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遍地,财富沸腾,现在的越南就是二十年前的中国?
大事件 2018/08/13

2018年4月9日,越南胡志明市西贡证券(SSI)的营业大厅内,开户、交易的股民络绎不绝,所有人眼中放光、紧盯屏幕,只要有股票冲上涨停板(7%),立刻会引发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这一天,越南“胡志明指数”(类似上证指数)冲破1200点大关,创出历史新高!

即便在欣欣向荣的东南亚市场,越南股市也称得上牛气冲天!

从2016年初的513点起步,胡志明指数两年内上涨112%。2017年更是以48%的涨幅称霸东南亚,力压日本、韩国、印度等重要市场。

但因为规模小,越南股市即便涨了很多,总市值也才8000个“小目标”(注:文中货币如未特指,皆指人民币),干不过一支贵州茅台!

近在咫尺的“价值洼地”,让许多中国人兴奋不已,在他们看来,当年错过了房子、茅台、比特币,如今再不能错过越南股票。

2017年7月,一群嗅觉灵敏的温州人扎堆到越南炒股,赚了个盆满钵溢。与温州一海之隔的台湾人,也按捺不住激动冲进了越南股市。

很多人相信,自己与暴富的距离,只差一张飞越南的机票。

投资者的狂热,在2018年1月22日达到了极致。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有多少人涌入越南股市,大家只知道,胡志明证交所的交易系统瘫痪了!

“私募教父”赵丹阳早在2016年就开始重仓越南股。这位“30年暴赚8400倍”的投资界奇人,赚钱的法宝之一就是“赌国运”。

“大家想要赚大钱,应该去越南抄抄底。”这一次,他赌的是越南。

在很多中国人眼里,越南还是那个单挑中、美、法,结果被打残的国家。如今,这块东南亚的投资热土,到底发生了什么?

1986年,在老山被打得灰头土脸的越南,召开了“六大”,意外地决定以华为师,搞“革新开放”。

起初,这个山寨版的“改革开放”并不起眼。直到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以后,越南才开始策马奔腾,加入各种国际组织。

1995年入东盟,1998年入APEC,2006年入WTO,2015年与欧盟签署自贸协定,2016年入TPP,2017年入“一带一路”,2018年成“东盟经济共同体”完全成员国……

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后,人们突然发现,越南东西不倒、南北通吃。中美欧日韩,在关税和贸易上纷争不断。但在越南,总有一款“零关税”适合你。

比如,中国对美国棉花有进口配额,贸易战打响后,一些中国纺织企业跑越南开厂,估摸着能省下2000—3000元/吨的配额费。

再比如,美国“201条款”、欧美“双反”,针对的是中国光伏、钢铁等产业。如果把生产基地搬越南,就能绕开贸易壁垒。

隔岸观火的越南,正吸引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资金疯狂涌入,韩国、日本、新加坡位列前三甲。仅2017年,越南就吸引外资358.8亿美元,同比大涨44.4%。

今天的越南,仿佛是二十来年的中国,已站在经济与财富爆发的新起点。

2000年,胡志明市证交所挂牌营业。十年后,一轮大规模的私有化改革在这里上演,配方是中国人熟悉的味道:债务剥离,重组合并,打包上市。

不同的是,因为财政困难,越南政府更豁得出去:外资持股上限49%,15年后100%。

2017年12月,越南最大的啤酒商西贡啤酒(Sabeco)刚上市,越南政府就计划出售50亿美元的股权。

虽然34倍的市盈率并不低,但高达54%的持股份额还是引来朝日、生力、喜力等国际酿酒巨头疯抢。最终,泰国华裔巨富苏旭明笑到了最后。

这成为越南轰动一时的民营化案例。

整个2017年,越南出售了135家国企的股权,涉及资金60亿美元;2018年,计划再卖181家。很多关系国计民生的企业,像越南油品、石油电力、越南橡胶纷纷上市,越南移动、越南邮政、越南烟草等正在打包。

十多年前,一场空前的股改盛宴,将中国A股推向了历史巅峰。十多年后,人们在越南看到了一样令人遐想的机会。

越南股市很火,但在很多人看来,炒越南股,不如炒越南房。

2018年4月,胡志明市某偏远社区推盘,800套均价1万元的房子,刚一推出,就遭到1800人哄抢;7月推出的另外两幢公寓,同样引发千人排队,6小时售罄!

