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HIT颠覆者?不妨再多给阿里钉钉一些时间……
大事件 2018/08/13

4月,CHINC的余温刚刚褪去,叶适便鼓动阿里钉钉团队为7月份的CHIMA大会做起了筹备。叶适只是花名,他的真名叫王洪帅,一个互联网老兵。

五年前,叶适加入了阿里巴巴,并且误打误撞地进入了医疗行业。彼时,全国几乎所有医院的信息系统都将内网封闭,与互联网割席分坐。互联互通,也仅仅是行业中一句口号而已。

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往往缺乏信任背书,阿里也不例外。那段时间,叶适与某家医院反复论证内外网打通的方案,经过十几次尝试,总算获得了信息科主任、安全专家、主管院长的认可。但在院务会上,却被大院长一票否决,理由是:不安全!阿里的医疗事业,在极度艰难的环境下起步。

面对不解与排斥,2016年,叶适毅然担当起钉钉事业部医疗行业负责人的角色,钉钉的医疗征程,也由此开始。2018年的CHIMA峰会上,信息化厂商云集。经过不少企业的展位,只要你略作留意,便能发现钉钉的身影。“未来医院计划”,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便已锋芒初漏。

钉钉是什么?

这张PPT,来源于阿里钉钉的产品介绍。两年蛰伏,叶适和团队挖掘出了医院信息系统的九大痛点,并且围绕它们,打造了钉钉的独创模式。“一个平台,统一入口,高效便捷安全地处理医院所有工作,让医院工作更有温度,让每个人的努力都被看见……”叶适与阿里钉钉,希望打造出一种全新的医院工作方式。

钉钉是什么?

关于钉钉的定义,行业众说纷纭。有人觉得钉钉是款OA,但它与传统OA差别很大。业内最知名的,要数红帆旗下的OA系统。

历经十几年的沉淀,红帆iOffice.net从最早满足医院行政办公需求(传统OA),到目前融合了卫生主管部门的管理规范和众多行业特色应用,成为了目前案例最多的医院综合业务管理平台。与之相比,钉钉更像是一个以组织架构为主体的沟通+协同平台,且钉钉的OA要更加轻量级、可配置。

有的人认为,钉钉是个类似微信的聊天工具,但两者也有差别。微信是以个人人性为追求的社交工具,而钉钉则是以组织人性为追求的社交工具。对比前者,它更强调高效、协同和安全。

所以,在钉钉里总能发现一些微信没有的功能,如已读未读,各种电话会议、视频会议、直播。它能让医院的内部群和部门群与组织架构同步,确保群内人员都是在职员工,以及医院内部沟通的安全性。

还有人觉得,钉钉类似Apple Store。因为在钉钉的应用中心,有着200多款应用。但两者的差别在于定位,一个是纯to c,而另一个则是to b。钉钉不仅是平台,还把自己的互联网产品理念赋能给医院的其他ISV(独立软件开发商),确保其性能体验的一致性。

于是,叶适每每对人说起钉钉,都告诉他们不要用传统的认知去定义这款产品。在他的定义中,钉钉是一款完全创新,具有自主产权的企业级互联网产品。即便是在全世界范围,也难寻对标之物。

未来医院计划

2018年上半年,阿里钉钉正式推出了“未来医院计划”。叶适内心的声音告诉自己:“这会是HIT史上极具颠覆力的一场革新。”

传统HIT项目建设,企业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推广上,之后才是入场调研、实施、开发、验收结款等环节。以卖软件为导向,之后的升级迭代等服务,企业都是被动进行。这种情况,叶适曾不止一次听医院管理者说起。

有一次,某家医院采购一款HIS系统,软件厂商的销售三次造访医院。由于重视程度较高,院长和主任提了整整十几页的需求。见多识广的销售经理,面对领导们的疑问对答如流。然而真正等到招标结束,技术人员实施驻场后,医院方却惊愕的发现,HIS系统的实施前后,这家公司的各部门之间几乎完全没有交接。而销售和产品对于用户的理解,却往往有着天壤之别。

互联网的本质是对产品极致性的追求,追寻真正的用户体验。叶适希望能把互联网公司对C端用户的体验极致性追求,在B端实现。他确信,以销售为导向的模式一定会终结,而全新的企业级互联网SaaS产品,终将给医疗行业带来革命。

企业级SaaS,意味着钉钉的销售采取免费或者低资年费模式,而不在于一锤子买卖。医院可以先试用、再付费,产品的迁移,也近乎是零成本。

“我们不是卖软件的,而是希望医院能真正地用好产品,因此我们会派专人深入医院管理层和各科室进行培训,手把手教学,传递钉钉对每一位个体的价值。”叶适说。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IT中心主任许杰,也是钉钉的众多拥趸者之一。在CHIMA峰会上,他曾总结过现今医疗信息化产品存在的四大问题:

1、周期缓慢,其交付期可能甚至长达数个月甚至1年。企业的服务是被动的,医院不提需求,企业就不会主动去解决。

2、成本高昂。信息化企业往往会安排特定的团队或项目经理来帮助解决医院的需求。但医院每提一个需求,都要核算其成本,只有医院付款以后,他才会解决问题。一些简单的接口,信息化公司也会以各式各样的缘由进行收费。

