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波区块链大佬已经被抓了
大事件 2018/09/13

 

  就像无法判断哪里是币价的谷底一样,你同样无法知晓区块链大佬的人生有多跌宕。比如上图,大佬徐明星竟然为10元钱的包 子折了腰。

  两天前的教师节,马云宣布,明年今日便是其卸任董事局主席之时,瞬间占据各大报小报的头版头条。在同一天的夜里,徐明星被上海警方灰溜溜地带走。

  据财联社昨日晚间报道,依照法定程序徐明星被拘押近24小时以后,于昨晚被释放。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值班民警告诉财联社,OK集团徐明星涉爆仓案已在北京立案,接下来上海警方会将收集到的相关资料移交到北京经侦,是否再对徐明星采取行政强制措施将由北京警方决定。此消息一传到OK各大维权群中,各方币友喜大普奔。

  前有马云“六分钟完成4000万美金融资”,后有徐明星“几个亿半小时就谈完了”;前有马云振臂一呼“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他会毫不犹豫全部送给国家”,后有徐明星高谈“公司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前有马云漫不经心道,“我从来没碰过钱,我对钱没有兴趣”,后有徐明星轻描淡写说“我不是很喜欢赚钱,而是喜欢做强大的技术”。

  “币圈马云”的称号让徐明星不亦乐乎。生着一张圆乎乎的肉脸,带着个窄框眼镜,正如他朋友们给定义的“典型的技术宅男”形象。不过,徐明星说起话来脸上并不会有明显的情绪波动,加之发型梳得一丝不苟,给人一种心思不容易被看透的精明印象。

  然而,精明的徐明星走进2018年却像是遇上水星逆行,上半年,公司门口拉横幅、跳楼、敌敌畏等都找上了他。沉默之后,刚进入2018下半年就又重新高调起来,寂静了数月的微博更新了,也开始接受采访了。

  就在不久前接受的采访中,徐明星提到三月份敌敌畏事件的主人公杨超时说:“我欢迎他到公司来找我。这个欺凌老人的家伙,别让我看到,让我看到我要揍他的。”当时的敌敌畏终究没有洒向徐明星,不过,油漆倒是泼向了他88岁的爷爷。

  当初杨超两次三番来到海淀区群英科技园OKCoin的办公地点,最后带上了敌敌畏也没能见到徐明星。不知他现在会不会想,早知道去江苏找一趟徐明星的爷爷就能有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3月份的敌敌畏事件可能就不会发生,直接就去找江苏找爷爷多有效率。

  然而,当时和杨超一起维权的币友告诉鹿鸣财经:“OK已经给杨超解决了,他签订了保密协议,退出了维权群,相应的微博也删了。”

  徐明星不怕维权

  在微博上沉默了三个月的徐明星,7月份开始活络起来,7月28日,徐明星在微博上转发一则爆料,这个老太身上挂着个牌子,是来帮儿子要钱的。徐明星配文:“此老太太每天来OKCoin中国办公室楼下上班,没有提供任何有关的账户信息。对于雇佣老人干这种事的人,于心何忍?有本事你自己出面啊!另外博主,您这一加V的号,传播的信息里包含了本人的名字,涉嫌诽谤,知道吗?”

  对此,鹿鸣财经联系到了多位币友,他们表示这个老人确实是他们一位难友的妈妈,针对徐明星的回应,一位币友说:“徐明星说这种话已经到了毫无怜悯之心的地步,老人都这样了还喷老人辣椒水。”

  在币友的牵线之下,鹿鸣财经联系上了老人的儿子求证泼辣椒水的真伪,老人的儿子提供了7月23日这天母亲被喷辣椒水之后的照片,和当时就近就诊的证据。挂号单显示,就诊医院便是在OKcoin中国办公点附近的北京上地医院,挂的眼科。

  “当时我们要去OK的四楼,他们不让我妈妈上去,所以我就让我妈妈在楼下等,等我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用辣椒水喷我妈妈了。”老人的儿子在描述当时情景时说道。

  老人的儿子说,自己是广东人,一直在北京上班,因为OK平台的违规操作自己损失了62万元,其中有6万是母亲的养老钱。由于自己得上班,所以让母亲来帮着维权,当时连着去了7月22、23、24号三天,但他们这样对待老人,后来就不敢去了。对于泼辣椒水这件事维权者也报警了,但是证据不足,并没有立上案。

