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二到老大的路,是世上最凶险的路
评论 2018/08/11

带头大哥小A的规矩

有一家公司,一百多号员工,公司治理结构有点怪,CEO只是挂个名,负责一些婆婆妈妈的协调工作,反而是业绩最好的那八、九个员工,成为实际意义上的管理层,其中业绩最好实力最强的小A,高举“公司文化代言人”和“业绩长期第一”两面大旗,完全以“带头大哥”自居。 

为什么会形成这个奇怪的体系呢?因为员工之间的业绩相差很大,又不稳定,导致谁也不服谁,有一段时间,实力最强的几个——小B、小F、小G、小J都想当老大,打得头破血流,公司差点儿完蛋。

幸好,一直冷眼旁观保存实力的小A,到了最后跳了出来,联合小B打得小G、小J跪地求饶,从此确立了霸主地位。

有了公认的“带头大哥”后,立了一套新规矩,由小A根据每个人的能力分配客户,小A表面也有自己负责的客户,但因为控制了财务,大家每做每一笔业务都要跟他先借钱,相当于开了一家印钞厂,小A的主要收入主要来自于这个。

虽然不是那么公平,但毕竟有了一个稳定的体系,所有人就一门心思地搞业绩,中间也有个把挑战者,也闹了几次管理层内哄,但这个大的格局修修补补,居然又用了很长时间,公司也经历了史上发展最快的一段时间。

只是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随着一个新的挑战者小C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所有人都嗅出了一丝改天换地的危险气息。

这个小C到底危险在哪儿呢?

从昔日老大,到今日老二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现在的“带头大哥”小A还没进公司,公司里的老大正是这个小C。只不过小C个性奇特,独来独往,除了身边几个小弟,对其他同事,总是一副鄙夷的神情。

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一旦小B、小F、小G,甚至小C当年的小弟小J业绩都起来后,小C仍然不思进取,盲目自大,最终被哥儿几个联手做掉了,瓜分了小C的业务。

小C从老大一下子变成了“破落户”,面子上挂不住,连心态上都崩溃了,罢工了一段时间,甚至想过另立门户,最后发现,还是肚子问题最重要。

小C只好默认了带头大哥小A主导的“公司新秩序”,接受了小A分配的最脏最累利润最少的业务,从最低层员工重新开始。

要说小A真的不了解小C,那么多年老大也不是白当的,小C可谓家学渊源,什么“卧薪尝胆”、什么“韬光养晦”、什么“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整合改造一下,竟形成了一条新的业务发展战略——“低端破坏性创新”。

每一块业务,小C总是从“精英集团”不屑做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最低端的客户入手,完成原始技术积累后,逐步进行技术升级,始终以较低的成本不断向更高端市场推进。

而原先把持这一块业务的“精英集团”只能一步步退缩到最高端,最后,终因市场规模太小,而彻底放弃这块业务,让小C占据了从低端到高端的整个产业链。

以典型的“低端破坏战略”为驱动,小C竟然在大部分业务中都占据前几名的份额,业绩从排名垫底,一步步的向上超越,最终打败长期排名第二的小J,终于又回到了老二的位置上。

这么一来,小C就麻烦不断起来。

首先给小C扣上的,是一个“破坏公司文化”的帽子,精英集团提倡“快乐工作”,不加班,不打卡。可小C是个标准的“工作狂”,每天加班到凌晨,不光出来的活好,价钱也公道,客户慢慢地都跑到小C那儿了。 

但小A一帮人不干了,说小C是“不公平竞争”。小C好生委屈,我特么自愿加班,不拿一分钱加班费,怎么就“不公平竞争”了?老子要是从明天起不干活了,你养得起我吗?

另一个罪名是“窃取同事功劳”,小C就更不服气了:你们自己成本高来跟我谈合作,我不懂的技术你们当然要负责把我教会。而且大头利润都被你们占有了,怎么就成了“窃取同事功劳”了呢?

最后小C也看出来了,什么“不公平竞争”,什么“窃取同事功劳”,根本就是个幌子,你发展太快了,搞得大家都很尴尬,毕竟这个“精英集团”并没有给你留下位置。

更尴尬的是,照这个趋势,小A的“带头大哥”的位置也是岌岌可危,这才是小C的最大麻烦。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和小A硬拼,要是小A真的下决心对付他,还真是凶多吉少。

关键是小A会下这个决心吗?

  

不能用钱解决的问题

这个决心确实不好下。

从历史上看,在“精英集团”中,小A是对小C敌意比较少的一个,小A崛起之时,小C已经没落,反而没什么积怨;也是因为小A本身实力太强大,小C怎么看都不足以成为他的敌人。

从利益上看,小C冲到第二,小A得到的好处也不少。因为他管着账,每笔业务都可以收“铸币税”,小C发展得越快,两人利益捆绑得更紧。

而且,小A这些年“收税”的生意做得太舒服了,业务有点生疏了,要是少了小C这种能力强又能吃苦的人,恐怕整个公司的业务都要捅出一个大窟窿。

从更深层的战略上看,“精英集团”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在这群的人看来,小C一直是一个危险的“异己份子”,跟整个公司大文化格格不入,特别是HR的那帮人,年年给小C思想考评不及格,强烈要求辞退。小A当年拍过胸脯担保,只有把小C纳入业务体系,给他好处,才能从内到外用公司文化改造他的思想,把他彻底变成自己人。

