麻等一系列出格行为开始成为特斯拉股价重挫的原因,华尔街又将如何看待这家公司?

在给员工的信中,马斯克表示:“我们即将迎来世界上销量最好的季度,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当前媒体上有不少杂音,不要管这些,结果最重要,我们正在创造汽车史上最可观的增长。”2017年三季度,特斯拉交付了26,150辆,如果兑现承诺,今年同期将突破5万辆大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对于特斯拉的未来而言,马斯克推特上的口不择言、抽大麻等行为,引发的更多是投资者对于其情绪管理和领导能力的担忧和质疑。而特斯拉的真正考验还是产能不足、资金短缺以及电动车领域日益激烈的竞争。

外界看空特斯拉的言论甚嚣尘上,主要原因便是Model 3的产能问题。去年7月,马斯克曾向外界承诺,到当年年底Model 3产能将达到每月2万辆,但是在当季财报公布后,真实数字却让人都大跌眼镜:3个月里,Model 3总共出产了2425辆。

到了2018年,特斯拉第二季度财报显示,6月底已实现每周5000辆Model 3的产能目标。7月13日,马斯克放话,“生产地狱一个月内就会成为历史,现在特斯拉正朝着周产10000台Model 3的目标奋进。”但据电动汽车媒体Electrek报道,8月的最后一周,特斯拉Model 3产量仅为4300台。整个第三季度,特斯拉共生产了53000台汽车,其中Model 3产量只有34700台——大约是计划产量的60%。事实上,这已经是特斯拉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产能。

特斯拉依然在攻克量产的瓶颈。在今年第一季的财报会议中,马斯克也承认电池是掣肘Model 3不能量产的原因之一。特斯拉计划到2020年能够完成全部建设千兆工厂,并达到每年150GWh的产能。

资金问题也很紧迫。特斯拉成立至今没有在任何一个财政年度中实现过全年盈利,在过去的9个季度中,8个季度出现亏损。此前,马斯克再三强调,特斯拉到2018年底会实现盈利。对此,高盛以及主要的华尔街研究机构都表示怀疑。

彭博分析师预测,特斯拉每分钟“烧掉”7430美元。据福布斯报道,目前特斯拉的净债务已经从去年的80亿美元上升至92亿美元。更糟糕的是,特斯拉有2.3亿美元的可转债将于今年11月份到期,而明年三月会有9.2亿美元到期。福布斯认为,到明年三月初,特斯拉不可能筹集足够的现金来解决这些债务并维系企业的正常发展,马斯克多次设定的生产目标都高于实际产能,目的就是为了抬高股价。

与此同时,电动汽车领域正在闯入越来越多强劲对手。

9月4日,奔驰推出旗下第一款纯电动SUV,表示此款车型将于明年上半年投产,并计划到2022年在全球范围内推出10款纯电动汽车。受此消息影响,当天特斯拉股价收跌超4%,甚至有人高呼MODEL X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本月晚些时候,奥迪将推出电动SUV,宝马电动SUV开始接受预定,今年底捷豹、保时捷的电动汽车也将与消费者见面,通用则计划到2023年推出13款纯电动汽车。

更雪上加霜的是,这些车型与特斯拉电动车之间的性能差距正在收窄,价格方面也不相上下。而特斯拉的产能、资金短板对这些传统汽车制造巨头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事实上,目前全球已有9个国家宣布将在2040年前后会淘汰内燃机车。传统汽车制造商向电动汽车过渡成为必然。

“特别是在21世纪20年代初期到中期,这个趋势会日趋明显。”高盛分析师表示,“从中长期来看,深陷产能困境的特斯拉将面临来自传统OEM(原始设备制造商)以及其他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的挑战。”

高盛分析师还表达了另一层担忧。“在激烈竞争到来之前,特斯拉没有了美国税收政策的优惠,这无疑在竞争加剧之时又对购买力造成进一步打击”。据悉,这项针对电动汽车的税收优惠政策将于2019年逐步取消。

中国市场目前已经是特斯拉在美国以外的最大市场。2017年,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额为20.27亿美元,较2016年增幅超过90%,占到当年全部销售额的近20%。

今年5月初,特斯拉在上海注册了一家新公司,根据规划,其产能预计将达到年产50万辆。外界普遍认为,如果中国工厂启动,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特斯拉的产能问题,同时有竞争力的价格也将进一步拉动特斯拉在华销量。 

在今年6月份的股东大会上,马斯克表示,中国工厂将同时生产电池和组装车辆。特斯拉已经开始搭建在华团队。8月23号据澎湃新闻消息,2020年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将量产Model3,售价不到30万元。

在特斯拉2018年二季度财报会议上,马斯克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造成本预计为20亿美元,希望寻求中国当地银行贷款提供资金。最新消息显示,特斯拉上海公司注册资本已从1亿增至46.7亿,经营范围也有所扩大。未来,马斯克仍需寻找一笔天价融资。

作为特斯拉CEO兼董事长,马斯克还掌管着多家公司,多线出击,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也令人堪忧。Jefferies Group LLC的分析师称马斯克“似乎有点轻微自我毁灭倾向”,他主张将特斯拉董事长和CEO的职责也应分开。

Consumer Edge Research的高级汽车分析师则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显然特斯拉需要一场重大变革,这一点越发明显,目前持续不断的自残式的公共关系正在影响组织人员变动,并使市场未能及时关注特斯拉逐渐改善的基本面。”

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透露:一些董事会成员对马斯克的行为感到沮丧,他们一方面计划为马斯克安排一名副手,另一方面也开始有了寻找替代人选的念头。

人们开始猜想,马斯克会不会像乔布斯一样,遭遇一次驱逐然后重返。但没有马斯克的特斯拉将走向何方?一家著名商业杂志说,“不过是一家玩命烧钱的企业罢了。”

此前,马斯克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表示,“从特斯拉的运营角度来看,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看来,内忧未解,外患又袭来,随着大量竞争对手的增加,新一轮困难时期即将到来。

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美国多家机构给出的数据显示,特斯拉Model 3单月销量超过了2万辆,而宝马全系在全美的销量14450辆,宝马目前唯一的纯电动车型i3销量只有418辆,与Model 3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就目前看来,传统车企还无法撼动特斯拉的地位。但在接下来与传统车企的比拼中,特斯拉能否一如既往地创造奇迹,将是对马斯克最大的考验。严峻形势驱使马斯克必须在这几年的时间窗口尽早解决产能、资金等短板。

不过,尽管困难重重,现在就断定特斯拉的败局还为时尚早。毕竟从特斯拉过往发展历程来看,这不是最艰难的时候。最初生产Model S时,特斯拉每周只能生产10辆。2007年金融危机,特斯拉濒临破产,马斯克说,“只有两三个人留了下来。我没想过我会精神崩溃,但真的崩溃了。”

马斯克前妻曾评价,“他(马斯克)总能发生莎士比亚式的奇迹转折”,希望这一次,马斯克也能再次转危为安。

今日特斯拉报收于279.44美元,相较9月7日263.2美元的低点,已开始缓慢回升。

 

封面
京东失宠
市值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地位已被美团夺走。
八个关键词
从成立到上市,美团历经了千团大战、O2O风口、合并点评和四面扩张,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腾讯的生死搏斗
腾讯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