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的中国矿工大军:如游牧民族,追随低廉电价全球流浪
大事件 2018/08/10

中国的比特币矿主们,正在进行一场浩浩荡荡的大迁徙。

长江流域整治小水电、新疆清退挖矿企业……近期的种种消息,让他们陷入焦虑。

就像游牧民族,他们开始了全球迁徙。

低廉的电价就如水土肥美的草原,让他们苦苦追逐。

为此,他们不惜流浪全球,去俄罗斯,去吉尔吉斯斯坦,去拉美,去蒙古……

01 战战兢兢

中国的比特币矿工大军,正在开始全员的大迁徙。

据多位从业者估算,中国矿工总数,已超过4万人。

他们要么隐居深山,在四川的水电站旁边蛰伏;要么深入戈壁,在新疆的风力和煤炭富有地扎根。

而如今,中国已经有点待不下去了。

“因为政策问题,现在大家都战战兢兢。”矿主吴迪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他在四川和新疆都有矿场。

6月19日,审计署发布《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审计结果》,曝光了长江流域小水电建设带来的生态问题。

报告指出:小水电无序开发,建设密度过大,导致333条支流断流。

媒体调查则发现,河流断流,对当地生态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比如很多水生生物,已经灭绝。

“长江流域整治小水电”这个话题,开始引发矿主关注。

“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的小水电,都可能面临被拆除的风险。”吴迪说。

一个装机容量5万千瓦的小水电站,可以带动一个有3万台机器的矿场。如果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的小水电站被关闭,旁边那些3万台机器以下的矿场也会被影响。

而这种规模或低于这种规模的矿场,在四川矿场中,大概占60%。

也就是说,四川60%的矿场将面临拆除风险;而四川的2.5万矿工中,有1.5万可能面临失业风险。

四川雅安矿主王焱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现在是丰水期,不会整治小水电,但再两个月,到了枯水期,估计可能开始。“那时,小矿场可就遭殃喽。”

“一旦政策真的下来,对四川中小矿场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吴迪说,虽然现在还没收到消息,但在国家越来越重视生态环境保护的情况下,这是大势所趋。

除了四川之外,在中国第二大挖矿重地新疆,矿主们也处于风声鹤唳中。

7月24日,一份关于新疆清退违规用电“挖矿”企业的红头文件,在矿主中流传开来。

很多人都在求证文件的真实性。

文件显示,新疆政府要进一步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和生产领域的整治力度,积极引导挖矿企业退出。

新疆的很多矿主,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新疆矿主薛保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石河子某工业园区内,已经有两家矿场被清退,“主要是因为套政策”。

“套政策”是挖矿业内的行话,意为利用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把矿场包装成高新技术企业,以获得低价电力。

“套政策能拿到每度0.28元的电,不套是每度0.34元左右。”吴迪说。

而这两家矿场被清退,就是因为以科技公司的名义嵌套,实际在干挖矿的买卖。

吴迪说,自己的一个客户也收到了清退通知,正在紧张观望。

新疆的挖矿生意,到底在发生怎样的变化?

为了一个招标,李鑫已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招标的地点,在新疆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五彩湾工业园区。他打算把矿场建在这里。“投资近1亿,是10万台矿机的量。”李鑫说。

在这里,能源不是问题——这里有全国最大的整装煤田,储量达3900亿吨。

对于李鑫来说,合规才是大问题。

首先,工商税务要无问题;其次,还要和国家电网签订用电合同。

保证这些繁琐的手续合规之外,还有环保风险。

只有几千或几万台机器的小矿场,竞争不过大矿场,只能和一些小型的火电站签合同。

“火电站越小,就越容易污染超标。”在火电厂工作过的王翰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新疆地方高层更关注环保,一旦发现小火电站污染,就会让其关停。”薛保说,此时,小矿场也会遭殃。

