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豆:伤心太平洋
大事件 2018/07/12

7月6日,特朗普在前往蒙大拿州参加集会的途中,在空军一号上宣布美国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随后,中国发起反击,对原产于美国包括大豆在内的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此前,中国对美国进口大豆的关税仅为3%。

消息一出,引发了大豆期货市场的波动。当日,CBOT(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期货再度走跌,合约均创新低,11月大豆合约收跌8美分,报每蒲式耳8.55美元,创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位。

对美国豆农而言,保本价是10美元每蒲式耳,如果豆农以低于10美元每蒲式耳的价格卖掉,无疑亏本。

东方艾格大豆行业分析师傅真真告诉《中国企业家》,关税新政实施后,美豆期货价格一直处于下跌状态。

美豆一直是我国进口大豆的主要来源。根据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7年我国大豆总进口量约为9552万吨,美国大豆约为3285万吨,占到了三分之一。

大豆出口受阻,美国农贸易市场陷入了不同程度的焦虑。如果将焦虑的杀伤力分级,那么来自上游的美国农场主的焦虑无疑是最高的。

着急上火的美国豆农

有30多年农场运营经验的美国中西部伊利诺伊州农场主约翰在接受央视采访的镜头前,表现得忧心忡忡。

今年约翰一共种植约1500亩的大豆。再过几个月,大豆成熟收割,按惯例,他家的大豆大部分将进入中国市场。但今年情况变了。

他说美国政府的做法会让他们失去中国这个最大的大豆出口市场。他担心生计,开始限制妻子“买买买”,以缩减开支。

“过去一个多月,表面看似波澜不惊,实质上因美豆价格波动大,期货价格一直不高,大家还是比较紧张的”,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生活了15年的 Gary Mao说。

Gary Mao是美国西北谷物公司的总裁。进入今年4月,他和合作三年多的杨慧臣就不再签新单,只有之前的一些合作在延续执行。杨是中国厦门市明穗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的经理,负责公司的国际贸易业务。据统计,我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进口关税,将使美国大豆进口成本增加700—800元/吨,较巴西大豆高300元/吨左右。

“合作只得搁置或转移。他(杨慧臣)去加拿大打通新市场了,等跨过这个节点,看看情况,再开始合作吧!”Gary说。

暂时被迫搁置的合作,给大豆供应链的上游带来沉重打击,美国豆农们表现得焦灼不安。

Gary告诉本刊,和他打交道的一些美国豆农这两天“着急上火”,无奈“有市无价”,豆农们因价格太低而不愿意卖。按照以往销售情况,今年新大豆到现在应该已完成30%-40%的销售。最近豆农们担心9月的新豆难逃“烂在地里”或久置变质的命运。

每天都和豆农们见面的Gary相对表现得淡定一些,因处理及时,手上的存货已开始转移,“损失不大”。

“对于企业而言,只要保证农产品货物处于不断运输的状态,遭受的损失就比豆农小很多。”一位不具名美国谷物业内人士向本刊透露。Gary坦承,现在是豆农的危险期,一旦收购方以较高的价格收购美豆,消费方的价格也会相应增加。

傅真真分析,加征关税后,供应链的每一环都会被加价,但下游消费者因此受到比较大的影响,最终为此买单的也是消费端及离消费端最近的人群。

对于美国而言,“中美贸易战,是底层老百姓吃苦。不过,现在大家完全是在看政府的脸色和决策做事,有点’命悬一线’。”Gary感叹道。

在这场围绕大豆供需的博弈中,豆农、美豆贸易商等各方都命悬一线,他们在观望中寻找出口。

在美国,多数焦灼的大豆农场主们只得等待。虽然急于脱手,但在报价和出手时机上也表现得更为谨慎。他们一边面对往来的收购方,彼此掰扯着价格;另一边还要担心着9月新豆的价格和销路。

Gary说,美豆的成交价曾高达500美元每吨到600美元每吨,此前的交易价格是384美元每吨,受加征25%关税影响,他给了豆农200—300美元每吨的价格,不过最终未成交。