基于这些原因,小A隔三差五就要敲打小C一番,而小C的办法,无非就是给老大“多上点香”,含混过去。

所以,这回小A在业务会上把小C的“五年发展新计划”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之后,小C还是老办法,结果让他大大意外,小A竟然认为他反省不够深刻,暂停了他的某项业务。

小C终于从中清醒过来,回想这些年小A对自己的评价,他意识到与小A的关系已经处在一个危险的十字路口:

最早的“建设性的战略伙伴”,那是说你又穷又听话;

后来的“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那是说你不穷了,但是还算听话;

再后来的“相互尊重的竞争关系”是指你不穷了,也不听话了,但还是利用价值大于敌对价值;

现在呢?“主要竞争对手”是说你有钱了,不听话了,居然开始跟老大抢生意了,未来甚至有另立财务部,威胁整个公司安全的可能。

俗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换句话说,当问题不能用钱解决时,就变成了一个大问题。而老二对老大的威胁,从来都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这么多年的合作模式,终于走到了尽头。不过小A仍然给了小C最后一个机会——一份“安全声明”。

刘溢油画作品《2008北京》

  

安全声明 

小C以前写过一本书,叫《三体》,这个书认为整个宇宙就是一个“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在隐藏好自己的同时,消灭每一个暴露的文明。书中,人类天真地向宇宙问好,暴露了自己的坐标,这才意识到危险,来自超级文明的毁灭性打击随时可能到来。

人类绝望地想:自己可不可以发出一份表明自己绝对无害的“安全声明”呢?

结果还真有一份“安全声明”——把太阳系的光速降低到宇宙第三速度,太阳系将变成一个低光速黑洞,叫“黑域”。

“黑域”绝对安全,因为低光速世界里计算机只能以极低的速度运行,永远无法威胁到外界,黑域外的文明就不会浪费资源攻击他们,但人类将付出 “技术自残”的代价,永远退回到电脑发明之初的社会。

小C写完书,就丢在脑后,却被小A看到了,认真地看了一遍后,大大赞美了一番,还给书发了个奖。

小C回头一琢磨,终于明白小A的意义了,这就是他要的“安全声明”啊。小A之心,已经昭然若揭了——

第一,我们承认不可能改造你,甚至有被你改造的危险,所以,我们不再有成为伙伴关系的可能;

第二、为了维护公司现有秩序,你必须证明自己不会成为公司文化的敌人,所以,你要给大家一个“安全声明”;

第三、“安全声明”就是以“抹去记忆”的方式,放弃所有高端业务的能力,永远不进行技术升级,保留在最初设定的合作方式上;

第四、如果你拒绝,你就是公司的敌人。

愤怒的小C当然满口回绝,可回家仔细想了一想前因后果,忽然意识到,以前还真有人做过这份“安全声明”。

左右为难

现在公司排名第三的小J,当年确实发过一份“安全声明”,甚至是自愿发的。

当年的小J也如同今天的小C一样,以势不可挡的发展速度,直逼小A老大的位置,同样,也有人不怀好意地写了一本叫《小J可以说不》的书。

其实小J是真的不想说“不”,很多年前的惨痛失败,已不可磨灭地停留在他的记忆中,融入他的基因。比起当老大的那些未来的好处,挑战老大才是实实在在的危险,实在没必要去冒这个险。

可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不可阻挡地要发芽。经过多次讨价还价后,一份对小J伤害最小,又能让小A放心的“安全声明”终于了出来了,不是“技术自残”,而是“财务自残”——小J向小A借了一笔他永远也还不清的“高利贷”,全面收缩业务线,终于重获小A的信任。

虽然“安全声明”的代价远超小J的预期,造成业绩发展停滞,但比起被小A直接打压,这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小C转念一想:

——小J毕竟是当了这么多年的马仔,以小A跟我的信任度,一个“安全声明”真得能换来真正的安全保证吗?

——而且小A现在想要的“安全声明”,严厉程度超过当年小J的那份,还不如放手博一把?

——可胜算实在不大啊?

小C毕竟家学渊源,他知道,有时候历史可以告诉你的,比最有远见的分析师更多。

比如说,小A当年是如何取代当时的老大小B的呢?

从老二到老大的路

从老二到老大的路,是世上最凶险的路,所以才有人总结了一个叫“修昔底德陷阱”的词。

但老二成功替代老大,却绝非没有先例。

当年,小A的实力早在当时的老大小B之上了,可硬是低调了几十年,避免了过早成为“老大的敌人”,避免了硬碰硬的两败俱伤。等到小B自己也承认实力不济之后,这才顺理成章的当上老大。

再往前想想,当年打败小C的是小B吗?不是,在小B来打自己之前,自己早就成了一个“泥足巨人”。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强者,也没有永远的真理。如果老大要衰落,就算没有挑战者,他也一样会衰落。

打败老大的,从来都是老大自己。

老二挑战老大的路,也是满满的套路。最好的办法是远远地跟在老大后面,一定要保持距离,就算你的实力已超过老大,也一定要低调,藏好自己,做好清理。

孙子曾经曰过: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口号啊,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实力,等一等你的影响力,等一等你能证明自己“大而无害”的理论建设能力。

哪怕牺牲一点发展速度,提高一点发展质量。相信该是你的,早晚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你抢不到。

封面
进击的BA,模糊的T
这三家公司处于“双重时空”中,前一个时空叫互联网,后一个时空是新科技赋能。
对阵
阿里腾讯门店零售解决方案初步成形!
尘埃落定
89天后,陆奇一箭三雕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