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背后的“自动驾驶帝国”
大事件 2018/08/13

你和我一样都是冒险家,这是比尔·盖茨对孙正义的评价。

1994年,孙正义建立软银。短短24年,他已经带着软银打下了一个信息技术帝国。如果一个人用了十几米厚的资料来做事业选择,如果一个人的目光看的总是几十年甚至三百年后的事,想让这样的人彻底失败,恐怕也难。而孙正义正是这样的人。

互联网花开正艳,而孙正义已经在瞄准几十年后的物联网时代。机器人、物联网、人工智能是孙正义想要押宝的未来,他曾这样描述:“到 2040 年,每个人平均将会拥有 1000 个联网设备在身上。”届时,从手机、汽车到日常用品,将全部与之链接,并产生大量数据。

“时代太好,感觉睡觉都在浪费时间。”孙正义的言语间透漏着对未来的渴望,以及拥抱物联网时代的热情。而他也早已身体力行,加码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领域的投资。如今,孙正义背后的“自动驾驶帝国”正在悄然崛起...

自动驾驶领域,创业难,投资更难。任何一位投资人都不想错失这份蛋糕,但又怕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孙正义正带领着他的“不差钱”Vision Fund愿景基金,瞄准自动驾驶产业链上下游的独角兽,并蓄力建设一个“自动驾驶帝国”。

孙正义的巨无霸基金—Vision Fund愿景基金

2016年成立的Vision Fund(愿景基金)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孙正义将Vision Fund定位于未来十年内“技术行业最大投资者”。愿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总经理 Jeffrey Housenbold曾毫不避讳地说,Vision Fund的投资策略就是“制造王者”, 对于他们看准的公司和领域,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每次出手就是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额。而且孙正义希望Vision Fund 每笔投资都能占到被投创业公司的 20%-40% 的股份,这个股份能让孙正义同这些创业者共同决定企业的发展未来。有媒体称,Vision Fund这一巨型基金的出现,很有可能会改写美国西海岸硅谷主导的高科技产业的世界版图。

在这一笔又一笔的交易中,不难发现,“不差钱”的Vision Fund已经开始疯狂布局自动驾驶。传感器硬件厂商也罢,提供算法、开发芯片的科技公司也好,Vision Fund都没有错过。

盘点:孙正义背后的“自动驾驶帝国”

传感器布局

传感器作为“眼睛”在自动驾驶汽车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自动驾驶企业在传感器方案的选择上也略有不同。以特斯拉为代表的造车公司,选择性价比更高的“毫米波雷达+摄像头”组合;Waymo、百度采用高成本的激光雷达方案,在精度方面略胜一筹。苹果、Uber和Roadstar普遍选用多传感器融合方案。目前行业人士普遍认为多传感器融合将成为未来趋势。

Vision Fund在摄像头和激光雷达上都有所布局,将目光瞄准了行业中的潜力企业Nauto。数天前获得Vision Fund投资的Light则是精密摄像头领域内的资深玩家,孙正义也欲将其技术带进自动驾驶汽车上。固态激光雷达领域中的黑马Innoviz也被软银看中。

摄像头初创公司Nauto

孙正义的Vision Fund联合风险投资公司Greylock Partners等投资者在去年7月对Nauto进行了一笔1.59亿美元的投资。这家初创公司此前的投资者还包括宝马、丰田、通用和保险公司Allianz。

能吸引软银和诸多知名车企为其投资,Nauto一定有其不寻常之处。

“让一辆普通汽车变成特斯拉”正是Nauto在做的事情。无论是加州湾区来来往往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还是装配Autopilot的特斯拉汽车,积累海量的里程数据成为汽车实现自动驾驶的必经之路。Nauto主要业务正是收集自动驾驶数据,并研发相关软件,其后装摄像头产品可以将传统汽车的驾驶行为转换为更有价值的道路数据。

盘点:孙正义背后的“自动驾驶帝国”

Nauto通过一个可以收集和处理可视数据的后装车载设备(装载Nauto研发的高级计算机视觉处理软件DashCam的记录仪),检测驾驶员眼睛来识别其是否在看手机、打盹,并加入对头部和上半身监控来提高识别的准确度,通过数据分析来判断驾驶员是否有危险驾驶行为,且提供安全的行车建议。这套设备上还有朝向车外的摄像头,用来拍摄路况,将路况和司机的数据整合起来,可以记录不同路况下司机如何操控汽车的整体数据。完整体系化的人、车、路三方面的数据,这是诸多自动驾驶玩家都迫切追求的。

