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贾跃亭 许家印赚了
大事件 2018/08/13

日进斗金放在许家印身上已经不合适了。 

8月8日这一天,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地产大佬恒大总裁许家印身家猛增6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7亿元),以3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60亿元)身家位列全球富豪榜第23位。

要知道,旅游胜地三亚2017年GDP也不过529亿元。就在十几天前,中国石化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50%也才达到406亿元。显而易见的是,中国石化半年的努力也不及许老板一日账面浮盈来得凶猛。

身家高歌猛进之下,许老板财富排名也确实可喜。耐克总裁菲尔·奈特(Phil Knight)、香港首富李嘉诚、香港地产大王李兆基、万达王健林统统被许老板狠狠地甩在身后。中国首富的宝座则让马化腾以406亿美元身家继续稳坐。

不过,如果许老板再复制如此一个增势,马化腾可能就不得不让出中国首富的位置了。

押注贾跃亭 许家印赚了

恒大股市最近的表现也的确可以让许家印对此充满信心。8月6日晚,恒大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大幅增长的利好消息,称 “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 ”。第二日,恒大股价迅速被拉升21%,报收25.20港元,当日市值狂增580亿港元。

除了中国恒大,恒大健康近期的表现也给足了许家印再次冲击中国首富的信心。

自恒大健康宣布以67.47亿港元入局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汽车(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以来,恒大健康股价从6月25日的4.6港元一路狂涨至8月10日的13港元每股,其总市值也已从398亿港元攀升至8月10日收盘时的1126亿港元。

这意味着,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恒大健康总市值增长了近两倍。这同时也意味着,许家印投给FF的67.47亿港元不仅回本,还多赚了10倍。

股价持续飙升甚至成为恒大健康甜蜜的“烦恼”,其不得不对此做出说明。

8月3日晚,恒大健康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已知悉最近公司股份的价格及成交量上升,“经作出于相关情况下有关该公司的合理查询后,董事会确认并不知悉任何导致该等股份价格及成交量变动的原因,亦不知悉任何必须公布以避免股份出现虚假市场的任何资料或任何须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须予披露的内幕消息。”

若真如此,那么投资FF就是恒大健康在一个多月内市值破千亿港元的“功臣”,毕竟8次上榜失信人名单的贾跃亭已经没有这个魔力。

01

为什么是FF

美国当地时间7月13日,许家印造访FF总部,官方新闻稿用了“莅临”“视察”字样。从生产制造、电气实验室、动力总成、电池电控、设计工作室、车辆安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核心研发部门,这位大股东无一错过。

从FF官方微信放出的照片来看,许家印总体上应该是满意的。一身休闲装的许家印一路被拥簇,满脸堆笑,其中一张是许家印站在FF91车旁,右手撑着车身,左手对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嘴上则乐开了花。

“眼见为实”,新闻稿中写到,许老板夸赞FF的确在同类企业中处于全球领先地位,“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

不得不说,许家印投资FF是有眼光的。

尽管FF此前曾多次传出高管离职、拖欠供应商款项、停产等负面信息,再加上作为FF董事长的贾跃亭还身背“老赖”“庞氏骗局”等标签,FF对于众多投资者都像一个烫手山芋。香港商人李泽楷、印度塔塔、泰国石油都曾被传闻有投资FF意向,随后却又被一一否认。

FF是贾跃亭在2014年以个人身份出资成立的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号称要做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的产品。2017年乐视爆发资金危机后,贾跃亭前往美国,全力以赴FF。FF的成败也成为决定贾跃亭未来能否翻身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17年1月美国CES期间,FF就亮相了首款纯电动车FF91,在设计和前瞻技术方面收获大量好评。设计上,前宝马设计师Richard Kim带领的设计团队,在尺寸和内外饰的设计上实现了此前宝马i系列没有实现的很多设计理念。不仅如此,FF91还搭载了很多先进技术,如自动驾驶、面部识别进入车内后随处可见的屏幕等。

AI财经社从FF内部了解到,截至目前,FF全球雇员达到1600人。其中约1000多名为新能源汽车、计算机算法、互联网、资讯系统、人工智能等多方面前沿技术专业人员,而且不乏来自特斯拉、宝马、福特、通用等经验丰富的一线人员。在专利层面,FF目前获得中美颁授专利超过380件,涵盖三电系统、自动驾驶、车联网、生产和制造领域,包括大负载电力输出技术及T形逆变器获得美国专利。

