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年的全球第二大酱油制造商山佐与400年HIGETA酱油的传承之路
大事件 2018/09/13

一、日本百年企业

在日本,中小企业占据日本421万家企业中的99.7%,并且在员工人数以及附加价值金额(制造业)方面分别占据了70%及50%以上,中小企业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日本中小企业的发展历程起源于1948年“中小企业部”的设立,而日本1963年的“中小企业基本法”的公布是一个巨大的转折,随后世界各国开始广泛导入先进政策。1964年日本首次发表了“中小企业白皮书”,现在已经发行了52次。

从企业规模来看,虽然中小企业占据一半以上,但是包含以丰田汽车(股份)为首的大型上市企业在内,家族企业是日本经济产业名副其实的主干力量。

家族企业继承了超越世代的企业价值以及企业理念,它们不着眼于眼前成绩而是立足于长远视野,有时能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快速灵活做出决断,这样的家族企业为日本经济带来活力,为今天日本的繁荣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日本家族企业范畴

我们在调研中,将家族企业定义为“亲属(家族成员)在同一时期或者不同时期占据2名以上董事或者股东的企业”。在日本,表示亲属关系远近的等级被称为“亲等”,按照日本民法规定,血亲6亲等以内,姻亲3亲等以内的被称为“亲属”。家族企业如果是兄弟共同创建的企业,在下一代当中所涉及的人就会扩展到4亲等(堂兄弟)(Gersick et al.,1997)。

因此,日本家族企业里亲属的范围包含4亲等。在这里所说的亲属不仅指个人,还包括其影响下的关联企业及财团等法人。对于是否受到了影响这一问题,如果是关联企业,要从经营以及所有财产两方面针对本项内容进行判断,而如果是财团,只要在代表人、理事等中有家族成员(亲属)存在,就可以判断为在影响之下。

但是,在家族企业当中会出现涉及多方亲属的情况。也就是以多个创始人创业,或者在经营以及所有权方面的影响力由创业家族转移到其他家族。我们涉及到多方亲属时,首先会关注创始人,然后关注具有较高影响力的亲属。之所以重视创始人是因为创始人对家族企业的影响无可比拟。该方法也适用于考察创始人影响力的变化。另外,在国外有很多创始人将自己的企业卖给其他企业,因此该方法也适用于进行国际比较。另一方面,需要留意是否存在其他发挥巨大影响力的亲属。

亲属对家族企业带来的影响,需要从所有权以及经营权两方面进行考察。具体来讲,前者为根据法律所有权及在股份公司的股份所有,对家族企业产生的亲属影响;后者是在董事会等参与讨论、决定经营方针,也就是参与经营策划的影响。

日本民法规定,董事的范围按照公司法规定包括董事会成员、会计专业人士和监查人。执行董事不是公司法规定的董事,而仅仅是公司业务的执行人,因此不在董事范围之内,但在考虑经营方面的影响力时,需要重视其实际影响力。名誉会长或者顾问如果是董事会成员就包含在董事范围内,如果不是就不包含在董事范围之内。属于董事会的名誉会长以及顾问,按照对象企业发布的董事序列排名,如果排位高于其他职位的董事,可以将其视为会长或者社长级别。

日本家族企业占比全球最高

日本上市企业中家族企业的比例以及各大类别分布如图1所示。我们按照家族成员影响力的强弱来看一下上市企业中家族企业所占比率(图1)。以东证一部的上市企业为例。首先,家族成员在所有权和经营权两方面均存在影响力的情况下,有首席股东及董事的占比达25.3%(A),和有十大股东及董事的占比为7.3%(a)。在另一大类中,有首席股东但是没有董事的占比为3.3%(B)以及有主要股东但是没有董事的占比为3.2%(b)。最后两类虽然不是十大股东但在经营方面具有影响力。前一类虽不是十大股东但家族成员担任会长或者社长,这一类占比为3.9%(C),担任社长以及会长以外职位的占比为1.8%(c)。除此之外,还存在一种情况,就是目前为止虽然只涉及一名家族成员,但是未来有可能发展成为家族企业的潜在家族企业—“单独干预”(5.3%)。以上虽然只是以东证一部的上市企业为例,但是在其他市场具有几乎相同的特点。

