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往事,权力的游戏
大事件 2018/09/13

“网秦已经淡出我们这个圈子五六年了,要不是发生这件事,都没什么存在感。”一位通信行业的专业如此点评“网秦董事长绑架创始人”一事。

对于更多人来说,更是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尽管它是2011年就登陆纽交所,并占据了国内手机安全领域超过67%市场份额。

9月10日,网秦创始人林宇用一出“绑架案”让这家公司走进了公众视野,遗憾的是,人们了解到的既不是悲剧也不是喜剧,而是一出实实在在的闹剧。

根据手机安全市场的发展,腾讯和360已经用免费杀毒软件制霸市场,收费模式的网秦自然失去了主要业务,开始向网络游戏、汽车等领域转型。毫无疑问,2013年后,国内的创业形势不会给这家公司机会了。

说到底,网秦的这场闹剧是商业决策的失败导致的。

暑期档大片潮刚过,一场暑期档恐怕都拍不出的“无间大戏”在网秦创始人林宇口中震撼面世。

9月10日,网秦(现名“凌动智行”)创始人、前董事长林宇,在微博及朋友圈同时发文称,其被网秦另一名创始人、现董事长史文勇“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13个多月,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最终“被北京警方解救后死里逃生”。

林宇微博截图

他表示,因为现任管理层违规交易,免去网秦现任全部董事及管理层职务,他接任CEO及联席董事长。根据林宇向媒体的表述,他仍持有网秦54%的投票权,因此有理由做出这一决定。 

凌动智行官方微博于当天发声明否认管理层变动,强调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9月11日,凌动智行官微转发上市公司公告,确认两名董事辞职及新增两名独立董事,史文勇继续担任董事长兼COO。

史文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正在香港出差谈投资,与林宇遭绑架一事无关,“朝阳警方根本没有找过我”。对于林宇所称自持的54%投票权,他表示“在引入新的战略股东后已经不复存在”,“林宇已将股权转给了他太太郭凌云,林宇既不是股东也不是董事”。 

史文勇微博截图

9月11日,林宇在微博喊话称正在网秦办公室,要求对质。史文勇则称林宇只是“想纠结一些人进办公室”。网秦内部邮件则称公司办公场所遭到暴力侵占。 

网秦公关副总监王宏明回应亦称,林宇在网秦的消息不属实,公司一些变动信息以上市公告为准,目前“产品技术研发等都正常”。

这场各有说法的罗生门缘起何处?这个已然被同行评价为“要不是发生这件事,都没什么存在感”的公司,CEO之争又是为何?

高开低走的“运气”

时间线向前推进13年。2005年,林宇和史文勇、周旭三人,用10万元注册资金,在一家废弃的幼儿园里创办了网秦公司,公司以手机安全业务起家。

作为当时少有的专注手机安全软件的企业,网秦一度月盈利高达百万。截止2010年年底,网秦已经为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7100万(其中海外超过2300万)用户,提供基于云安全平台的移动安全服务。

《2010年中国手机安全产品市场白皮书》显示,网秦占据国内市场67.7%的市场份额。2010年11月,在中科院发布的2010手机安全调研报告中显示,网秦系列产品以最高的用户满意度和最低的流失率排名第一,全面领先市场。

2011年,央视3·15晚会曝光网秦旗下手机杀毒案软件恶意扣费、难以删除、自己制毒自己杀。彼时网秦正在提交招股书,官方回应称央视报道“情节与事实严重不符”,“可能是同行报复”。

而央视的曝光也并未影响网秦的上市。2011年5月5日,网秦成功登陆纽交所,股价在2013年达到24.62美元的历史高点,相比招股价格翻倍不止。

网秦的好运没有维持很久。2013年10月,做空机构浑水发表做空报告称“网秦什么都没有”,目标股价低于每股1美元,将其列为“强烈卖出”,并认为网秦在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以及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

网秦依靠手机杀毒软件让用户付费的商业模式,在国内免费软件大行其道的背景下一直备受质疑,浑水的做空报告等于捅破了窗户纸。林宇领导的网秦发布了长达92页的回应,但并未止住股价下滑趋势。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当时曾评论网秦对做空的回应,称“用户、第三方数据、现金、关联交易四大谎言,一错再错”。

浑水的报告特别提到了天津易达通,这家公司是彼时网秦财报显示的最大利润来源,而其实际控制正是网秦的创始人之一的周旭,那篇调查将周旭称为“主宰网秦命运的幽灵创始人”。