手续合规、环保合规、经营合规,新疆的挖矿生意正在脱离蛮荒时代,走向合规发展。

02 集体出海

中国,已不再是最佳的驻留之地。

随着挖矿成本的增加,中国的电价已毫无优势,加上各地政策的不稳定,中国的矿工大军,开始了大迁徙。

与其在这里被一点点榨干利润,还不如去国外捞油水。

矿工出征的第一站,就是吉尔吉斯斯坦。

吴迪的公司已经在吉尔吉斯斯坦布局了三个矿场,其中有两个空着。

“那边对矿场的政策比较宽松,我主要把它们作为新疆火电矿场的替代场地。一旦新疆政策出现变化,我可以第一时间把矿机转移到吉尔吉斯斯坦。“吴迪说。

中国矿工正如游牧民族般,追逐着低廉的电价,全球流浪。

除了吉尔吉斯斯坦,大量的低电价国家,都在成为矿工大军的出征之地。

“俄罗斯联邦大型矿场欢迎入伙。电价0.1- 0.2元/ KWH,可以为你的设备购买保险。”5月22日,比特币论坛中文版出现了这样一个帖子。

越来越多的俄罗斯矿场开始在中国招揽矿主。很多中国人去当地,和俄罗斯人合伙开矿场。

负责在中俄之间运输矿机的服务商,也出现了。

“普快陆运3.5美元/公斤,保险费是货值的2%,汇率按收货当日现汇计。”中国矿主Alex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他的矿场就在俄罗斯的车里雅宾斯克,有上千个机位。

Alex俄罗斯矿场的里外

“比特币本身就是属于全世界的,当然是哪里成本低去哪里挖。现在各个国家对比特币的态度不一样,大的矿场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Alex认为,出海,在几年之内会是常态。

常年的低温和低廉的电价,是让他来到车里雅宾斯克的主要原因。

“这里位于乌拉尔山脉东麓,全年最高温度不超过25度,进入十月就开始降雪。我和当地电厂签了合同,直接从电厂拉了一根线过来,算下来,一度电的成本在0.25元左右。”Alex说。

得益于苏联时期的重工业建设,俄罗斯有大量过剩的便宜电能。俄罗斯经济和自然垄断研究所经济主管 Sergei Repetyuk曾对媒体表示,即使在耗能高峰期,俄罗斯也有超过40%的产出能源未被使用。

在这里,你甚至可以用核电站挖矿。

而蒙古,也向中国币圈抛出了橄榄枝。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年初,蒙古的高层曾和多位币圈大佬接触,表示欢迎他们到蒙古挖矿。

蒙古有大量的风力发电资源,能以优惠价格提供给中国的挖矿大军。

币圈大佬们为此组建了几个挖矿战队,深入蒙古。

而拉美和东南亚一些有便宜电力资源的国家,都纷纷向中国抛出了橄榄枝。

“我已经接到了十几个国家的邀请。”一位掌控巨大算力的中国矿主称,大家都希望在中国庞大的算力蛋糕上切一刀。

这块市场有多大?

目前中国的比特币算力,占全球算力的七成左右。

按照现在的比特币生产速度,中国一年的比特币产量为46万枚,以今天的价格计算,就是200亿人民币左右。

但似乎,中国并不希望保留这些矿主大军和这个百亿的产业链,一点点将其往外推。

其他国家不会放过这片百亿市场,正在张开双臂拥护。

03 海外风云

但国外也并非看起来那样黄金遍地。

国外的政策也会摇摆,风险很高。

吴迪听说,有一些运到俄罗斯的矿机莫名其妙丢了。

在俄罗斯开矿场的黄都则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自己被骗了,“去开矿场,交完押金就不让修了。”

实际上,在俄罗斯挖矿,因为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最需要解决的,就是本地化的问题。

“一定要和当地人合作,而且是当地讲信用的俄罗斯人。”Alex说。接下来,就需要按照正规公司的流程,一步一步来。这是他在安全方面的经验之谈。

他的妻子是俄罗斯人,俄罗斯岳父帮他找到了靠谱的当地合伙人。目前,他在俄罗斯矿场的所有事,都有合伙人打理,基本不用他去做。

至于当地政策方面,Alex表示:“没有明确禁止,但也没有明确放开。有当地合伙人,他们帮你搞定一些关系的话,就还好。”

“比国内好一点”,他这样形容在俄罗斯挖矿的处境。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像Alex一样幸运。

在出海这件事情上,大部分矿主们仍然顾虑重重:既害怕国内政策变化,也害怕国外不安全。

而现在出海的主力军,大多数是有当地政府关系或强大靠山的大矿主。

独立出海的小矿主,常常任人宰割。

但出海趋势,已势不可挡。

在区块链世界里,矿工群体是一个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

哪里有便宜的能源和许可的环境,他们就会往哪里迁徙,一路奔波,风尘仆仆。

渐渐丧失核心算力地位的中国,未来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比特币世界的版图,又将如何划分?

封面
农业机器人崛起
微型自动化机器可以照顾农作物的整个种植过程,使用更少化学品更环保,更低成本也更高效。
活在底端
中国AI产业链中艰难生存的“人工”团队!
安静的先驱
他是微软联合创始人,他以安静和持久的方式创造了神奇的产品、经验和制度,并改变了世界!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