Nauto具有深度学习的后装产品对于一些商业车队和保险公司很有诱惑力。Nauto设备已经应用在旧金山Citywide Taxi车队上,通过设备中的小型摄像头可以探测到酒后驾驶和开车打手机等行为,并对司机进行提醒。这也将帮助车险公司去评估风险,预防欺诈,以及回馈高质量客户。除去和商业车队、保险公司合作,Nauto也发挥其自动驾驶数据收集优势,联合宝马、丰田一起深耕无人驾驶汽车。

精密摄像头公司Light

Vision Fund对Light的投资比较有意思,这家影像新创公司 Light 联合创始人兼 CEO Dave Grannan 和孙正义见过三次面后,便赢得了Vision Fund的 1.21 亿美元投资。Light因研发“密集而恐惧”的相机而被人熟知,但很多人难以想象它和自动驾驶汽车有什么联系。在孙正义看来,Light可以视作激光雷达的潜在替代品。

虽然表面上Vision Fund投资的是一家精密摄像头公司,但背后确是孙正义自动驾驶布局的野心。

摄像头作为自动驾驶汽车的“眼睛”,孙正义告诉Grannan,Light摄像头运营到自动驾驶上会产生最大的价值。这句话点醒了Grannan,也意味着Light即将进入自动驾驶领域。Light能用复杂的算法将不同摄像头模组采集的图像合并成一张高品质图像,这张图像还包含丰富的深度信息,而且产品更轻小、成本更低。

固态激光雷达公司Innoviz

身材轻小、成本低廉的固态激光雷达被认为是自动驾驶汽车量产不可或缺的传感器之一,软银又怎会错过。在固态激光雷达战场上,从早期的进入者Velodyne,再到Quanergy和Luminar等,国内外现在已有数十家公司激光雷达公司,而2016年成立的以色列初创公司 Innoviz Technologies是一批黑马。软银则领投了其B 轮融资。

仅成立两年,Innoviz已经签下两件大单,一是为宝马即将推出的自动驾驶汽车提供固态激光雷达,二是与国内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经纬恒润展开合作,将产品和技术推进中国市场。

Innoviz推出的首款产品—高清晰度的固态激光雷达(HD-SSL)售价低于100美元,在体积上,长宽高都不超过5cm。去年5月,针对后装市场的量产版 InnovizPro推出(供车厂、自动驾驶用于研发、测试),探测距离达到 150 米,尺寸为 18cm×8cm×8cm。针对前装市场的量产版InnovizOne以达到车规级要求,可以进行高清晰度的三维扫描,具有每秒 600 万像素的分辨率、测深精度低于 2 厘米、探测范围为 200 米,尺寸为 5cm×5cm×5cm。目前InnovizOne 的零部件已经投入生产,Innoviz计划于2019 年正式出货。

高精度地图

无人驾驶时代,高精度地图是自动驾驶汽车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届时,地图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车载系统,它将用来指导无人车何去何从。Vision Fund在高精地图上也有所布局,将目光瞄准了专为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及开放平台的地图服务公司—Mapbox。

高精度地图Mapbox

2017年10月,软银的Vision Fund牵头向美国地图服务提供商Mapbox投资了1.64亿美元。外媒称,软银对这家公司寄予厚望,是将其作为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重要地图软件来看待的。拿下这轮融资后,Mapbox将会在车内导航以及自动驾驶方面进行更大的投入。

Mapbox从做网页地图开始,注重开源应用,目前已经拥有来自200多个国家的开发者,平台注册开发者已经超过100多万,这对于一个技术平台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Mapbox推出了Mapbox Drive(SDK),通过众包模式和车厂合作,将Mapbox Drive和相应的传感器安装到汽车上。这些汽车会上传位置信息,来绘制世界地图。在拿了软银的投资之后,Mapbox也在 AR、VR 地图方面进行相关的研发。近日,Mapbox推出了全新的SDK,其可让开发人员快速完成AR地图,这项技术将直接应用于自动驾驶汽车中。这次动作意有与谷歌地图进行竞争的势头。另外,特斯拉也选择Mapbox来帮助其制作数字地图。