六类日本家族企业:

第一大类是当下亲属(家族成员)属于十大股东,并且有一名以上的家族成员为董事。在该分类中,又分为家族成员是首席股东的情况(表中A)和家族成员是首席股东以外的十大股东的情况(表中a)。如果是十大股东,上市公司要求相关信息适时公开,股东姓名、所持股票数等信息以及相关信息的更改需要被适时公开。特别是首席股东即最大股东,持有最多股票。

第二大类是当下亲属(家族成员)属于十大股东却不属于董事。同第一大类相比,第二大类在家族成员基本影响力—所有权方面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却没有经营权上的影响力。在该大类中,也分为亲属是首席股东的情况(表中B)和亲属是首席股东以外的十大股东的情况(表中b)。

第三大类是当下亲属(家族成员)当中拥有一名以上的董事,但是却不属于十大股东。同第一大类相比,该类在经营权上的影响力虽然是一样的,但是作为家族成员基本影响力的所有权却被大大稀释。同第二大类相比,该类在家族成员基本影响力—所有权方面进一步被稀释。该类家族成员虽然拥有经营权上的影响力,但是鉴于所有权是影响力的基础所在,可以认为第三大类要弱于第二大类。在该分类中,又细分为家族成员董事是会长或者社长的情况(表中C)和家族成员董事不是会长或者社长(表中c)的情况。两者之所以有区别,是因为会长或者社长代表公司整体,拥有不同于其他董事的权限。其中社长是“公司业务执行的最高负责人,拥有公司代表的权限”,会长是“位于社长之上的职位”。两者均是基于公司规定职务的名称,公司法中没有相关规定。

按照上市市场分类,在东京证券一部上市的全部企业当中家族企业所占比率达到44.8%,接近半数。在东京证券二部中所占比率为57.8%,在新兴市场中所占比率为67.7%,占比最高。企业在公开发行股票时需进行证券交易上市审查,审查规定了形式要求和实质要求,前者包括每个证券市场的股票数、流通股票、时价总额等标准。形式要求规定,在东证一部的流通股票数(比率)需占上市股票的35%以上,在东证二部需达到30%以上。像这样以大企业为中心的主体股票市场(东证一部和东证二部)将流通股票数(比率)定在了较高水平上,而地方市场以及新兴市场的形式要求基准就较为宽松。

综上所述,家族企业在日本上市企业中占比很高,但是这种现象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的,并且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像欧美这样的发达国家家族企业占比也很高(图2)。比如在美国,1992年〜1999年间,在标准普尔500上市公司(不包括金融、公益部分)中家族企业占比达35%(Anderson & Reeb, 2003)。另外,在欧洲各国销售额规模排名前1000位的企业当中家族企业所占比率分别为英国20.4%、德国33.3%、法国38.2%、意大利46.8%(Franks et al., 2007)。在德国,以CDAX证券市场上市公司为对象调查的结果显示,家族企业所占比例为45%。从世界范围整体来看,家族企业所占比率明显居高,其中日本(52.9%)名列第一。

在大都市的日本家族企业偏低

接下来我们按照日本公司总部所在地对上市企业中家族企业的比率进行介绍(图3)。将日本全国分成8个区域,按照家族企业比率高低顺序进行排列,即甲信越(74.0%)、中部(68.3%)、中国•四国(67.5%)、北陆(62.3%)、关西(59.3%)、九州冲绳(53.4%)、北海道•东北(52.0%)、关东(46.9%)。除了北海道•东北以及关东地区,其他地区值均高于全国合计数值(53%)。从细节上来讲,这些区域虽然存在温度差,但是整体上来讲,可以说日本家族企业在大都市圈的比率较低,在其他地区的比率较高。

特别是东京(44.6%)的数值低于全国数值,这表明东京地区正在不断脱离家族企业。究其原因,如果关注家族企业的地域相关性很高这一点,可以认为,将公司总部置于东京的上市公司虽然同东京的关系比较密切,但是与此相比,企业更希望在全国甚至全世界展开国际化经营。然而,就算同属于大都市圈,爱知县(70.0%)和大阪府(60.0%)不仅均超过全国数值,还超过了中部地区和关西地区,这一点值得关注。由此可以看出,在大都市圈家族企业的比率不一定就低于其他地区。爱知县之所以家族企业比率高,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存在以丰田汽车为中心的集团企业。