也有难以忍受等待的种植者奋起,通过美国大豆协会(ASA)来对国会进行游说,希望特朗普重新考虑关税。“毕竟中国这个市场需求量很大,他们是不会放弃的。”Gary说。

在美国,游说国会是拯救并保证商业利益的一种手段。一般企业会通过联名上书、发公开声明、参加听证会等方式来对政府进行游说。

据环球网报道,7月9日,美国爱荷华州大豆农场主、美国大豆协会会长约翰·海斯道夫就关税对美国农民的影响发表声明称,对大豆征收25%的出口税,会对美国农民造成严重损害。

据上述不具名美国谷物业内人士介绍,很多美国豆农或贸易商除了通过协会或组织来进行游说,还会单独行动,或在公开场合发言,表达自己的观点,但目前收效甚微。

而大多数美国贸易商的想法是,“再等等,两三个月之后中美贸易战会迎来一个转机”。中美贸易话题在美国一直备受热议,目前美国呼吁自由贸易的声音很高,一些贸易商认为转机将至。

7月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给予进口中国商品的美国公司90天申请豁免增加关税,公示14天后根据公众意见决定,向部分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有望取消。至此,有的贸易商认为中美双方缓和空间很大,或许中国政府也会做出针对谷物产品的相应关税调整。

美国也有不少贸易商还处于囤货、观望状态,不过真正有动作的人较少。“在正式实施加征25%关税之前,的确有很多企业大量进货,但截至7月7日已全部停止”,上述不具名美国谷物业内人士告诉本刊。

贸易商进退两难

2018年7月7日,中美贸易战大幕拉开的第二日。两位大豆贸易商的焦虑,跨越了12个时区。

这一日,正值中国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暑,国内的大豆处于疯狂生长期。福建省厦门市高崎国际机场,上午9时左右,杨慧臣匆忙登上了飞往加拿大的航班。

杨慧臣登机前,他给远在美国的美豆贸易商兼朋友Gary Mao打了一通话,电话沟通内容主要是他的客户急需一批用于饲料加工的大豆。

鉴于目前美国大豆被中国征收25%的关税,公司将进口大豆的渠道重心由美国转向了加拿大,此次他被派去打探加拿大市场。

电话的另一头,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已入夜。挂掉电话的Gary Mao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条关于美豆价格下跌的状态,他的朋友们留言调侃互动,基调一致,“其实大家都很无奈,对中国大豆等农产品市场感到心灰意冷。”

2003年,Gary Mao 追随当时的“出国热”来到美国闯荡。此前,他在国内做国际谷物贸易业务,积累了大量的国内外客户,这帮助他后来顺利进入美国一家做国际贸易的外资企业Scoular。

半年后,离开Scoular的Gary发现了商机,彼时中国出口美国的农贸产品很多,而美国出口中国的农贸产品相对较少。他还注意到,可以利用从美国运到中国的空集装箱运输农贸产品。

很快,他创建了美国西北谷物公司,这是一家做谷物产品(大豆、玉米等)和饲料原料的集装箱运输的服务公司,服务包括运输物流和终端服务。

不同于大公司大批量散船出口模式(散船模式对资金和数量要求高,一次运量在5万-7万吨,资金高达上千万美金),这家公司主要面向全球的中小客户,相对小巧灵活。

起步时资金匮乏。一次偶然的机会,Gary和日本一家公司达成合作,他提供渠道和资源,且负责运营,后者负责提供资金,双方根据利润进行分成。

他的公司体量虽然不大,但每年收益较为平稳。加征25%关税的政策一出,公司收益就要大打折扣。Gary Mao告诉《中国企业家》,公司出口中国的大豆占到出口总量的50%,其他出口到东南亚各国。去年公司销售额达到2.4亿美元,大豆占整个销售额的30%。

受此次加征25%关税影响,预计2018年全年大豆销售量将减少30%,“4月份停掉对中国谷类出口的业务后,同期大豆月销售额就下降了近50%左右。”Gary说。

今年4月,回国参加上海大豆展的Gary嗅到了国内对美豆等加征关税的风向,彼时他决定先停掉部分对中国出口的谷物产品和饲料原料业务。

据Gary介绍,从今年5月开始,国内对奶制品、豆制品的检查变得严格起来,这让贸易商们变得小心谨慎,“不敢做中国的业务了”。他的客户也更为敏感,“客户不愿意进口了,因为一旦出现问题,就要由客户自己来承担。”