自动驾驶芯片

2016年,软银以324亿美元收购英国半导体知识产权提供商ARM的所有股份,这家公司的出货量在2015年已经达到了150亿片。隔年3月,软银集团将持有的ARM的24.99%股权以8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Vision Fund。紧接着,“芯片大佬”Nvidia也被招揽之软银旗下,后者收购了Nvidia价值40亿美元的股份,持股4.9%。数月后,软银将其手中的4.9%的股份转移给Vision Fund,Vision Fund也成为这家图形芯片制造商的第四大股东。

芯片大佬Nvidia

Nvidia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切入点主要在AI和机器学习领域,其GPU在通用计算领域几乎没有对手,是支持cnn算法的业内首选方案。

黄仁勋口中“为自动驾驶行业带来变革的端与端的平台”—Drive已经成型。这是一个全栈式的自动驾驶整体平台方案,包括ASIL-D OS(Drive OS)、深度学习(Drive PX)、计算机视觉 SDK (Driveworks SDK)及自动驾驶的应用 Drive AV。

其中,Drive PX更新迭代,发展出针对不同级别自动驾驶汽车的计算机,包括Drive PX 2、Drive PX Xavier、DRIVE PX Pegasus。Drive PX系列专门为自动驾驶而生,整合了深度学习、传感器融合和环绕立体视觉等技术,而基于 Drive PX 打造的自动驾驶软件堆栈可以实时理解车辆周围的情况,完成精确定位并规划出最为安全高效的路径。

Nvidia是自动驾驶企业的“好伙伴”,有特斯拉、丰田、奥迪、沃尔沃这样的汽车厂商,博世、采埃孚等一级供应商的支持。目前朋友圈已经扩大至300多个企业,它们并不都是汽车制造商,还包括地图公司和激光雷达开发商等。仅Drive PX 平台,就已经有超过 100 家初创公司利用它开发自动驾驶软件堆栈。

半导体巨头ARM

ARM可以说是不生产芯片的芯片商,27岁的ARM公司通过提供IP在移动芯片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包括苹果和三星在内的品牌都在使用其芯片设计方案。不过,在自动驾驶大潮滚滚而来的新时代,ARM可不愿意失了先机。

Cortex-A、Cortex-R以及Cortex-M系列微控制器是ARM旗下三大产品线。另外ARM的Mali系列GPU、Project Trillium平台也对标自动驾驶汽车。

Mali系列GPU专攻汽车图像处理,2017年4月ARM发布了首款应用于自动驾驶领域的ISP(图像信号处理器)—Mali-C71处理器,它能够在极端条件下对图像进行快速处理,已达到“车规级”要求。

在今年年初,Arm发布了一款机器学习运算平台—Project Trillium,内含可高度扩充处理器的IP组合,提供强化的机器学习与神经网络功能,未来Project Trillium将应用到自动驾驶领域。ARM还推出了业界首个通用安全框架—PSA,打造了一个经济的、可升级扩展的通用安全框架。为了更好的解决自动驾驶汽车的M2M通信,Arm通过Kigen SIM技术将SIM卡集成进设备的处理器中,用户可以实时从车内传感器上获取信息。

Vision Fund投资下游(实际车型)科技厂商的脚步也是马不停蹄,22.5亿美元投资通用汽车GM Cruise在今年引起轰动。

通用

今年5月份,Vision Fund也向自动驾驶领域内的实力选手—通用汽车GM Cruise投资22.5亿美元,软银计划将这笔 22.5 亿美元的注资分两批投向GMCruise,首笔 9 亿美元的资金在交易完成时支付,剩余的 13.5 亿美元将在 Cruise Automation 的自动驾驶车辆真正大规模商业化落地时进行支付。届时,Vision Fund将持有GMCruise的19.6%股份。借此,GM Cruise估值升至115亿美元。

虽不像Wayom、Uber、百度那样高调,但GM Cruise的确是自动驾驶戏台上走得最快最好的。在2017年美国权威市场研究机构Navigant Research发布了《2017自动驾驶竞争力排行榜》中,GM Cruise位居首位。据DMV公布的2017年度的最新自动驾驶测试报告显示,在去年的时间中,Cruise的路测里程达到了125000英里,人为干预频次也快速下降至105/125000=0.84次/千英里,较去年的18.5次/千英里有了明显的提升。GMCruise的成绩仅次于Waymo,位列第二。