食品、精密仪器及零售业中日本家族企业占比最高 银行业占比最低

日本上市企业中家族企业的比率按照产业划分会存在很大不同(图4)。

图表中的数据筛选限定于拥有50家以上企业的行业,在日本制造行业中,按照家族企业比例的高低顺序进行排列,最高的是其他(69.3%),其次分别是食品(66.7%)、精密仪器(66.7%)、器械(61.4%)、金属制品(59.4%)、电气机械(56.4%)、医药品(51.6%)、化学(48.4%)、运输用器械(42.4%)。

制造行业以外,其他行业按照高低顺序排列,分别为零售业(77.8%)、批发业(65.4%)、服务业(56.6%)、建筑业(47.3%)、不动产业(44.4%)、信息•通讯业(39.1%)、银行业(3.2%)。以前的研究结果显示,日本家族企业在劳动集约型行业所占比率较高,资本集约型行业所占比率较低。其中符合前者的行业为零售业、批发业、服务业,符合后者的行业为银行业、钢铁业等。

日本上市家族企业整体的行业分布情况为:制造业(41.3%)、流通业(18.7%)、服务业(10.2%)、信息•通讯业(9.9%)、建筑业(4.7%)、其他(15.2%)。

二、山佐酱油的传承之路

对成功经营长达几百年的家族企业进行研究,能为刚刚踏上传承之路的中国家族企业的企业主提供珍贵启示,以帮助这些企业迈向长远的成功。接下来我们将探索一家鲜少人知的日本公司——山佐,它的家族领导人坚持将培育创新精神、注重品质、传承家族价值观融入长期商业策略。

在滨口家族的管理下,山佐已经走过了370多年的历史。

秘密配方的优势

山佐创立于1645年,是仅次于市场领导者龟甲万(Kikkoman)的全球第二大酱油制造商。滨口道夫(Michio Hamaguchi)作为第12代领导人,在1982年至2015年间执掌公司。经过精心策划,滨口道夫将首席执行官之位让给侄子石桥直之,自己留任山佐董事长,石桥直之则成为新任总裁。

滨口家族对山佐最为重要的贡献之一就是将追求技术和创新的精神向公司和员工传承下去。山佐酱油红润的色泽和鲜香的味道就是这种长久坚持创新传统的产物。滨口家族酿造酱油的精髓基于鲜味,它改善了低盐酱油的口味。

山佐酱油涵盖五种基本味觉:酸、甜、苦、鲜、咸,其中,产生鲜味的原料需经过6个月的酿造,产生谷氨酰胺,从而制造鲜味。

谷氨酰胺只在相对较小的浓度范围内能产生可口的味道,为防止鲜味破坏菜品原本的味道,滨口家族发明了关于酱油中谷氨酰胺浓度的秘密配方。通过这种难以被模仿的技术,山佐酱油在提升食物口味和刺激味觉之间实现了独特的平衡。

跨界的优势和市场的萎缩

在食品行业,类似这样的秘密配方能为山佐带来巨大的竞争优势,因为基于核酸生产鲜味调味品的科技可以应用于食品以外的领域,如制药、化妆品及其他工业产品。

在漫长的任期内,滨口道夫一直努力寻求传统酱油市场以外新的增长机会。1997年,他创立生物化学部门,专门研究核酸相关化合物,这些物质现在用于仿制药的原料药中。

这一新生细分市场发展迅猛,到2003年,生物化学部门开设第一家工厂,十年后开设第二家,销售各种符合最严格质控标准的核苷酸和核苷。

从竞争性方面来看,滨口家族长期以来都是在一个市场进入壁垒较低的行业中生存。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酱油制造商进入市场,全球市场的酱油产量呈爆炸式增长,滨口家族在应对竞争威胁之余,还要迎合国内市场人们口味的巨大转变。日本酱油市场曾是“液体黄金”发源地,但现在已今非昔比。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随着喜爱酱油的日本人开始寻找其它调味品,酱油销量走向下坡路。