杨慧臣也嗅到了政策风向。4月底,杨主动找到Gary,他直言中国可能会加征关税,请Gary帮忙“洗货”。彼时,杨还有一个2000单的合同在Gary手里。

杨所在公司每年进口谷物产品总量220万吨,大豆仅占15万吨,但全部为美豆。今年上半年,杨从美国进口50000吨—60000吨大豆,和Gary合作的就有10000吨。Gary答应帮杨将这批大豆卖到台湾去,“当时我买的时候是400美元一吨,他帮我以390美元一吨卖到台湾了。”杨慧臣说。

大洋彼岸的美豆对中国市场如今只能望洋兴叹。对于贸易商而言,这个节点的进退维谷,就像横亘在两国之间的太平洋,宽广且深不可测。

“政策或许有转变,再等等看。”一位美豆采购商如是说。另一位美豆采购商则考虑暂时放弃美豆,从巴西、加拿大进口。

傅真真介绍,国内对于大豆需求,主要用于压榨产生豆粕和豆油,而豆粕是国内动物饲料的主要蛋白质来源,用于压榨的大豆主要来源于进口大豆,国产大豆主要用于食品加工等。

相关数据显示,从今年4月下半月开始,国内豆粕库存一直处于攀升状态,到120万吨以上的高位后才有减少迹象,但下游的饲料厂家、养殖场和贸易商一直处于观望。

7月6日下午16时左右,一位国内某公司油脂贸易部工作人员告诉本刊,公司使用的均为巴西大豆,目前还未受到影响。

 

国内加工厂转战其他国家

在中美贸易战的各个重要节点上,国内各加工厂表面上平静,其实早已暗潮涌动。“他们其实也很焦虑,不得不委托我们帮忙将渠道转到加拿大或巴西”,杨慧臣告诉《中国企业家》。

加拿大的大豆比美豆的质量差,从加工后的产品而言两者相差的价值在100元左右。巴西大豆的缺陷是颜色比较红,感官比较差,但是质量和美豆没有多大区别。

可以看到的是,国内大豆市场正进入一个“过渡期”,即进口大豆从严重依赖美国和巴西转向分散至其他国家。一位大豆协会人士告诉本刊,接下来中国会寻求大豆进口多元化,从美国和巴西以外的国家进口。

杨慧臣此次之所以选择加拿大,是因为去年和加拿大进行了合作试水,购买了几万吨的黄豆,“发现质量还不错”。但他告诉本刊,如果美国大豆没有被加征关税的话,他依然会选择美国大豆,“美国的(大豆)质量更好一些”。

不过,国内一名油脂贸易主管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这个节点上大多数中国买家不会选择进口美豆。

如果中国暂时性放弃美豆市场,有哪些国家的大豆可以成为备选?

多数接受记者采访的人一致认为,中国应急方案首选自然是巴西和阿根廷。此前,德国一份行业刊物《油世界》预测,中美贸易战将南美大豆所占中国大豆进口总量的比例提高到90%。从2018年6月到12月,巴西和阿根廷对中国的大豆出口量将分别增至3200万吨和200万吨。

不过傅真真认为,随着美豆价格下跌,巴西大豆的价格也开始上涨,且大豆还存在一定生长期,又恰逢巴西大豆生产的“小年”,“除了依赖巴西,中国还需要从俄罗斯、乌克兰等国进口。”

也有分析认为,俄罗斯的供应能力有限,因其农业相对落后,配套的物流等基建设施尚未完善,三年到五年之内不一定能实现对中国市场的大量供给。上述大豆协会人士称,“东南亚的几个国家基本上没有向中国大量输出大豆的能力,这些对中国市场无疑是‘杯水车薪’”。

