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特斯拉
大事件 2018/07/12

从上海最为繁华的外滩与南京东路交界处——和平饭店望去,是川流不息的黄埔江和陆家嘴金融中心。这里,曾接待克林顿、马歇尔、司徒雷登等政要和社会名流。

7月10日下午,和平饭店迎来了又一位重要的客人。“钢铁侠”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身穿深灰色西装现身和平饭店,他的身边围绕着中国高级官员、特斯拉中国高管,以及现场不多的三四十名工作人员。

虽然在声响上,刚刚过完47岁生日的马斯克,已比肩乔布斯和亨利福特,成为未来世界的缔造者。但马斯克和特斯拉似乎更愿意制造更多的神秘感,来保持中国粉丝们对他的更高关注度,或者这仅仅是他和公司的一种营销策略。

当天早晨,他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正在泰国参与一场营救——为被困于洞穴中18日之久的小足球运动员提供迷你潜水艇。

在与上海当地政府持续数年的多轮会谈后,马斯克在这里迎来了又一新的起点——短短几十分钟的签约仪式,这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他一手打造的电动汽车品牌——特斯拉的“难产”问题。

特斯拉随后对外宣布了在中国建设美国本土之外最大工厂的消息。具体来说,特斯拉将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Gigafactory 3),预计产能50万辆。马斯克此前曾用“dreadnought(无畏的战舰)”来形容该工厂。

马斯克的伎俩

50万辆产能——也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这是本次签约仪式向外界披露的最核心信息。显然,如此规模产能的汽车工厂,需要一笔规模不小的资金。“15万产能的工厂没有5亿~10亿美元干不下来。”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腾讯《棱镜》。

对于目前流动资金捉襟见肘的特斯拉来说,这是个困难。

4年前,特斯拉计建造一家年产50万辆的超级电池工厂。这个工厂预计带来6500个就业机会,以及特斯拉的明星效应,这激起了美国7个州参与竞标。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包机看场地、各种土地和税收政策优惠、资金支持等,来争取明星项目的落地。特斯拉也贪婪十足地,朝他们频频施压。

特斯拉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电池工厂 

虽然内华达州最终胜出,但它付出的代价是一揽子优惠政策:20年完全免税政策。甚至,马斯克还提出需要提前支付5亿美元的预付款。当然,特斯拉也期许内华达一个20年后的未来——1000亿美元的经济价值与2.2万个工作岗位。

中国的选址,如出一辙。马斯克曾派遣他的中国高管们走遍大江南北。

众所周知,最终特斯拉在中国的产地,花落上海市临港。在此之前,江苏省苏州市与安徽省合肥市曾纷纷向特斯拉抛出橄榄枝,甚至在落户上海的合作敲定之前,河北雄安新区也曾对特斯拉表达诚意。2017年6月,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约现场的照片流出,特斯拉官方仍采用“和上海市政府讨论在沪建厂的可能性”的口径来糊弄媒体。

但即使在上海,金桥与临港两地——双方间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腾讯《棱镜》从相关人士处了解到,上海金桥于2014年起,就开始秘密力促特斯拉的落地,当时规划的厂址紧邻上海金桥备用地IV地块上的凯迪拉克新工厂。彭博社2016年6月曾报道,特斯拉与上海金桥集团签订了一项“非约束性备忘录”,商议该项目双方各投资45亿美元,投资规模总额为90亿美元。上海金桥为此次合作提供土地。

天平在2017年开始倾向临港——有关特斯拉在临港生产的消息不断传出,最终也确定为临港。一位接近上海市政府的人士向腾讯《棱镜》表示,临港之所以能够胜出,关键的因素是比较金桥而言,临港为特斯拉提供的合作条件更得马斯克欢心。

“他(马斯克)只允许引入金融投资者,不允许引入产业投资者,所以金桥的方案被否定掉了。”该人士称,金桥提出的方案是未来的合资公司中,须有国有产业资本入股,这是马斯克不能接受的。而临港则纯粹作为财务投资者入局,这也意味着,特斯拉会先在临港成立独资公司,用于研发、技术服务等。在整车生产环节,特斯拉未来或将与临港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参与特斯拉的整车生产。

7月10日,特斯拉、上海市政、临港集团签约仪式现场

在项目签约之前的5月份,特斯拉在上海注册成立的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获批。资料显示,该公司股东为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为“Xiaotong Zhu”,为特斯拉中国区总裁朱晓彤的音译。