开拓新市场

不过,世界其它国家的人们爱上了酱油,这对山佐来说的确是一件幸事。滨口道夫察觉到了这阵潮流,在被任命为山佐第12任掌门人后,他迅速采取行动,在酱油市场兴起的北美洲、欧洲和亚洲积极投资。 1992年,滨口道夫创立山佐美国公司(Yamasa Corporation USA),旨在扩张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市场。1994年,他在美国俄勒冈州塞勒姆市创办可扩展制造厂。

塞勒姆市气候温和,湿度适宜,水质优良,深受当地啤酒酿造商喜爱,而这样的地方对于山佐酱油的发酵极为有利。(山佐酱油塞勒姆工厂

在市场需求远大于预期的形势下,塞勒姆的工厂曾两次扩大规模。2004年,滨口道夫实施了一个宏大的营销计划,进一步扩张山佐酱油的销售网络。山佐收购了总部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Tamari酱油生产商San-J国际公司。该公司在北美自由贸易区拥有强大的销售网。

山佐通过在美国进行外商直接投资,规避了其它日本酱油制造商必须交纳的高额关税。因此山佐利用其价格优势,在所有社会收入阶层中都提高了品牌知名度。山佐酱油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销量也随着大幅上涨。随后山佐在其他国家展开攻势。2008年,山佐泰国有限公司(Yamasa Thailand Co., Ltd.)成立,辐射亚洲和大洋洲市场。2015年,山佐欧洲有限公司( Yamasa Europe BV)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成立,利用阿姆斯特丹的位置优势和商业环境实现品牌在欧洲国家的扩张。

滨口道夫在担任山佐掌门人的35年时间里,进行了重要的外国直接投资,将公司重心从日本转移至全球酱油市场。

他的策略大获成功,自1995至2015年,公司产品销量从350亿日元攀升至535亿日元,在20年的时间里增幅达到53%。1645年,山佐公司诞生于千叶县铫子市,滨口家族在此地自然也拥有生产厂,最初的工厂经过多次扩张,现在已经成为公司向多国出口调味品的配销中心。

归根结底,家族企业要取得长远的成功,就必须将家族价值观置于战略视野前沿,切勿允许短视主义凌驾于久经考验的商业智慧之上。在这一关于家族企业创新的系列内容中,我们回顾了许多公司的发展历程,他们的企业主兼管理者都成功将自己的核心理念框架植入企业愿景。比如,欧莱雅起步时只是几千家染发剂公司中的普通一员,继任的公司老板们秉承持续创新原则,将公司一步步发展成为今天的市场领导者。

对于经营传统产业的企业,我国的企业家们一般不太去关注。在进一步的讨论中知道,原来大家并不看好那些古老传统产业的企业,认为他们没有前景,肯定会被淘汰,而且大家也并不乐意跟传统行业里的企业家交流,认为跟自己现在做的事业不对口,所以交流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反而会担心他们什么时候会被时代淘汰。

古老的百年老店,创新力就一定弱吗?传统产业的企业,就一定会被新时代淘汰吗?酿造、纺织、金箔、糕点等等,在当今互联网时代就一定是落伍的,没有前途和魅力的吗?

企业之所以能传承百年乃至千年,传承自然重要,拥有不输给其他任何人的核心竞争力更重要。可以说,没有哪个日本的百年老店,没有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也正是因为有这种核心竞争力,他们才能延续到现在,生存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

事实上,如果太过于关注和追逐眼前利益,就意味着眼光不够长远,是容易缺乏长久战略性的。而传统产业看起来的确很过时,很out,但实际上,只要具备创新力,传统里不仅孕育着现在,更孕育着未来。

这是一家日本企业的创举,它发明了一种能帮助绵羊脱毛的酵素……

此前大量的绵羊剪羊毛是澳大利亚牧场的难题:绵羊并不会很听话,总是四蹄乱踢,企图逃跑,所以工人也常常会受伤,效率低下,而且成本很高。而有了这种酵素之后,绵羊不用再受罪,工人们的工作也更轻松,效率高了,成本自然也更低,而羊毛的质量却更好了,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事实上,发明这种酵素的企业,并不是高科技的生物制药公司。发明这种酵素的,是日本一家有着400年历史的酱油酿造老铺企业HIGETA酱油。日本老铺HIGETA酱油的创新,解决了澳大利亚,甚至全世界牧场主们的难题。

为什么一家传统的酱油企业能够进行这样的技术创新呢?其创新的逻辑在于:生产酱油靠的是酿造技术,而酿造则靠微生物,一个与微生物打了400年交道的企业,微生物技术就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因此,从不输给任何人的微生物技术衍生出全新的脱毛酵素,对这家企业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400年厚重历史沉淀的Logo

那么,HIGETA酱油又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呢?