多位业内资深人士都对FF91给予了肯定,称其在设计理念和技术呈现上,已经明显领先于传统汽车品牌设计出来的概念车。车和家创始人、CEO李想也曾发微博称,“FF 91是台真正的好车”,“只要资金链不出问题,是可以实现量产的”。

事实上,资金一直是困扰FF的最大问题。

在外部融资进入前,贾跃亭个人对FF投资上百亿元,持有FF绝对话语权。正是因为要继续保留对FF的控制权,贾跃亭拒绝了部分要求“贾跃亭出局”的潜在投资者。

原宝马CFO Stefan Krause在加入FF半年后于2017年10月离开,其并未帮助FF寻找到本应在2017年7月底到位的A轮融资。不仅如此,FF内部员工透露,Stefan Krause曾向不止一位有意向的投资人讲述不利于贾跃亭及FF的“坏话”,导致对方投资意向折戟。再加上乐视债务危机的波及,FF几乎遭遇停摆。

美国知名汽车博客网站Jalopnik最近曝出Stefan Krause创办的新公司Evelozcity起诉FF,起诉书中写道:“FF已经不像公司最初那样,员工们不但没有建立起一家最先进的技术公司,而是经常花费时间来避开债权人的电话,考虑支付哪些账单以避免破产。到了2017年秋季,该公司出现流动性危机,并无力偿债,FF常常耗尽其银行账户的资金,并需要每两周注入资金以支付员工工资。”

贾跃亭今年4月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也承认由于资金链紧张,FF的很多工作在2017年几乎停滞了,去年一年没有太大进展。

彭博社曾报道称,FF需要在2017年12月前完成A轮融资,否则将会有4亿美元及12%利息的可转换债券需立即支付,如果成功募集到5亿美元融资,这些债务将转换成股票。

也就是说,2017年12月前,FF拿不到融资的话将难以为继。

押注贾跃亭 许家印赚了

FF位于美国的办公楼

AI财经社从接近FF的相关人士了解到,恒大在2017年冬天即前往美国对FF进行过尽职调查。精明如许家印自然清楚当时的FF正处于何等的水深火热。

也正因如此,恒大才有机会以“抄底”的价格入手FF。

以67.47亿港元间接获得FF 45%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加上未来将要投资FF的12亿美元,这无疑是一笔划算的交易。以此计算,在这场交易中FF的估值不足24.5亿美元。要知道贾跃亭此前对FF的估值可是80亿到100亿美元。对比国内同时期成立的其他新兴造车企业如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威马汽车,其估值也都在40亿美元以上,FF当时的估值也被严重低估。

尽管如此,这笔钱对于FF来说仍然是救命钱。在生死存亡面前,贾跃亭已经并没有更多的筹码来谈判。好在贾跃亭保住了自己的 CEO位置。

显而易见,FF传出的每一项新进展都给恒大健康带来涨幅喜人的股价和市值。

从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布投资事宜,到许家印造访美国FF总部,到7月24日FF在中国的关联公司睿驰汽车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再到8月2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注册获得工商总局名称预先核准、8月3日FF91完成首台白车身并启动整车组装,这些信息都给投资者带来更多信心,正是在这几个关键节点恒大健康股价被迅速抬升。

特别是公司更名冠以“恒大”,有投资者在公开渠道表示,这意味着恒大不是入股FF这么简单,而是已经把FF收编在自己的集团版图内。毕竟外界对贾跃亭的信用已经充满质疑,有了恒大的坐镇,FF造车的胜算就会增加很多。

02

为什么是恒大

走了孙宏斌,来了许家印,“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得以继续“输血“造梦。

如同当年的孙宏斌,许家印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不同的是,当年孙宏斌的150亿元投资坚决排除乐视汽车业务,而许家印此次专门选择押注贾跃亭的汽车业务,并称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支持。

这中间仅仅隔了不过一年时间。

今年3月底,在业绩发表会上,恒大就提到除了继续贯彻实施“规模+效益型”发展模式和“三低一高”经营模式外,还将积极探索高科技产业,逐渐形成以民生地产为基础,文化旅游、健康养生为两翼,高科技产业为龙头的产业格局。

今年4月份,恒大还宣布投1000亿元进军高科技产业,新能源汽车与国家战略紧密结合,又属于高科技概念,对恒大来说是个现成的标的。

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总监严跃进则对AI财经社表示,“当前传统地产业务投资面临压力,适当参与别的领域投资,对于恒大来说可以‘趁势’把转型思路进行移植,所以是利好恒大转型,且能够更好地规避转型风险的。”

