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反对,格力热恋33天分手
大事件 2018/06/14

格力集团的“造车梦”遇到了拦路虎,这次是珠海市国资委。

6月12日晚间,长园集团发布公告称,格力集团决定终止对其要约收购事项,原因是“未获得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

兜兜转转之后,市场发现格力多元化转型仍是路漫漫,只是留给当事人上下求索的时间可能并不会太多。

33天“恋情”蹊跷叫停 

6月12日,长园集团股价“先知先觉”,收盘前30分钟被大单砸至跌停。当日晚间,长园集团发布公告称,格力集团决定终止对其要约收购事项。

次日开盘,长园集团股价一度延续前一日大跌态势,期间虽有拉升,但收盘时仍跌去近3%。

 ▲截至6月13日的长园集团股价走势

6月13日,市界(ID:newsseeker)从珠海市国资委内部人员处获悉,负责审核格力集团收购案的是规划发展科。规划发展科负责人吴蔚向市界(ID:newsseeker)透露,“终止收购案是国资委的综合考虑”。她不愿透露更详细的原因,声称“以相关公告为准”。

也就是说,在格力集团、长园集团持续33天的公开“恋情”之后,如今竟然因为没有获得格力集团“家长”——珠海国资委的批准而被迫蹊跷叫停。

在33天之前,长园集团收到珠海格力集团的“表白信”——《关于拟向贵公司全体股东发起部分要约的函》。格力集团声称,因看好长园集团未来发展前景,决定以要约方式收购长园集团20%股份,合计所需资金总额为52.46亿元。

格力集团承诺本次要约收购不以终止上市公司的上市地位为目的。在当时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格力集团还声称自身“资金实力雄厚”“资信状况优异”“不谋求控制权”“要约收购系响应国家及珠海市政府发展实体经济的号召,做大做强其制造业板块的战略投资行为”。

恰好布局电动汽车多年的长园集团也是“出身名门”,原本是李嘉诚旗下长和投资的控股子公司。只是,在长和投资2014年前后开始退出之后,长园集团开始通过多轮收购兼并布局电动汽车产业链,近四年时间花费超过60亿元,累计了50多亿元的大额商誉,占比超过净资产的70%,减值风险高悬。

 ▲长园新能源汽车充电站 

双方“一个要补锅,一个锅要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大有一诺定终身之势。33天之后,双方一切回到冰点,长园集团股价“先知先觉”提前一天跌停。

市场分析人士原本预计的格力集团、格力电器在新能源车领域出现“父子争食”的局面,至少在短期内也将不会出现。

“父子争食”未现,双双落空成真 

不仅不会出现“父子争食”,目前的局面反而是格力集团、格力电器的“造车”计划将双双落空。对于格力大家庭来说,“造车”遇挫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16年前后,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董明珠多次在公众场合高调宣扬其“造车”雄心,最终相中当时默默无闻的新能源汽车公司珠海银隆。并于2016年8月,格力电器拟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

收购完成后,珠海银隆将成为格力电器的全资子公司。方案一经发布,却面临质疑声不断,被格力电器投资者指责对珠海银隆给出的估值过高,格力电器增发价又太低。

最终,格力电器临时股东大会上,小股东以股权被稀释为由投了反对票。后来,虽然交易方案经过部分调整,但是仍然未能最终成行。

董明珠的“造车梦”被踩了一脚刹车,格力电器试图切入造车行业受挫。

在收购银隆失败后,格力电器在公告已经透露出些许担忧,“格力依然会寻求新的利益增长点,改善公司的盈利能力,提升公司竞争力。”

长期以来,格力坚定地走专业化发展道路,从家用空调到专用空调,一步一步成为行业领头羊。与此同时,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格力空调业务已经渐渐触及“天花板”。

Wind数据显示,2012年以后,国内家用空调行业整体增长放缓,让依靠单品打天下的格力陷入被动。2012年以后,格力电器营业收入增速一度从2010年的42.62%下降到2014年的16.12%,2015年更是出现负增长的情况,直到经历近两年的小幅增长,2017年的营业收入才达到2014年的营业收入水平。

空调后劲乏力,为格力寻找新的利益增长点,对董明珠来说是迫在眉睫的任务。格力的转型不再是可有可无的尝试,而是一个必选项。

此后,格力在多元化的道路上东奔西突。先是智能家居持续发力,效果不尽如人意。智能家居不行,格力再次切换赛道,一头扎进手机行业,走上“造机”之路。市场似乎对格力手机也不买账。现在,格力电器方面几乎不对格力手机的销量发声。

兜兜转转之后,持续大热的“造车”成为格力电器转型路上的救命稻草。

银隆滑铁卢或起到预警效果 

在主导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一战受挫之时,拥有“造车梦”的董明珠曾公开痛批格力电器股东是鼠目寸光,同时放话“银隆的技术是世界最先进的,新能源汽车是一定要做的。”