江户时代初期,在日本关东下总国铫子地区(现在的日本千叶县铫子市),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富农家族—田中家族,常年种植大豆、小麦等农作物。田中家族的第三代名叫田中玄蕃,是一个思想开阔、乐意广交朋友,并胆大心细的人。由于家里一直是从事农业的,遇到丰收的年份,本来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大豆、小麦等农作物会积压很多,田中玄蕃对此非常头疼。1616年的某一天,田中玄蕃与朋友们在聊天时谈起此件郁闷之事,他的朋友、世代在摄津国西宫地区(现在的日本兵库县西宫市)经营清酒生意的真宜九郎右卫门就建议他:可以利用这些大豆来酿造酱油。田中玄蕃茅塞顿开,并立刻付诸于行动,于是就在下总国铫子地区,一家全新的酱油酿造作坊诞生了。这就是HIGETA酱油的起源。

HIGETA酱油的Logo,其中一个主要部分就是一个“田”字,实际上就是创业者田中家族的“田”字,在日语里面发音做“ta”。而“田”字上面的一撇一捺,形状看上去像是人的“八字胡”,而“ 胡须”在日语里面的发音念做“HIGE”,于是,“HIGETA”这个企业名称就这么诞生了。那么,为什么“田”字上面会画上一撇一捺的“八字胡”呢?据说是因为田中玄蕃在考虑自己酱油作坊该如何建立的时候,一天夜里,他在睡梦中遇到一位留有八字胡的神仙,将他引到一处山泉前,告诉他用此水可以酿造出美味的酱油。从梦中醒来之后,田中玄蕃凭借梦境中的印象,真的在家附近发现了那处山泉。为了纪念那位托梦指路的神仙,他就将那位神仙最明显的特征—八字胡画到了“田”的上面,又像一把小伞,以此祈求神仙的庇护。而Logo的左上角为什么还有一个“上”字呢?据史料记载,这是因为在江户时代末期的1864年,日本国内通货膨胀非常严重,高涨的物价让民众苦不堪言。为了稳定民心,日本幕府下令市场稳定并采取措施强力打压物价,而当时市面上的酱油产品,只有包括HIGETA酱油在内的千叶县的7 家酱油生产商得到了幕府的特别许可,得以作为“最上酱油”(即最顶级的酱油)以原来的价格进行销售。为了区别于其他酱油品牌,HIGETA酱油Logo的左上角就多了个“上”字。

HIGETA酱油Logo上的每一个图案都有一段历史故事。

从第三代田中玄蕃创立了HIGETA酱油之后,田中家族就一边从事世代相传的农业,一边经营着这家酱油酿造作坊。1697年,第五代田中玄蕃将家里多余的小麦也作为原材料放进了酿造池,非常意外地发现酱油的浓重口感增加了。而这一举成功地创立了日本浓口味酱油的制法。再到后来的1906年,HIGETA酱油带着自己的产品参加了在意大利举办的米兰万国博览会,以醇厚的口味和芳香获得了最高名誉大奖。

从明治末期开始到大正时代初期,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日本经济迎来了一个经济萧条的时期,而经济的萧条同样也波及到了日本的酱油酿造业。就在那个时候,同样位于日本千叶县野田地区的八大酱油酿造家族为了共同度过难关而抱团结成了“野田酱油株式会社”,即现在的日本最大的酱油企业“龟甲万株式会社”。而当时田中家族经营的HIGETA酱油没法摆脱经济大萧条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深陷危机之中。1906年,田中家族不得不将经营多年的酱油作坊进行出售转让。而接手田中家族酱油作坊的不是别人,正是目前主导HIGETA酱油的家族滨口一族的初代滨口吉兵卫(1868年~1940年)。