在抢房的人群中,有一多半是外国面孔。

有越媒报道,2018年前四个月,外国人在越南的购房量已追平去年全年。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地的投资客都杀了进来。把房子当信仰的中国人自然不甘人后,以25%的投资人群贡献了40%的交易量,堪称越南房市的主力军。

除了河内和胡志明,中国炒房团还顺手横扫了越南旅游城市岘港、芽庄。

富豪买别墅、小资买民宿,赌的就是游客扎堆、出租不愁。在芽庄,2000元/平米的楼盘被炒到3000元/平米;有人还雇越南人当代理,在芽庄大肆买地。

在很多人看来,越南楼市可谓不折不扣的价值洼地。

2017年,越南GDP增长6.81%,吸引外资达创纪录的358.8亿美元,成为东南亚的经济引擎。蜂拥的投资、年轻的人口、崛起的中产、高速的城镇化……在众多西方媒体的眼中,如今的越南正迎来“千年顺境”,即将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

当下这轮房地产热潮,始于2015年。

那一年,越南出台新《住房法》,允许外国人购买公寓房,房价由此拉开上涨的序幕。

新《住房法》颁布前,号称“对标上海”的胡志明市,中心地段房价1.3万元/平米。仅过了一年,就飙高到2万元/平米。2018年更是突破3万元/平米。

三年翻了一倍多,还一房难求。

在首都河内,2017年房价仅为9000元/平米,2018年升至1.6万元/平米,黄金地段更是高达4万元/平米。

两座城“穷”得地铁都没有,但炒房客坚信,越南房价还能再涨。完全无视胡志明市人均月工资4000元,绝大部分人连当“房奴”的资格都没有的事实。

越南人解决住房,大都还靠“土办法”:老百姓低价向政府买块地,再请个施工队,盖一栋三五层的小楼。一层开店,二三层出租,四五层自住。

这种房都盖不起的人,只好租房了。

所以,外国炒房客基本在自拉自唱,指望越南人接盘,完全不现实。

甚至有人认为,越南的地产新政,很可能是个“阴谋”。

2008年之前,越南其实出现过一轮地产泡沫。那时,外国资本通过签50年租房合同、找越南人代持等方式,把胡志明市的房价炒高到像如今一般的天价。

之后,受美国次贷危机的波及,越南房地产惨遭崩盘。

至于内因,源于2007年年底越南政府颁布的一项新政:对房产交易征收高达25%的资本利得税。这种形同对楼市外国资本进行收割的做法,导致房价迅速腰斩。

受楼市的拖累,越南股市暴跌65%,货币贬值28%。至2015年,越南公共债务高达940亿美元,占GDP的61%。债台高筑、地产低迷的情况下,越南不得不祭出新《住房法》,用楼市泡沫和外来热钱挽救经济。

如今,越南房地产一派欣欣向荣,恍如隔世。只是不知道下一场崩盘,会不会骤然而至。

“收割”炒房客的同时,越南还在下一盘产业转移的大棋。

在廉价劳动力的吸引下,很多原本扎根在中国广东、福建的鞋帽服装外企,掀起了一股将工厂迁往越南的热潮。

2009年,耐克的越南代工厂完成了对中国产能的全面超越。如今,耐克、阿迪达斯50%产自越南,20%出自中国。

2018年4月,优衣库宣布中国产能向东南亚转移,越南将承担生产总量的40%。

受益于产业链的转移,越南2017年的鞋业出口额达18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鞋类出口国。

然而,越南承接的不只是中国的低端产业。

2018年5月,三星、奥林巴斯关闭各自的深圳工厂,迁往越南。一些媒体竟以为日韩电子业败退中国,莫名感叹起“眼看它楼塌了”,却不知三星已投下150亿美元,在西贡高科技园区建成规模空前的制造基地。只等生产线落成、员工培训完毕,就将中国工厂关门大吉。

此外,微软将诺基亚北京工厂迁往了河内;英特尔更是在西贡高科技园区豪掷10亿美元,计划将其全球80%的芯片产能投放于此。

越南正力图成为全球电子产业的新制造中心。

2017年,越南手机出口额达450亿美元,全球十分之一的智能手机产自这个东南亚国家。而手机也成为越南制造的头号产品。

能让众多外资趋之若鹜,越南自有其独特魅力:一是人力、土地、能源成本低,二有“两免四减半”(前两年免收企业所得税,后四年减半)、“四免九减半”(针对高科技产业)的税收优惠,三是在全球贸易体系中享有“零关税”特惠。

当然,仅凭其产业布局和市场容量,越南制造很难取代中国。但受困于土地、人力成本飞涨和高端研发不足,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体系中必将受到高低两端的双重夹击。

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一些中国企业选择转战越南,在享受当地低成本、低税收的同时,也可以规避配额和反倾销。

这会成为“中国制造”的突围之路吗?