3、人员的流失。医院一个信息化项目面对最多的问题就是企业团队人员的不稳定。例如一个项目从开始到结束期间,频繁更换了4个项目经理。开发人员也同样存在流失的可能,大型IT公司让北上广深等城市的IT人力成本十分高昂。企业没有足够的资金,很难保证人才不流失。

4、需求失控。由于医院项目往往是团队制、定制化的产品。企业为了快速交付,很可能把医院的需求在版本上快速实现,因为时间紧,项目是匆忙上线和验收,后期的运维很可能出现问题。

在许杰看来,很多时候医院都是在默默忍受,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医疗信息化,应该具备互联网思维,业内需要一种开放共享的统一门户平台,可以真正承载把医院的互联网需求搬到移动端的期望。钉钉,便是这样一种平台产品。

西部帮扶计划

“信息的协同以及共享,是当今的现代化企业、医院、医疗服务体系躲不过的一道坎。西部医院之所以落后于沿海地区,主要原因是交通不便,如今交通解决了,信息的不畅通,便成为了抑制西部发展的新顽疾。”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原副主任、CHIMA主任委员王才有在2018年的CHIMA峰会上如是说道。

对此,阿里钉钉推出了“钉钉未来医院产品暨西部医院帮扶计划”。旨在通过义务讲学、集中培训和免费移动应用部署的方式,帮助西部城市的被帮扶医院免费获得钉钉移动办公平台以及医管云、排班管理、院长日报等一系列移动应用,提高管理效能和信息化能力。

据了解,钉钉未来医院产品暨西部医院帮扶计划“包含由杭州连帆提供“连帆排班”、上海万户提供的“医管云”、广州医博提供的“管理日报”等钉钉平台上的优秀产品,涵盖了排班管理、公文流转、会议管理、管理日报等涉及医院日常办公和管理的方方面面。

未来,钉钉未来医院产品会优先向西部医院开放,除了免费开放以外,还会进行一系列的动作和安排,包括线下的义诊、讲学以及钉钉免费应用的实践部署和集中培训。而西部医院帮扶计划的首批试点城市,落在了宁夏与贵州。

铜仁市的成果

地处西部贵州,总人口440.6万的铜仁市,享有“黔东门户”之美誉。作为贵州省铜仁市卫计委主任的杨维权,首次接触到钉钉是在2016年。在他的支持下,从实施到推广至全市的卫生系统,钉钉仅仅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

如今,铜仁市近千余医疗卫生系统都在使用钉钉。据杨维权介绍,过去跨部门找人,至少需要耗费20分钟时间,现在,仅需3秒钟就能精准定位。“钉钉方便了我们的工作,提高了我们的工作效率,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研究工作。”

2017年,铜仁市建立了18个县域医疗服务共同体。铜仁市卫计委将县级医院、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整合起来,组建起医共体,并实现统一行政管理、人员管理、资金管理、业务管理、绩效考核和采购。

双向转诊方面,一般常见病患者在乡镇卫生院进行诊治,如果病情较重,则转往牵头医院进行诊治,病情稳定后,对符合条件的患者及时下转到乡镇卫生院。牵头医院则通过医连体等方式,与省市级医院进行联合,如此复杂的双向转诊流程,同样得益于钉钉。

据杨维权介绍,铜仁市还在县域医院成立了线上中心,线下设立了人员管理机构。通过创建钉钉转诊工作群,实现全流程的在线化沟通,实现高效、环保、过程可追溯的报表管理。通过精准的报表分析,极大提高了群众就医的获得感。

以往,家庭医生上门随访的工作量巨大,且效果较低。随访时医生多采用纸质资料,团队成员无法进行信息共享。如今用上钉钉后,医生可以让需要随访的居民在手机端进行记录,成员之间也可以进行数据共享,把信息提交到该居民的随访过程中,方便绩效考核。

贵州省铜仁市人民医院作为一家山区里的百年老院,搬迁至新院后,李陈副院长希望在硬件升级的基础上,信息化方面也能赶上东部和中部地区。“过去医院做一个审批,科主任要找我签字,签完了还得院长签,过程很烦琐。引入钉钉后,审批流程得到了大幅度优化。”

钉钉的群组是李院长最常用的功能。由于查阅可见,因此在钉钉群里聊天,任何一个人发了信息,其他人都不能视若无睹。据李院长介绍,现在医院很多人都喜欢钉钉的考勤制度,因为它可以体现医生的工作量,任何人辛苦的工作,领导们都可以看到。

云端化生态

正如许杰主任所言,医疗信息化的未来是什么?由目前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各业务系统的云端化,有望改变原有的生态构成。医院所有的信息化产品,无论架设在私有云或是公有云,都可以实现信息的互联互通。

对于医院而言,使用一款应用产品,你不用担心它架设在什么云上,最重要的是体验。所有的需求,都将通过互联互通让你即时获得。极致的用户体验,也将成为阿里钉钉和其生态伙伴的共同追求。

封面
进击的BA,模糊的T
这三家公司处于“双重时空”中,前一个时空叫互联网,后一个时空是新科技赋能。
对阵
阿里腾讯门店零售解决方案初步成形!
尘埃落定
89天后,陆奇一箭三雕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