  对于维权者的维权活动,因为见得太多,OK公司已经有一套自己的应对方法。5月31日,海淀区上地群英科技园3号楼OKCoin办公点的对面,4号顶楼的天台上,出现了两名挂横幅的维权者,嘴里大喊着:“徐明星,还我血汗钱。”想要用跳楼这种最无奈的方法把徐明星逼出来。地面上,身着白色T恤,上面用红笔写着:“OKEx非法期货、定点爆仓、恶意回滚、冻结账户。”也同楼顶的人叫喊着:“徐明星,还我血汗钱。”然而,此过程没有一个OKCoin的工作人员露面。

  最后维权的结果是,上天台也没能见到徐明星,反而将自己弄进拘留所待了6天。当时上楼顶的维权者之一张山告诉鹿鸣财经:“由于上楼,最后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拘留了6天,事情传到单位以后,原本是做工程器械的工作丢了。当时媳妇已经怀孕6个月,一直是将此事瞒着她的,但是因为拘留了6天,老婆也知道了这个事情,现在她快生了,也不想让她担心,拘留回来以后主要就是跑跑公安局、工商局这些部门。”

  此次拘留后,张山学到了一些教训:“我现在在我们维权群里都尽量不会打字,只会说语音,因为当时被拘留的时候,OK那边渗透到我们群里的探子把我们的聊天记录做为证据,举报我们展开有组织的维权。现在他们的探子基本在各个群都渗透了,了解动态,要是有维权行动,他们就好提前做准备。”

  8月3日一位因保险柜卡币3.6BTC,从湖南到北京维权的王先生说:“我和我老婆去一趟北京用了五六天,花了六七千块钱,什么用也没有,OK那边经历的这种事情多了,以北京的消费水平,知道人家在北京待不了多久,就一直拖着,反正你不可能一直在北京耗着。”

  像张山、王先生这样的维权者数不胜数,他们就像一颗雷,随时都有被引爆的可能。不过,对于“扫雷高手”徐明星来说,目前似乎应对得游刃有余,毕竟研一时就已经将扫雷差不多玩儿到最高级了。

  因戏改命

  坐在安静的实验室里,右手不停地点击鼠标扫雷,仪表转动的声音和点击鼠标的声音显得分外清晰,不过扫雷对于徐明星这位人大物理学硕士来说显得有些许小儿科了,所以他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彼时,徐明星的思绪早已来到马云身边。“我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马老师的谆谆教诲萦绕在他耳边,挥散不去。

  回忆起自己逝去的二十余年青春,求学生涯,一路顺畅,名副其实的校园明星,总考第一让他相信自己确实比常人聪明。马云一个其貌不扬的“学渣”都能做出亚洲最大的购物网站,大头贴登上各成功励志书的封面,聪明如徐明星怎能就守在实验室浪费大好年华。

  一拍脑袋,2006年,徐明星从人大退学了。徐明星毅然退学,走上创业道路的选择若是成功注定会成为创业者们的新鸡汤,鼓舞“蠢蠢欲动”的创业心,正如同当年马云灌给徐明星的鸡汤一样鼓舞人心。

  退学后的徐明星结束了实验室里无聊的电脑扫雷生活,赶紧风尘仆仆地一头扎进了创业的长河,开始了心惊肉跳的实战“扫雷”。

  显然,创业场上的“扫雷”并不似游戏,设有关卡,层层升级,而是无论新手、老手均以同一标准论成败。一向顺风顺水的徐明星在创业上连续点开三颗雷,负了三局。

  创业首站,徐明星选中了团购网站,拉上一名技术人员就开干,满怀信心地入了团购的场子后不久便垂头丧气地出局了。这次失败多少给了年少轻狂的徐明星一些打击,以致他跑到微软去沉淀了两年。

  两年后,徐明星结识了林耀成,两人一拍即合创立了豆丁,当时国内还没有在线文库的形式,百度文库都是在豆丁之后推出的,当时如同发现新大陆,在这片连蓝海都算不上的领域,豆丁一来就攫取到了大笔财富,很快年收入就达到数千万,一度流量高达500万。

  在线文库的七寸在于门槛低,徐明星自己也曾感慨:“投资个几十万就可以,甚至花几万块钱买些源代码就能做。”风光的日子没过两天,在线文库入局者甚众,同时还被巨头们注意到了,便难逃成为枯骨的命运。