滨口家族在千叶县铫子地区也是一个从1700年前后开始就酿造并销售酱油的酱油世家,他们的品牌是至今在日本仍然是大名鼎鼎的“YAMASA酱油”。经过数代的家业传承之后,“YAMASA酱油”始终保留在了滨口家族的主枝家族成员手中,而作为家族分枝的滨口吉兵卫却一直无法拥有自己的酱油品牌。1906年这个机会出现了:创立并长年经营HIGETA酱油的田中家族宣布出售所拥有的酱油作坊和“HIGETA酱油”品牌。于是在同族的支持下,滨口吉兵卫立刻将其收入了囊中。1914年,滨口吉兵卫将从田中家族手中买过来的HIGETA酱油进行了重组,成立了“铫子酱油合资会社”,并在1918年又对公司进行了改组,并更名为“铫子酱油株式会社”,自己担任第一任社长。1976年,公司又重新更名为“HIGETA酱油株式会社”。

HIGETA酱油的“感谢天地人”

拿到HIGETA酱油株式会社的公司简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天地人”这三个大字。这很容易让作为中国人的笔者想到“天时、地利、人和”这个词。而对于“天地人”,HIGETA酱油的现任社长、第十一代滨口吉右卫门的次子滨口敏行(1943年~)先生如此解释道:

“HIGETA酱油是在1616年由田中玄蕃先生创立的。温暖湿润的铫子地区非常适合酱油的酿制,而规模不断扩大的江户(现在的东京及其周边地区)市场也极大推动了HIGETA酱油的发展。HIGETA酱油能够发展到今天,不但是因为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支持,也是因为得到了众多餐饮业店家的支持。到今年2016年,正好是HIGETA酱油创业400周年,而这是在天地人的支持下才得以实现的。……所以HIGETA酱油从内心一直标榜和倡导‘感谢天地人’。我们要感谢天给我们的恩惠,有了这么适宜的温度、湿度等天时条件,我们才能酿造出优质的酱油产品;我们也要感谢大地,正是因为铫子这片土地,我们才能有优质的大豆和小麦作为原材料,有优质的水源为我们的酱油增添独特的香醇;我们也要感谢所有人,包括始终如一地支持着我们的消费者,也包括大力支持着我们的餐饮业店铺,更包括创立HIGETA酱油、世世代代完美地经营和发展HIGETA酱油的祖先们。有了这样的感谢天地人的心,我们才能回归到‘追求完美最高品质’、‘追求真正的美味’这个酱油酿造的原点上。”

HIGETA酱油的办公楼前

对于滨口家族以及其自身与酱油产业之间的关系,滨口敏行社长如此感叹:“这也许就是天命。我们滨口家族从1700年就开始做酱油这个产品,也就是YAMASA酱油。可以说我们的祖祖辈辈也都是在酱油世家长大的。后来在第九代的时候,很偶然的机会,我们与田中家族的HIGETA酱油有缘走到了一起,开始了我们滨口家族对HIGETA酱油的经营和管理,也成就了现在的我。从我们的历史可以看出来,酱油酿造就是我们家族的天命,而经营和发展HIGETA酱油也是我这一代的天命。天命是什么?天命就是神赋予人的使命,是神的计划和安排。……神是公平的,对每一个人都赋予了不同的使命,因此我觉得我们要尊重天命,遵守天命,按照神的意志,意志坚强地走下去、做下去,这样我们肯定就能取得最后的成功。”从滨口敏行社长的这一番话中,笔者不仅体会到了他对于“天命”所背负的沉重,也感受到了他对于HIGETA酱油事业的坚定信念和自信,更感受到了日本工匠精神中所倡导的那份执着。

酱油的“不易”与“流行”

酱油酿造业,是一个与日本清酒酿造业有着差不多悠久历史的传统产业。虽然迄今为止HIGETA酱油已经走过了400年的风霜雪雨,经历了四个世纪的日月轮回,但当今世界已经与以前不一样:经济的全球化,资源的全球化,国际竞争的激烈化,人们的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已经大大不同于以前,而且这种变化也正在以超出人们想象的速度在更新变化着。HIGETA酱油迄今为止已经经历过了无数次的社会动荡和变革,而现在又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又是带着一种怎样的姿态来迎接这些新的挑战呢?