目前L2级别的super Cruise智能驾驶技术已经搭载至凯迪拉克CT6车型上,这也是第一个可以在高速路上完全放开双手的自动驾驶系统。凭借着大量的路测数据,GM Cruise也开始布局自动驾驶量产汽车,新一代的Cruise自动驾驶汽车取消掉了方向盘和刹车,已经达到L4级别。在准备开始量产自动驾驶汽车方面,GM Cruise显然已经快人一步。Navigant Research也表示,这家汽车巨头“很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成功实现高度自动驾驶的成功部署”。

Brain Corporation

还有一家做机器人自动导航技术开发的公司Brain Corporation,也获得了Vision Fund和高通共1.41亿美元的投资。Brain Corporation的主要业务是控制机器人来使用视觉线索和地标进行导航,让机器人看到并避开人和障碍物,跟自动驾驶汽车的“最后一英里”,有异曲同工之处。

总观孙正义的“自动驾驶棋局”

总观Vision Fund的投资布局,从投资的企业来看,要么是上下游,要么是关键技术。就像SoftBank的投资人Lydia说的那样,“我们投那些赛道的领导者,并不是从排名第一到第四的都投。”Vision Fund专门追求领域内有潜力的明日之子。Vision Fund独特的科技投资方式,也让许多竞争对手感到吃惊。

除了投资行业内独角兽,软银也在内部培育自己的自动驾驶团队。2016年软银集团和Advanced Smart Mobility联合成立SB Drive公司,研发自动驾驶公共汽车。今年7月,SB Drive和百度日本分公司达成合作。明年初,百度和金龙联合汽车共同开发的10辆阿波龙迷你电动巴士将运往日本。SB Drive也计划在2020年在羽田机场进行无人大巴的商用。

Vision Fund加码自动驾驶的脚步仍在继续。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爆料,Vision Fund或将向AI企业商汤科技投资约10亿美元。但交易还未正式敲定,交易金额和方式很有可能会发生变化。但不可否定的是,专注于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技术的商汤科技公司,意在进军自动驾驶领域。

重点投资、自主研发,软银的自动驾驶布局越来越清晰。无人驾驶来临之际,孙正义的”自动驾驶帝国“正在崛起...

孙正义的又一次“豪赌”

事实上,孙正义对未来的物联网市场布局已久。在早期软银收购ARM时,孙正义就表示,收购 ARM 标志着软银的转型,从传统的移动/互联网行业转型为 IOT,而软银的转型正体现在Vision Fund上。如今Vision Fund的投资几乎覆盖了无人驾驶、虚拟现实、共享出行、物联网等等多个前沿科技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Vision Fund与寻常意义上的风险投资部门不同,像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这些外部投资人在进行股权投资时需提供大笔贷款,这些贷款将采用优先债的形式。目前在Vision Fund筹集完成的近1000亿美元资金中,约有440亿是以优先债的形式存在的,软银承诺给这部分优先债的年票息率是7%。这意味着,未来的12年的存续期中,软银需每年向债权人支付约30亿美元的利息。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Vision Fund似乎是孙正义的一次“豪赌”,他笃定下一代信息革命已不远,物联网将是明日之子。就像十几年前,孙正义看准小公司阿里巴巴一样。

如今,孙正义又放出豪言,之前成立1000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只是开胃菜,软银集团未来几年将会在科技领域募集投资8800亿美元。而8800亿美元将会采用新机制,每隔二至三年相继成立“愿景基金2号”、“3号”、“4号”来一步步扩大规模。近日,有外媒称,软银集团正洽谈募集二号科技投资基金,规模将超过此前推出的930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

当有人戏说他花钱太多时,这位60多岁的老人只是笑称“现在的程度只是一个开始,未来5年甚至更久会依然以这种速度投资”。

封面
进击的BA,模糊的T
这三家公司处于“双重时空”中,前一个时空叫互联网,后一个时空是新科技赋能。
对阵
阿里腾讯门店零售解决方案初步成形!
尘埃落定
89天后,陆奇一箭三雕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