1999年,踌躇满志的刘永好,将第一家海外工厂开在了越南。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越南农民对新希望饲料,竟流露出一种鄙夷的神情:给你一半价都是抬举你。彼时,中国货在越南就是“低质低价”的代名词。

这句话,让刘永好介意至今。

如今,新希望的产品遍及越南,不仅成为“中国制造”的代表性品牌,更被两国政府公认为在越投资最成功的中国企业之一。

同年进入越南的TCL,也曾饱受误解。

当时,不少越南妇女看到TCL彩电很喜欢,但一听是中国货扭头就走。斗转星移,如今的TCL已是越南排名前五的知名品牌。

新希望、TCL的成功,得益于品质与品牌的卓越力量。正是有了越来越多像新希望、TCL这样的中国名牌扬帆出海,中国才能连续12年稳居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

但并非所有的“中国制造”都能如此成功。

号称“摩托车王国”的越南,曾被质优价廉的中国摩托车霸占,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80%。但众多杀入越南的中国摩托品牌,不是想着如何搞好服务、建立口碑,而是大打价格战。

最终,大量流入越南的劣质摩托车,令“中国制造”的形象大打折扣。

如今,越南满大街都是日本本田、雅马哈、铃木,中国摩托车已辉煌不再。

但越南人也为盲目“哈日”付出了惨重代价。

2017年7月,由日本斥巨资援建的新武—沥县跨海大桥还没完工,就被越南国家验收委员会发现——桥头下沉了!其他质量问题还包括:路面不平、接缝不佳、沥青松散……

越南欲哭无泪,却也只能选择原谅。两个月后,这座越南最长跨海大桥“带病”通车。

一座劣质大桥,让日本的工匠精神蒙羞。而此前,日本在越南的重大工程中,曾发生过更大的事故。

2007年9月26日,随着一声巨响,越南在建的芹苴大桥应声坍塌,造成46人丧生、82人受伤、6人失踪,成为越南史上最惨重的桥梁事故。

桥梁分三段,分别由中日越三国承建。中越部分安然无恙,日本承担的主体部分却塌了。

投资越南很诱人,但“陷阱”也不少,投资建厂水更深。

2008年4月,格力在越南的工厂落成投产。一向大胆的“董小姐”,在越南项目上却极度谨慎:格力只出技术、卖零件,建厂不出钱。

格力的策略是:成了,收购下来;败了,拂袖而去。

两个月后,越南爆发金融危机。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越方开始反悔,朝令夕改。格力因为事先留有一手,得以全身而退。

但很多深陷越南的企业,可没那么容易脱身。

2018年3月,台湾鞋业巨头宝成因劳资纠纷,引发数千越南工人罢工。

作为耐克、新百伦、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的代工厂,宝成看中的是越南的低成本红利。但7年5次大罢工却让其疲于奔命。

同此遭遇的还有三星。

2017年2月,越南三星工厂内,仅仅是韩国保安跟越南工人的一次小争执,就演变为一场千人大群殴,让三星措手不及。

有数据显示,2006—2014年,越南累计爆发5000多次罢工,平均每天1.7次。

越南人民爱罢工、不加班,早就名声在外。但这个锅,很大程度上要由越南政府来背。

越南《劳动法》规定:每天最长工作时间为8小时,连上加班时间不超过12小时。有官方代表在招商引资时,信誓旦旦地表示:越南是“12小时工作制”,工人勤勉爱加班。

认真你就输了。三星就搞了“12小时工作制”,结果被越媒痛批为“血汗工厂”。

不仅如此,越南政府对罢工很宽容。按规定,企业必须有工会,帮工人争取工资福利、劳动权益。工会之间往往暗通曲款,一家企业涨工资,另一家企业的工会马上闻风而动,要求谈判,不涨工资就“暴动”。