2014年,网秦不仅再遭浑水做空,林宇作为董事长兼CEO甚至失联4个多月,外界猜测其是被卷入了芮成钢案。

在公众的印象中,林宇胖乎乎的,圆脸,啤酒肚,150斤,自称“手机安全专家”,为人高调。在互联网行业参加各种活动,喜欢带一个安全帽。

时隔近2年后,林宇再度公开发声,表示要休息一段时间。 

当年的财报延迟公布。财报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网秦陷入连年亏损,2013年的亏损高达1.28亿,股价也跌回4美元以下。

这一年开始,用媒体的话形容网秦的变化,“从业务到管理层,开始了眼花缭乱的变动”:宣布私有化,林宇辞职消失,布局汽车领域。三大表现良好的业务(国信灵通、飞流移动、秀色秀场)先后被出售。

后两项业务分别为网络游戏和在线直播。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3月,同方投资基金分别以25.2亿和8亿元购买网秦所持飞流移动63%和秀色秀场65%的股份,通过此次资产出售,网秦获得33.2亿元的现金。由于时任董事长史文勇与同方基金的关系,这项出售被质疑侵吞资产,网秦股价暴跌40%。

2015年,网秦收购凌动科技,这家芬兰汽车软件与硬件集成方案提供商,研发设计智能车载平台,提供车联网技术解决方案。

自此,由史文勇所掌控的网秦开始逐步脱离手机安全领域,转型风口最热的智能驾驶领域。

2018年3月,网秦改名凌动智行,宣布进军车载互联网,同年5月,网秦称自查发现会计重大失误,当日股价继续暴跌。7月,股价仅为1美元左右的情况下,凌动智行宣布引入新投资人,向其发行投票权更大的B类股票。

根据史文勇的说法,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基金已经成为凌动智行投票权最大的股东。而此时凌动智行的定位已经变成了“领先的品质出行服务提供商”。

值得一提的是,凌动智行最新的公告中,负责调查公司内部监管问题的特别委员会主席、独立董事胡鹏辞职,另一位独立董事亦同时宣布辞职。该委员的调查报告亦明言“公司在决策和运营方面的内部程序和流程应更加有效和透明”。

对这家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风光一时的企业,一位通信行业专家分析称,网秦是国内最早做手机杀毒业务的,也有相关的技术储备,内部最大的矛盾是看不到方向,业务上没有突破和发展。

“当时国内运营商几乎是抢钱式的乱扣费,网秦趁着风口不断做强做大。但随着腾讯管家、360等免费、好用的杀毒软件不断崛起,核心业务优势不再,网秦渐渐被淘汰了。说实话,网秦已经淡出我们这个圈子五六年了,要不是发生这件事,都没什么存在感。”

绑架与囚禁

这场纠纷中的两位主角——林宇与史文勇,相识于1991年,是福建浦城一中的高中同班同学。用林宇的话说,2005年,网秦创立,一年后史文勇从北大拿到博士学位,他就邀请史文勇加盟网秦,并且对外还给了史文勇“联合创始人”的头衔,“但我一直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控股大股东”。

“在网秦多年,我是董事长兼CEO,而他是COO,我本科是北邮毕业的,而他是北大毕业的,可能他有些不甘人后,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故事。”林宇对媒体称。

林宇(左)与史文勇(右)

在公司经历了各种纷乱后,林宇所述故事中的惊人一幕出现了。 

“2016年的11月10号晚上,我在回家的途中就快到小区了。突然有五六个人从我身后,把我头一蒙就抬上车,几秒钟就带走了。”林宇说,这完全是专业做法,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

接着,便是那长达13个月的囚禁。

“那13个月对我来讲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中间还换过城市,其中,有9个多月是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7×24小时,睡觉也是,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我全身是伤。”林宇说。

按照林宇的说法,之所以将矛盾指向史文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史文勇曾答应2016年底将公司归还给林宇,但就在归还前夕,自己被绑架,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解救。 

对于这个版本的故事,史文勇显然是不买账的。

“作为一个组织来讲,我俩一起共事了20年,什么事都在一起,如果林宇博士有事,我能一点事情都没有吗。你可向我的同事求证,是否见过公安、纪检来过公司翻过什么东西?”