傅真真进一步分析,中国对美国大豆有每年至少3000万吨的进口需求一直存在,而国内大豆供应能力有限,我国的大豆产量仅为1000多万吨,根本无法满足整个市场。“即使黄淮海、东北一带都种上大豆,但因国产大豆主要是用于食用,用于工业饲料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

在加征关税政策实施之前,一些中国贸易商找到美国谷物协会寻求合作,他们希望侧重开发高端产品,以往他们主要进口价格较低的大豆作为饲料谷物,如今会考虑进口一些用来制作食品的大豆,同时开始了解新的产品线和市场。

“寻求其他代替品有限,并非长久之计。从长远来看,只有提高加工利用率、饲料转化率,减少浪费,才是根本之道”。傅真真说。

对数字和市场敏感的Gary认为要随着政策的变化而做出相应调整,从而规避企业风险。接受本刊采访时,他已经和新的市场及买家联系,“增加美国大豆到日本、韩国、东南亚国家的出口量,另外,增加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大豆到中国的出口量。”

损失惨重的五艘高粱船

彻底停掉一些中国市场业务之后,Gary无奈地表示,“我们真的不愿意看到中美打贸易战,这是两败俱伤的事情”。

中美贸易战一打响,除了美豆陷入困局,平行谷物产品中美国玉米和高粱的处境也并不好。

数据显示,加征关税新政直接导致美国玉米、高粱等农产品进口完税成本提高300元/吨左右。业内人士称,该政策短期内不会带来国内玉米供给紧缺,对国内玉米价格的影响也较为有限。

中国一直是美国玉米最大的出口国,中国消费了美国接近四分之一的玉米,仅2017年就进口了283万吨玉米。关税新政无疑将美国玉米推到了滞销境地。

美国出口中国的高粱,命运也经历了“一波三折”。一位在美不具名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今年4月底,五艘高粱船从美国港口出发开往中国,每艘船的运货量为5万吨—6万吨。

4月18日,中国商务部称,要求进口原产自美国的高粱向中国海关缴纳178.6%保证金。彼时,五艘船未行至中国港口。据路透社报道,这令五艘无利可图的高粱船突然改变航向,一直在海上飘摇,目的地不明。

5月17日—18日,中国就中美贸易问题进行磋商,发表声明称双方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在海上飘摇了近一个多月的五条高粱船预感会有转机,调转船头,继续往中国港口方向航行,待到达中国港口时,已是7月初。

7月6日的“火药味”令这五艘船放弃靠岸的想法。上述在美不具名人士称,五条船上的高粱最终全部直接卖掉,但“损失惨重”,金额不详。

同样是7月6日,一艘满载7万吨美豆、飘摇在太平洋上的“飞马峰号”货轮在微信和推特上刷屏,它与时间赛跑、避开加税的愿望最终落空。

在“飞马峰号”货轮刷屏后第二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给予进口中国商品的美国公司90天申请豁免增加关税。

有人说,一旦实行90天申请豁免增加关税,如果“飞马峰号”货轮停靠在美国的某个港口,就不会存在“只要跑得快,关税追不上”的情况。

在国内舆论还在讨论“飞马峰号”上的大豆何时进入抛锚区时,一位接近美国海关的人士告诉本刊,美国海关有一个“预清关”环节,和中国清关程序不同,一般国外货轮到达中国港口,需要排队递交清关材料,依次等待;而在美国,只要货物离港时就可以提交材料了,也就开始进入到“清关”程序。

截止发稿前,一位不具名人士告诉本刊记者,7月6日下午3点半,“飞马峰号”在16时30分左右就进入报告线,并为海事局AIS识别,约17时30分左右抛锚。该人士称,并没有迹象显示“飞马峰号”之前就在大连辖区停靠。

满载美豆的货轮引发关注的热度逐渐减退。中美两国贸易战大幕拉开,拉锯战下的大豆进退维谷,未来大豆命运将走向何处?

封面
下错注
虽然中国赞助商没有缺席世界杯,但27家中的19家企业提早出局!
活雷锋
许家印输血贾跃亭留后手,孙宏斌救完乐视救万达!
AI炒鱿鱼
叫嚣着要取代全世界的人工智能,终于在最近陷入了失业的烦恼。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