“HIGETA酱油诞生于江户时代,成长于江户地区,作为江户饮食文化的一部分从古到今走过了400年。接下来,我们会秉承先代们的经营精神和理念,在珍视传统和历史的同时,不断地根据时代的变化积极地改变自身,结合自身的能力积极地进行创新,力求能够不断地为社会的发展创造新的价值。感谢天地人,这是我们HIGETA酱油的基本经营思想,到什么时候,什么时代,什么地方,这都是真理,是我们企业发展的基础,是绝对不允许改变的,此所谓‘不易’;而我们的产品最终是面向消费者和客户的,消费者和客户对我们的产品有需求,我们就能发展,相反如果这种需求越来越少,越来越淡,那么我们的企业也就不会发展,并HIGETA酱可能迅速走向衰亡。为了能够让消费者和客户一直对我们的产品满意,我们就必须随时根据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消费者的饮食习惯等的变化而调整我们自身,这就是所谓的‘流行’。长期以来,我们也根据自身的情况和消费者的需求而开发了很多新产品,比如说我们现在并不仅仅是生产各种各样的酱油,还有多种多样的调味品和汤汁等,这能让我们更好地满足消费者。”

有着400年经营历史的老铺企业HIGETA酱油,迄今为止已经经历过了无数次的社会动荡和变革

“……现在,我觉得我们面临的挑战,最大的一个应该是全球化。如何让HIGETA酱油也实现全球化的发展,推进企业的全球化程度,这对于我来讲也是一个必须重视的问题。2013年12月,日本的和式料理,也就是俗称的日本料理,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登记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一方面说明了和式料理已经到了需要登记为遗产来进行保护的危险边缘,而另一方面也说明经过日本政府和民间的共同努力,和式料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世界各国人民的肯定。现在日本政府正在推行Cool Japan的推广战略,酱油产业作为和式料理口味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必须借这个东风顺势而为,积极地进行创新,走向全球,为政府的全球文化产业策略助力,同时也增强我们企业的全球化程度,推动我们自身的发展。当然,我们的创新必须是脚踏实地的创新,是建立在我们企业强项的基础之上的。比如说我们在酱油酿造的过程中,通过对微生物技术的深度探索,在1990年代研究了上皮细胞成长因子(egf),并发明了一种酵素,通过注射将其注入绵羊体内,然后帮助农场主们为绵羊脱羊毛,1997年开始事业化,实现了量产。现在,这个事业部已经成为HIGETA酱油生物技术相关独立事业部,已经独立在全球开展业务。”

“不易”和“流行”的启示

400年的经营历史造就了HIGETA酱油的“不易”和“流行”,而其在处理“传统”与“创新”关系的智慧,以及围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开发出的生物科技事业,让我们十分震撼。

一家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老铺酱油企业,却能轻而易举地涉足生物制药等高科技产业,这的确非常值得我们深思。其实在日本,很多百年老铺的发展史就是他们的创新史。做了300多年金箔金粉的老铺福田金属,现在主要从事汽车配件,有的产品占世界市场份额的80%。目前老铺堀金箔粉正把金箔技术应用到打印技术上。拥有近100年经营历史的生田产机工业以前只是一家为清酒酿造企业进行设备制作和施工的小作坊,而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在日本本土、中国和欧洲土耳其拥有据点,并成为金属材料表面处理技术上拥有世界顶级技术的隐形冠军。而京都西阵织的老铺企业跟丰田汽车合作,利用传统却又高端的纺织技术为丰田汽车的座椅制造面料。而大家熟悉的丰田公司,其实是诞生在织布机基础上。

一个传统产业的百年老店,可能它们的规模很小,但他们活过了百年,度过了多次我们没有遇到过甚至难以想象的磨难。他们能在时间里幸存下来,究其原因正是因为他们有不输给任何人的核心竞争力。

用心感悟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会认识到:传统里孕育着现在,更孕育着未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相信你会发现一个不同的世界。

封面
盖茨的新革命
工程师思维可以最终解决公共卫生问题么?
成长的烦恼
看似稳固的视频一梯队,实则焦虑重重。
焦灼的腾讯
没有什么比一份正在回暖的财报更能挽回外界对一家正处于焦虑转型之中公司的信心。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