史文勇认为,林宇自己犯了很多的错误:“或者说,他被别人惩罚了之后,他把所有的矛头指向我,这在我看来完全是恩将仇报的事。”

史文勇自认从林宇手中接管网秦的时候,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当时,网秦刚刚遭遇浑水做空,CFO、CEO离职,Form 20-F文件严重推迟,创始人林宇还失联了近半年。

对于林宇的失联,史文勇曾在采访时说,林宇依然在国内,也不是故意显得低调,只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为了尊重林宇家人的决定,公司层面不方便公布。

基于这段过往,现如今史文勇表示,“如果当时不是我们帮助他,他就已经身败名裂。我们扛了这么多雷,帮他解决了这么多问题后,他非但不感谢,还反咬一口,把所有责任、脏水泼到我身上,我很诧异。”

“如果像他说的,我是第一嫌疑人,哪里还能把这些信息到处传播,我到海外出差很正常,是忙一些投资业务的事情。”史文勇认为,林宇就是要拿这件事来制造恐慌和吸引眼球。

而史文勇回忆的这些“帮助”,在林宇看来又是一番自说自话了。他称自己于2014年12月,在公司中“被辞职”。

“当时上市公司已经取证了,史文勇找了他的亲属代替我在辞职声明上签字,但是我其实一直没有辞职,只是他代替我辞职。帮他伪造签字的亲属是网秦的董秘,是他太太的姐姐。”林宇表示,2015年初,他跟史文勇多次表示要回来管理上市公司,“因为我是上市公司大股东,我要回公司其实是不用跟他商量的,因为我当时拥有上市公司54%以上的投票权,可以调整董事会、董事长,甚至都可以重组董事会的”。

而史文勇满口答应之余却迟迟不兑现。2016年5月,林宇正式向董事会提出,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2016年8月他已经承认了这个错误,签了董事长的辞职书,生效日期是2016年12月31日,当时我就想给他一点缓冲,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2016年10月,我发现史文勇在2016年1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又伪造我的签名,把我在北京飞流78%的股权转走。2016年11月初,因为跟他沟通无效,我就请了律师,准备给他发律师函走法律诉讼。”

猜度,查证,重启

接下来没几天,林宇自称被史文勇绑架。

“我回来后,还花了不少时间仔细回忆当时的线索和细节,这对警方破案很有帮助。”

现如今,在林宇看来,2014年之后,网秦基本上就没做什么业务,史文勇把公司的优质资产低价贱卖了,大部分都卖给了他自己,也包括国信等等。

林宇表示,2018年5月,其就已经查证史文勇挪用了上市公司5.12亿元资金,并表示“这个在5月16日就已经取证了,查证了5.12亿元,其中一半的钱至今没有归还,这就是为什么网秦的股价我离开的时候是8美元,到现在跌到不足1美元。根本原因就是他跟他的管理团队就是个利益团伙,在掏空上市公司,低价贱卖上市公司资产,侵害了上市公司股东和员工的利益。”

最后,林宇分析:史文勇肯定是希望把这些资产自己拿去IPO,2014年我就希望把飞流进行独立分拆上市,那样会让上市公司的股东受益,他的做法是把这些资产卖给他个人然后再去上市,网秦的股东是没有受益的,利益全部归了他自己。

双面控诉之后,让我们重新捋洗一遍本剧的时间线。

2005年,林宇创办手机安全公司网秦;2006年,其邀请高中同学史文勇加入管理团队;2014年,史文勇趁林宇私事缠身期间,伪造林宇个人印章,签署了辞职文件,将林宇从公司除去;2016年11月,史文勇买凶绑架林宇,林宇被拘禁13个月后,被北京警方解救;2018年8月1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林宇报案的“非法拘禁”立案;8月14日,史文勇去往香港,至今未归;9月10日,林宇回归公众视野,对史文勇发起控诉;9月11日,身在香港的史文勇发声:自己是正常出差,不是出境潜逃,林宇撒谎。

在史文勇回到北京之前,这场骇人听闻的商战戏码,暂时只有从150斤瘦到100斤出头的林宇一个人来撑场。林宇是否曾被绑架,林宇辞任网秦董事长兼CEO的真相,以及史文勇是否涉嫌掏空上市公司等等问题,在史文勇归来后会逐一清晰浮见。

在此之前,林宇有着自己的激情澎湃:“接下来,我主要会做三件事:第一是对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调整;第二是纠正公司过去几年的错误,这对公司是好事,如果有人挪用资金,我们就要追回,并且让他支付利息,这是保证上市公司的权益;第三是制定新的战略,重新出发。” 

这场“权力的游戏”,新一轮即将开局。

封面
当当上错花轿
老牌电商平台当当75亿元收购案有可能无疾而终。
马老师,别这样!
没人能否认,马云是世界上最鼓舞人心、最成功的老师之一!
京东失宠
市值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地位已被美团夺走。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