严跃进进一步补充道,新能源汽车符合当下汽车产业发展的趋势,整个行业才刚起步,市场的发展空间巨大,虽说可能很“烧钱”,但对于资产雄厚的恒大集团来说,压力不会很大。

在6月25日的公告中,恒大健康也进行了类似的解释,“通过本次收购事宜,可通过收购全球领先的新能源汽车技术和产品,有机会在高速成长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获得强大竞争力,占领市场份额,实现业务多元化。”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公告一发布,许家印与贾跃亭存在对赌协议的消息就不胫而走。毕竟乐视债务危机还在上演。一则最新民事裁定书显示,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浙商银行北京分行要求冻结贾跃亭及乐视控股、乐视体育等银行存款约2.06亿元。

面对如此“劣迹斑斑”的合作伙伴,不少网友将许家印投资贾跃亭称为“入坑”。FF与乐视网、乐视控股并无直接关联,许家印自然也不用帮贾跃亭收拾之前的“烂摊子”,风险也相对小很多。即便如此,他还是为自己避免“成为下一个孙宏斌”提前做好了预案。

据悉,贾跃亭作为FF创始人和CEO,享有“ 1股10票”的权力,努力确保FF创新使命与愿景的实现。但是根据双方的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贾跃亭将失去对FF的控制权。

对此,AI财经社分别向恒大和FF方面求证,双方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都表示以公开信息为准。

为了提振士气,或是贾跃亭为了保住自己的绝对话语权,FF内部仍然按照此前计划,于2018年年底完成量产准备。前乐视网CEO梁军7月25日前往美国参观FF,其在微博透露,FF办公楼最显眼的就是到处都能看到大屏幕显示的倒计时,精确到秒,“办公区,过道,食堂,只要你置身FF办公室里,就会感受到强烈的项目紧迫感”。

目前看来,FF能否如期量产依然充满很多不确定性。多位接近FF的人士对AI财经社给出了“不可能”“不乐观”的答案。

贾跃亭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当下最大的困境是供应链的交付时间。由于FF91采用了很多创新的部件和技术,对于供应商都是全新的,从定义到研发再到验证、交付,时间周期远远长于标准汽车零部件。

FF位于汉福德的改造工厂6月初才宣布总包商并开始动工,半年时间内完成布置厂房、生产线调试安装也极具挑战。8年前,特斯拉购买丰田和通用的新联合汽车制造厂进行改造时还花了将近两年时间。

押注贾跃亭 许家印赚了

6月Hanford工厂还没有开始重整施工,只是在外墙粉刷上了FF的LOGO

不管怎样,对于恒大而言,无论是眼下的股价还是未来的转型布局,在贾跃亭最缺钱的关键时刻投资FF都是一件稳赚不赔的好买卖。即便如外界所传对赌协议,贾跃亭未能按约定实现量产,许家印正好可以接手FF,完全按照自己的规划进行汽车业务的布局。

恒大正式入局FF后,许家印任命自己的副手、恒大集团总裁长夏海钧去兼任FF母公司Smart King董事长,恒大健康执行董事时守明将担任Smart King的另一名董事,自然是为了更好地掌控FF。

今年2月12日在广州注册的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在7月24日已经正式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由此前的王志刚变更为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财务负责人变更为刘俊。

不难看出,恒大正在越来越多地掌控FF的主动权。

03

地产商跨界造车

2004年,33岁的马斯克用630万美元投资了特斯拉汽车,并成功出任该公司董事长,拥有所有事务的最终决定权。也就是从此时起,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新能源汽车浪潮。

不止FF,几乎所有的新能源汽车企业都表现出强大的吸金能力,自然也吸引了众多门外“野蛮人”的觊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目前已经有487家电动汽车制造商,且多为新品牌,而这一数字仍在继续上升。

最早是互联网的介入。2014年、2015年先后兴起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如蔚来汽车、小鹏汽车、车和家、奇点汽车等都是由互联网人转型进入造车领域,这些互联网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国内最早一批特斯拉车主。

“互联网造车”的热度还没过,地产商也嗅到了新能源汽车市场这块大蛋糕蕴藏的巨大利益。地产商是继互联网跨界造车后最踊跃的另一拨“野蛮人”。恒大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入局新能源汽车,万达王健林算是走在前列的地产大佬。在董明珠“造车梦”的感召下,抑或是在其友情牌的攻势下,王健林于2016年12月主动拿出“不大”的5亿元入股珠海银隆。