  心有不甘的徐明星在2012年底选择单干,卖掉了房子,投入200万,进入了当时绝对的风口——餐饮O2O,没有悬念,距离团购网毙掉六年后,豆丁再次成为了炮灰。

  三次并不顺利的创业经历,让徐明星越挫越勇。早在2011年,“bitcoin is the future,real is gonna change”。这句话就已经闯进了徐明星的脑子里,虽说是在闲暇时间看的美剧,但他凭借敏锐的嗅觉,似乎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做餐饮O2O几个月关门大吉后,徐明星旋即就投身到了币圈。在创业圈近十年的摸爬滚打,让徐明星想清楚了,想要快速奔小康,得找到一条高速公路。

  扫雷高手

  如果说徐明星做马云的信徒,走上了创业路,那走进币圈,就是因为他又做了比特币的信徒,并将比特币誉为“完美黄金”。

  随着比特币的走俏,2013年年末,OK宣布比特币交易量近8万,莱特币近850万,创下了当时全球电子货币交易平台最高记录。正值春风得意之时,2014年6月,OK迎来了赵长鹏和何一的加盟,组成了名震当时的“币圈铁三角”,对于徐明星来说简直如虎添翼。

  也许“扫雷高手”已经惯性思维将周围的人看做是雷,总想着清排干净。

  纵观如今币圈几大主流交易平台,无论直接还是间接总能和OK集团扯上些关系,因为他们大多是OK集团出走的人创办的,但我们好像几乎没有听到有人用“OK系”来称呼他们,而是用币圈交易所的黄埔军校来调侃。

  对此,徐明星的反应是:“我把它理解成光荣、表扬。”。“我不喜欢‘OK系’这个词,也不喜欢‘生态’,我更喜欢的是产业共赢。”对于外界所说的团队创始人几乎离开,徐明星不愿承认他们是创始人,而是合伙人,徐认可的创始人只有自己和麦刚。当然,如果这样想能让痛失众多爱将的徐明星好受些,外人倒也无可厚非。

  三月前,OK离职风波漩涡中心的主人公李书沸,在当时提到,“徐明星是个技术男,不大会沟通,他不习惯和其他人交代,不容易相处,努力、勤奋,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甚至睡在公司,很多事都亲力亲为,这个行业最接近钱,也许他还没习惯信人。”

  如今国内交易所俨然形成三足鼎立之势,OK、火币、币安。作为同创立于2013年的OK和火币风雨走来总有些惺惺相惜的情谊在,ICO最疯狂的那段时间里,赵长鹏只用短短半个月和20页白皮书,就完成了币安ICO,融资1500万美元,对于来势汹汹的新兴挑战者,老牌玩家总是能在一致对外。

  然而三国之所以精彩,就在于其间关系的微妙,李书沸的离职无疑让徐明星如鲠在喉,这边李林和徐明星还在徐小平的组局上觥筹交错,甚至两人情难自禁地喝下交杯酒,可酒精都还未散尽,大将李书沸却已被李林揽入怀中。

  对于徐明星来说,类似的尴尬并不少见,2014年11月,徐明星在一个论坛上,以赵长鹏和何一的加入为例,证明公司“组建了顶尖的团队”。可话音还在耳边回荡,12月两人就割袍断义,分道扬镳。

  自从陆奇从百度离职以来,圈内一直备受关注陆奇去向的问题终于尘埃落定,徐明星也转发了这则消息,表示了一下存在感,并配文:“踩着Robin的脸上位。”若是按徐明星的逻辑,那他自己的脸应该已经被踩进泥土里了吧。

  2015年的春天,纽约时代广场上出现了一则OKCoin的广告:“Bitcoin is here ,OKCoin is here,Everything will be ok !”

  徐明星谈及这段时间的舆论说,“都被黑习惯了、已经被黑成浆糊了。”究竟是破罐子破摔还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轻松的语气,难免让人接解读到其背后的潜台词:Everything will be ok。

  诡异的是,徐明星在被上海警方拘押的同时,其微信朋友圈和微博都在持续更新,“谣言止于智者!”微博有网友十分机智地回复,“智者都在报警”。

  或许面对人生的“不易”,不仅需要“勇气”还真需要“演技”。

封面
英伟达跌跤
因为“挖矿”热潮退减,GPU产品需求量降低,导致英伟达的个人电脑代工生产收入下降约40%。
盖茨的新革命
工程师思维可以最终解决公共卫生问题么?
成长的烦恼
看似稳固的视频一梯队,实则焦虑重重。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