相隔不久,董明珠以个人名义拉上万达王健林、京东刘强东等出资30亿元投资银隆。在董明珠入主银隆之后,银隆对外扩张的步伐不断加快。豪掷800亿,进军天津、南京、洛阳、成都、攀枝花,一时间银隆新能源产业园遍地开花。

市界(ID:newsseeker)不完统计,银隆投资100亿建设银隆成都新能源产业园、投资150亿建银隆洛阳新能源产业园、25亿建银隆兰州新能源产业园、100亿建银隆新能源南京基地、350亿建银隆新能源天津基地。

 ▲ 还未开始动工的银隆洛阳产业园 

疯狂扩张的同时,银隆还积极推进IPO进程,试图在资本市场寻求“造车”所需的巨量资金。董明珠的“造成梦”,眼看着正在逐步成为现实。

事情的发展并不遂人愿。2018年春节前后,上市还没有眉目的银隆却接连爆出国内多个生产基地面临减产、停产以及资金危机。

5月中旬,市界(ID:newsseeker)走访银隆武安新能源产业园、银隆石家庄产业园发现,由于缺乏订单,银隆部分生产线停产,工人们“被放假”。

董明珠曾经积极推进的银隆洛阳产业园,在开工半年后仍旧是一片荒地。此外,银隆成都产业园二期工程即钛酸锂电池项目也疑似处于停滞状态。

 ▲银隆成都产业园停滞项目 

除此之外,银隆还需要面对不断壮大的讨债队伍。成都部分小供应商因为银隆拖欠货款而濒临破产,工程施工方以及外包工人接连在成都银隆门口,拉横幅堵门要钱。

一些被迫走法律程序的供应商,曾经调查过银隆的银行账户。其中一位供应商高管向市界(ID:newsseeker)透露,“银隆已经没什么钱了,我们查了它所有的银行账户,几十上百万可能还有,但是没有更多的钱了。”

银隆的霉运并没有就此结束。近日,广东证监局披露的最新一期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显示,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辅导已经“终止”。

终止IPO辅导即意味着银隆上市融资的渠道被堵。融资渠道不畅,对银隆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自身难保的银隆,能对格力的转型有何益处?

或许,格力电器的小股东在庆幸自己当初所投的反对票。

格力多元化求索时间已剩不多 

莫非当初格力电器的小股东,以及现如今珠海市国资委比董明珠看得更准?

“造车”究竟是不是格力多元化转型的契机?贾跃亭的“造车梦”拖垮乐视的前车之鉴还未淡去,格力却对新能源“造车”念念不忘。

 ▲ 乐视CEO贾跃亭

在经历持续的“骗补”风波之后,新能源汽车已经不复往日的荣光,甚至开始凸显隐忧。

6月12日,最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正式实施:纯电动车续航150-300公里车型补贴分别下调约20%-50%不等;低于150公里续航的车型将不再享有补贴;续航里程300-400公里及400公里以上车型,补贴分别上调2%-14%不等。

 ▲长园新能源汽车

新的政策逐步减少续航里程低、电池能量密度小的新能源汽车补贴,而对性能指标较高的汽车适当提高其补贴标准。如此以来,过去动辄一辆车补贴十几万上百万的政策已经成为过去,新能源造车企业亟需直面消费者,从市场中去寻找生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助理研究员周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预计下一步很多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发展会呈分化趋势,洗牌会加速,重点企业会逐步成熟,中小弱企业可能在资本退出的情况下寻求被兼并收购。”

随着今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很多原本风风火火的新能源车企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利润下滑,就连整体销量领先的比亚迪也未能幸免。

据比亚迪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247.38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1.02亿元,同比下滑83%。比亚迪预计,2018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亿~5亿元,同比减少70.98%~82.59%。

在全球汽车论坛第九届年会上,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更是发出警告,“大部分汽车企业将被淘汰出局,而新造车势力80%-90%成为‘先烈’也是大概率事件。”

他认为,“无论什么样的资本进入汽车领域,都要尊重这个产业的规律,资本的进入对于汽车产业来说是机遇,但是一些投机、搅局的资本也将在这个产业遭遇到他们的滑铁卢。”

很明显,新能源汽车行业警报已然拉响。对于格力来说,多元化转型路在何方?在经历了智能家居、手机等诸多尝试之后,格力多元化转型仍是路漫漫,留给格力和董明珠求索的时间还有多少呢?

封面
马老师,别这样!
没人能否认,马云是世界上最鼓舞人心、最成功的老师之一!
京东失宠
市值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地位已被美团夺走。
八个关键词
从成立到上市,美团历经了千团大战、O2O风口、合并点评和四面扩张,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