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的两端——中兴与14亿罚金
大事件 2018/06/14

6月7日,据CNBC报道,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表示,美国政府与中兴通讯达成了协议。6月12日凌晨,美国商务部BIS的网站也公布了双方新和解协议的内容。历时57天的制裁,中兴终于走过寒冬,希望近在眼前。

而解禁的前提,是中兴通讯缴纳10亿美元罚款以及4亿美元保证金。其代价相当惨重。

针对中兴通讯以巨大代价和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协议的新闻,一些大V在微博上惊叹,咒骂,仿佛中兴不倒闭就是千古罪人。

我不得不感慨他们无知无畏的态度。

事实上,中兴作为全世界第四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其企业直接价值是14亿美元的十几倍,对于产业链辐射的间接价值更是14亿美元的几百倍。

我们打开中兴通讯2017年全年业绩报告:2017年度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88.2亿元人民币,合170亿美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45.7亿元人民币,合7.14亿美元。

中兴通讯这次面临的"罚金"约为5.9%的全球业务收入。通过"罚金"与业务收入及净利润的比较,我们很容易看出,中兴的整个企业价值是远远高于14亿美元的。

也许有人会说,很多上市公司的财报都是精心粉饰的,我们不能依据财报的数据来衡量企业价值。那么中兴到底值多少钱,我们可以放下财报,从行业影响力和未来发展的角度认真做一个分析。

刚好通信设备制造行业有这样一个收购案可做比较:2015年4月,诺基亚以166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阿尔卡特-朗讯公司。

阿尔卡特-朗讯公司在被诺基亚收购之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朗讯公司在通信行业呼风唤雨的气势,全球市场份额从2011年的15%一路跌落到2015年的10%,而且财报连年亏损。阿尔卡特-朗讯2012年亏损20亿欧元。2013年全年亏损13亿欧元,占全年140亿欧元收入的9.3%。在阿尔卡特-朗讯被收购时,其市场份额已经低于中兴。

如果我们按照市场份额估算企业价值的话,中兴通讯已经超过了阿尔卡特-朗讯。再结合企业盈利能力的巨大差异,中兴通讯的企业价值应该远高于阿尔卡特-朗讯的166亿美元收购价。

和阿尔卡特-朗讯公司的比较,展示的是中兴在现有通信制造行业的价值。但事实上,中兴在未来的5G时代将具有巨大的潜在价值。

5G是未来移动通信的新一代标准,是架构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关键技术平台。谁掌握了5G的技术标准,谁就掌握了高速移动互联网与物联网(IoT)的基础话语权。

在5G的战场上,每个国家都在通过专利争夺5G的技术标准和未来发展的话语权。

在4G时代,美国占有了核心专利的36%,而中国只占有区区1%。正是借助于华为和中兴在最近几年的高投入研发,中国在5G专利库中的专利比例一举冲到全球首位达到32%,远超排在第二位美国的17%。

根据netscribes的数据,从2015年开始,通信产业界开始进入5G专利申请的爆发期。5G专利2016年增长165%,2017年增长52%。

在全球5G专利申请突飞猛进的时候,中兴通讯同样厉兵秣马在5G领域构建自己的专利优势。

根据FT中文网的报道,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2016年全球国际专利申请(以下简称PCT)情况。中国的国际专利申请量增长了44.7%,中国通信设备巨头中兴通讯以4,123项已公开PCT申请量排名领先,华为以3,692项专利申请紧随其后。其后为美国高通、日本三菱电机和韩国LG电子。尤其是在5G领域,中兴通讯累积的专利申请已超过2000件。

根据目前的公开报道资料,中兴通讯全球专利资产超过6.8万件,已授权专利超过2.8万件。据WIPO历年数据显示,从2010年至2016年,中兴通讯已连续7年位居PCT申请量全球前三,是中国唯一连续7年获此殊荣的企业,也是全球通讯产业主要专利持有者之一。

可以说,单从中兴现有的5G专利池布局来说,其企业价值已经远超14亿美元。

5G作为通讯行业最先进最复杂的行业规范,其涵盖了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各个方面。从大的方面,5G将突破性地改善"关键应用服务(Mission-critical Services)"、"海量设备支持(Massive number of things)"、"提升接入带宽(Enhanced mobile broadband)"等移动通信服务三方面的核心功能。而每一个核心功能,又包含着多个子功能的具体创新,不同子功能之间还会有配合或相互影响的情况。这就让5G标准的具体应用成为了非常复杂的一个工程。

作为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5G网络的搭建绝不是取得了技术专利,在实验室成功搭建了测试环境就可以赢得客户和市场份额的。