2017年,12月19日,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通过其100%控股的知合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知合控股)收购初创车企合众新能源近53.4%股份。此外,知合控股还先后投资了多家汽车产业链相关企业,包括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禾多科技、驭势科技以及共享出行企业巴哥出行和Pony Car等。

此外,华夏幸福旗下企业还在江苏溧水打造了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引入了包括比亚迪、长安汽车、南京金龙及80余家零部件企业,涵盖新能源汽车上下游相关产业。

同样去年12月,宝能集团收购观致汽车51%股份,成其最大股东并获得生产资质。在收购前,宝能集团已先后宣布在杭州市富阳和昆明市经开区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项目,设计产能分别为30万辆和50万辆。

入主观致前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宝能又先后在广州、杭州、昆明三地签下了在当地建设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的协议,总投资超过600亿元。今年3月,宝能总投资400亿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在陕西省西咸新区开工建设,该项目规划产能100万辆新能源汽车及配套项目。

野心勃勃的碧桂园,也不愿错失风口。2017年10月16日,顺德出让的南方智谷两宗商务地块,总面积达11.8万平,被碧桂园以6.4亿元拿下。顺利拿地的碧桂园,准备牵手中国沃特玛新能源产业汽车联盟将这里打造成新能源汽车小镇。资料显示,在该项目上,碧桂园固定资产投资总额预计约25亿元,投产后五年产值可达到千亿级。

2018年7月29日,万通地产也拟涉足新能源汽车领域,曾在7月29日发布公告准备斥资近32亿元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近八成股权。星恒电源于2003年成立,主要从事动力锂电池的研发、生产、销售,其主要瞄准新能源汽车和轻型车市场。

不难发现,除通过收购、投资新能源汽车及相关产业链进行布局外,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也是地产商最热衷的方式。某种程度上,这说明地产大鳄并非只是想参与进汽车产业分一杯羹,而是想谋求更多的主导权。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十多家房地产企业进入新能源汽车产业,地产商密集入局新能源汽车为哪般?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中德诺浩(北京)教育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孙勇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在孙勇看来,这些地产商一是有大把的钱要找投资标的。苦恼的是大多数行业产能都过剩,可投资的标的不多。恰好汽车行业面临百年一遇的技术变革,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处于起步阶段,正渐成风口,值得一搏。

二是投资汽车可与房地产有机结合,形成“地产+产业”新模式,推动地产公司转型发展。这既可以方便地产公司拿地,又可以在公司名片上贴上“高科技”“实业”等新标签,既有面子又有里子的事,何乐而不为?

上述两个原因可以说解释了大部分地产商跨界造车的动机。

“市场在哪里,投资就到哪里。”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总监严跃进表示,新能源汽车是政府重点支持的领域,也是制造业转型升级下的新市场机会。

当下国家对新能源汽车发展高度重视,产业转型升级背景下,各地政府都不想错过新一轮造车潮,纷纷以提供土地、基金支持、税收优惠等方式吸引新能源汽车产业入驻,毕竟汽车产业对当地GDP和就业有明显的带动效应。2017年9月在贵州成立的初创车企新特汽车就是由中国第八个国家级新区贵安新区一手打造。

今年4月8日,FF在国内的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以3.641亿元的低价拿下广州南沙区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即与政府的意愿以及恒大的支持脱不开干系。坊间此前传闻,这块地之前是为特斯拉预留的,不过特斯拉最终选择落户上海。从对这块地的用途、开工期限等限制细节看,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能否落地尤为上心。

孙勇也表示,当地产商造车新势力、加上已形成的互联网造车新势力进入汽车行业后,汽车产业将打破原有的边界,迸发出新的活力,这对中国汽车产业整体发展来讲,是一件好事。

不过,新能源汽车这块大蛋糕也不是那么容易吃下去。

王健林随董明珠高调造车两年后,2018年以来,珠海银隆在拖欠货款、骗补、停工、裁员的风波中苦不堪言。碧桂园携手打造千亿汽车小镇的沃特玛因负债20亿美元资金链断裂,已于7月1日全体员工放假,停工停产,濒临破产边缘。

这些都在给现下的参与者以及未来的入局者发出警醒:造车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汽车分析师贾新光对AI财经社表示,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确实存在投资过热,但是风口就在这儿,资本暂时还不会拒绝。

封面
进击的BA,模糊的T
这三家公司处于“双重时空”中,前一个时空叫互联网,后一个时空是新科技赋能。
对阵
阿里腾讯门店零售解决方案初步成形!
尘埃落定
89天后,陆奇一箭三雕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