公司主要属于“研究和试验发展”行业,从事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拍卖除外)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

当然,临港还开出了没有任何附加性条件的、更为诱人的税收优惠政策。同时,还有可能存在的工业用地优惠政策。“地方政府为了拉升GDP,给汽车项目提供的土地政策非常优厚。”一位了解汽车项目拿地的汽车公司高管对腾讯《棱镜》表示,他此前所在一个汽车公司在江苏省落户,几乎未产生任何土地费用。特斯拉这样的明星公司,则更不用言说。

围绕着临港为特斯拉预留的工厂,汽车产业链上的相关汽车项目也正被引入。“目前进来的几个是汽车智能网联方面的公司。”临港一位负责招商引资的工作人员对腾讯《棱镜》表示。上汽集团旗下乘用车品牌,在临港也建有生产基地。  

特斯拉的燃眉之急

特斯拉在华建设产能50万辆工厂的消息,似乎无法在短期内解决马斯克的燃眉之急。毕竟,一座如此规模工厂的建设,至少需要2年左右的时间。这也意味着,特斯拉在短期内仍无法摆脱产能受限而引起的交付困局。

根据今年前两季度的数据,特斯拉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的总产量为34494辆,交付量为29980辆;第二季度总产量提高到53339辆,交付量提高到40740辆。

对于炙手可热的特斯拉亲民车型Model 3 来说,交付时间仍然遥遥无期。市场分析公司Second Measure数据显示,截至4月份,美国市场23%的Model 3订单被取消。马斯克在4月份表示Model 3的交付将推迟6~9个月后,当月有约18%的Model 3退订。这甚至导致了特斯拉股东提出拿掉马斯克CEO的提议,最终被股东大会否决。

虽然,马斯克在月初宣布,6月最后一周已实现Model 3周产量5000辆的目标。这些车中的20%,来自于特斯拉临时搭建的帐篷生产线,质量和性能也被外界挑战。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市的特斯拉工厂,是特斯拉目前唯一的工厂。在被特斯拉收购之前,该工厂是通用汽车和丰田汽车的合资公司——新联合汽车制造公司(NUMMI)的工厂,其鼎盛时期的产能约为50万辆。

特斯拉搭建的临时帐篷生产线,用于加快Model 3的生产

虽然无法解燃眉之急,但对于马斯克来说,没有不在中国落地生产特斯拉的理由。

拥有一辆特斯拉,被许多中国人视为成功社会地位的象征。小米雷军、新浪曹国伟与车和家李想——这些互联网大佬们,都是特斯拉在中国的第一批车主。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特斯拉2017年的收入中17%来自中国市场。

中国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广新能源汽车,使得新能源汽车在中国的销量增速迅猛。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年中国市场共销售新能源汽车77.7万辆,相比前一年同期增长53.3%。其中,纯电动乘用车销售46.8万辆,增速高达82.1%。

同时,特斯拉目前仍受到关税政策的巨大影响。按照此前的关税政策,中国政府对进口汽车征收的车价25%的关税,后减少至15%。但6月16日最新的美国进口商品关税政策,将关税上调至40%。随后,特斯拉中国官网也悄然对在售车型进行调价,最高涨幅为25万元。

马斯克47岁生日当天收到了一份大礼,让特斯拉落地中国具备了必要条件。6月2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 (负面清单)(2018年版)”,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其中一条即明确规定“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这为国内外商独资新能源车企的出现创造了条件。

特斯拉的本土化生产,可能是中国新创造车公司噩梦的开始,留给他们的时间已不多。在国产特斯拉还未上路的两年里,对于如蔚来等与特斯拉对标的品牌来说,需进一步加大车型投放力度,并通过提高用户体验和品牌认知,发挥品牌的本土化优势。否则,“狼来了”不仅仅是一句空话。

当然,特斯拉落地上海临港一事,对特斯拉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

签约仪式当天,和平饭店门外,在向政要们展示特斯拉的性能时,特斯拉引以为傲的前方LED屏幕上,马斯克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勾勒出一个笑脸的图案。这,正是他此刻的心情。

封面
突围之路
登陆资本市场,是“矿霸”们共谋的话题。
英伟达跌跤
因为“挖矿”热潮退减,GPU产品需求量降低,导致英伟达的个人电脑代工生产收入下降约40%。
盖茨的新革命
工程师思维可以最终解决公共卫生问题么?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