复杂多样环境下的外场测试,和现有运营商网络的集成与优化,都是5G商用过程中的必经之路。

新技术的外场试商用测试,也甚至可以看作是移动设备制造商"跑马圈地"的过程。

有经验的分析师,甚至能够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现有移动运营商进行商用测试的案例数量,就大致能够推算出移动设备制造商未来的市场潜力。

在5G商用的道路上,中兴是第一梯队,成为未来全球5G收入大饼的重要争夺者。从目前公布的5G实验商用网的搭建数量来看,中兴通讯已经和全球超过20家移动运营商开展5G实验网的合作,其数量是一线设备制造商的40%-50%。可以说,中兴与一线设备制造商在5G网络实施准备方面的差距并不大。

值得指出的是,中兴首创的Pre5G Massive MIMO基站已在中国、日本实现规模商用,并荣获GSMA"最佳移动技术突破奖"及CTO 选择奖双料大奖,并计划在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5G的商用预部署,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5G规模商用部署,这个时间表是相当领先的。

最后我们看看5G市场到底有多大?根据Jefferies和信通院的数据,光是中国大陆5G相关投资就将达到峰值2000-3000亿人民币一年,约合300-460亿美元一年。光是国内的5G建网收入,中兴未来也许可以获得每年近百亿美元的收入。

2017年中兴国际市场的营业收入为468.6亿元人民币,占整体营收的43%。如果我们按照这个营收比例考虑中兴在全球的5G市场规模,那么中兴目前在5G方面的技术储备本身价值就在百亿美元以上。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除了创造的直接价值,中兴作为通信设备制造商和通信终端制造商,身边整合了一大批以中国企业为主的通信制造产业链。这个产业链共同创造的价值是远高于中兴通讯自身创造的直接价值的。

根据HIS Markit和高通的预测,到2035年中国将占据全球5G价值链的最大份额--达到9840亿美元,相应的产业就业岗位也将达到550万个,占全球43%的比例。支撑中国拥有如此大的5G价值链和产业群的重要因素就是华为和中兴这样的通信制造龙头企业。

换句话说,一旦中兴倒下,受损的绝不只是中兴现有的8万员工,而是牵连到上下游企业遍及全产业链的数十万工作岗位。换句话说,如果希望未来中国能够占据5G发展的主动,中兴通讯就一定不能缺席。如果想再造一个中兴这样规模的企业,没有十年的积累是非常困难的。这困难不在于技术,而在于海外市场重新拓展的难度。

更重要的是,2019年-2020年是5G商用最关键的年份。从中国到美国再到欧洲发达国家,几乎都会在2020年之前发出5G的商用牌照,并最终完成5G商业网的搭建。

时间是紧迫的,5G的发展时间表决定了中国已经没有时间再打造出一个5G领先的世界级通信设备制造商,哪怕是把中兴的全部业务被其它公司收购都来不及。这次中兴通讯死里逃生,其未来创造的价值绝不是区区14亿美元可以比较的。

最后还要摆出这样一组数字:自2015到2017年,中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是122.01亿元,127.61亿元,129.62亿元(单位:人民币)。光是2017年的研发投入就达到了20亿美元的规模。

不管美国处罚中兴究竟有没有政治博弈的原因,也不管中兴遭受的处罚金额是不是过重。我只知道,如果中兴真的倒下,那中国通信行业遭受的直接损失一定是以百亿美元为单位计算的,中国未来在5G通信的发展潜力损失一定是以千亿美元为单位计算的。

据了解,中兴已经在做好快速恢复经营的准备,以求在后续禁令解除后,能以最快速度走出困境。

6月8日晚,中兴通讯对全体员工发出内部信称,目前中兴的处境仍极为艰难,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在落实和解协议的过程中,仍有大量艰苦的工作需要完成。

内部信呼呼,中兴员工要坚守岗位,不受传言影响;痛定思痛,坚守合规底线不动摇;坚持全心全意满足客户需求,用实际行动回报客户对中兴的支持。期望大家继续发扬拼搏创新的精神,为公司经营尽快步入正轨全力以赴。

希望中兴不忘初心,知耻后勇,为继续引领通信行业而卧薪尝胆,砥砺前行。

改变一切能够改变的,接受一切不能改变的,一切以公司利益最大化为准。这才是中兴应对此次事件的最佳态度。

封面
困兽Snapchat的社交角斗场生存之路
上市和抵御来自Instagram日益激烈的竞争,困住了Snapchat向上的脚步。
孟晚舟的进阶之路
刚刚,她从加拿大法院获得保释!
最困难的时候他们这样熬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阿里巴巴的,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华为公司的。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