强势工会,让越南的基本工资在过去20年里涨了17倍,很多外资开始吃不消。

除了工人难应付,投资者还得跟腐败周旋。

在胡志明机场,不时有安检人员索要小费。只要他们叽呱出“咖啡、咖啡”的发音,你就知道:该给“小费”了。不给这十几块人民币,耽误通关事小,挨顿暴揍就不划算了。

2017年2月,中国游客过越南芒街口岸时,连续四次被索要小费。拒绝对方后,被打断肋骨、抢走手机,引发中国外交部抗议。

通关这种小事都要行贿,搞投资、做工程、跑审批,就更躲不过了。

到越南建厂,审批手续相当繁琐。照规定,5—30个工作日就能办下来。但不请托送礼,就有可能办不成。

另外,越南基础设施落后,经常停水停电、通信中断,需要疏通很多关节,工厂才能正常运转。

据全球反腐组织“透明国际”统计:越南行贿率高达65%,在亚洲最腐败国家中排名第二;清廉指数在2.4—2.9之间,在全球183个国家中排名112。

日本承包商在越南能大行其道,也跟他们敢撒红包不无关系。

2012年,胡志明市地铁1号线正式动工,中标方为一家日本公司。

很多人不解,号称“基建狂魔”的中国为何不见踪影?两年后,这个答案才由媒体揭晓:日本之所以中标,是因为向越南交通部门行贿了8000万日元(490万人民币)。

可见,在越南做实业,不光要拼市场,还要能搞定罢工和腐败。

复杂多变的民意,同样是投资越南不可忽视的因素。

2017年11月6日,当马云现身越南国家会议中心时,3000多名越南大学生热情欢呼。越南总理阮春福盛赞阿里“不仅是中国骄傲,更代表亚洲力量”,粉丝则毫不避讳地大喊“我爱Jack Ma”。

在越南新兴的电商产业中,阿里、京东皆有重磅投资,成为当地本土电商的幕后大玩家。代表“中国创造”的互联网企业,似乎在越南赢得了偶像般的尊重。

但这些友好、热情与崇拜,没能阻挡越南人在2018年6月走上街头,反对将经济特区内的土地租借给中国企业。

这种复杂多变的民意,让很多初来乍到的企业感到不适应。不了解民意的台塑,就在越南吃过大亏。

2008年7月,台塑投资220亿美元在越南建钢铁厂。

开工典礼当天,时任越南总理阮晋勇兴奋地表示:“这个投资项目,不仅将改变越南,甚至将改变整个东南亚钢铁产业。”

这并非妄言,该项目一旦建成,将成为东南亚第一、亚洲第二、世界第六的大钢厂。

但钱投进来,台塑却惹了个大麻烦。

2016年4月,台塑越钢所在地出现大量死鱼。越南环保部门最初的调查结论是“赤潮”所致,民众却怀疑是台塑越钢污染,不断上街抗议,要求严惩台塑。

为平息民愤,越南政府在“重新调查”后有了新结论:台塑越钢是死鱼的罪魁祸首。民怨沸腾下,台塑越钢董事长不得不在越南电视台道歉7分钟,并同意支付5亿美元天价赔款。

实际上,台塑越钢当时还在搞基建,高炉都没点火,不可能有重大污染。

但越南政府又是停发钢厂执照,又是要求补缴7500万美元税款,甚至对王文渊(台塑总裁、王永庆侄子)、王瑞华(台塑副总裁、王永庆女儿)采取强制措施,逼着台塑签下巨额赔偿协议,还承诺永不申诉。

反正106亿美元砸下去,台塑搬不走了。

吃亏的不止台塑一家。

在2014年的越南“排华事件”中,大陆、台湾、韩国等数百家在越企业均遭到打、砸、抢、烧,财产受损严重,甚至有人员伤亡。

投资越南就是如此,既有机会,也有风险。

这里像很多人憧憬的一样,是一块充满希望的投资热土,但绝非轻而易举的淘金之地。

中铁在河内建轻轨时,专门设计了一年省电百万的“节能坡”,结果却被越南媒体说成“中国人路轨都铺不平”。

中铁为此不得不在13公里的路上折腾了整整7年。

而炒股、炒房,更是有历史的周期性,一旦踏错节奏,很可能万劫不复。

要想在这里把钱真正赚走,需要的是耐心和小心,就像承建河内轻轨的中国人所说:不与它计较,埋头苦干,待到通车之日,终会把“中国制造”的美誉传遍越南和全世界。

封面
向隐疾开刀
腾讯显然是意识到了内部的危机。
互联网银行的困惑
竞争对手不是银行 而是消费金融、小贷公司!
地图突围战
彻底的众包能给地图行业带来什么革新?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