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腾大战”之际,这个熬了6年的娱乐社交App要上市了
大事件 2018/06/13
  

“头腾”大战之际,一款远古时代的娱乐社交APP要上市了。它和这两家还都有点儿关系:它目前最大竞争对手是腾讯的同类产品,它的创始人上次创业时招的第一位工程师是张一鸣。

唱吧的故事,是一个工具型娱乐产品如何崭露头角、守住城池、熬过喧嚣,并最终活下来的故事。现在,它希望在看上去最欣欣向荣的时候跳上那艘大船。

唱吧的护城河

拿着手机K歌,在酷这一点上,当年的唱吧不输抖音。虽然市面有类似产品,但陈华认为他们可以做得更好。你很难想象,做出唱吧的陈华,根本就不怎么会唱歌,早期团队也没几个能唱的。唱吧的诞生源于一次长达三个月的讨论,那时陈华已经从阿里出来一年了,折腾了四五个产品,始终没找到感觉。最后讨论分析出,手机K歌会受欢迎。

这很有意思,一帮人聚在一起,就是想创业成功,对于要做什么还不太清楚。但数据证实了他们方向上的正确,唱吧于2012年5月上线,据媒体报道,发布当天就激增至10万用户。这让陈华团队吓了一跳,服务器也毫无准备地挂了。不到一个月,唱吧用户破百万。

一次偶然的创业尝试,诞生了唱吧。

这个故事和后来加入头条家族的musical.ly(一款美国“抖音”产品)有点儿像,创始人阳陆育后来向读者描述,之前做的项目无人问津,但偶然做出musical.ly后,每天都有几百位美国青少年在玩,是他们未曾料到的。这两个产品干的事也很像,用手机唱歌(尽管musical.ly是假唱),然后在社交媒体上把它分享出去。

唱吧创始人 陈华

唱吧初期数据很疯狂,上线3个月后用户破千万。期间也引来其它社交产品的跟进。陌陌是其中惹人注意的一个,它的逻辑是陌生人社交,K歌是种工具,多多益善。普遍认为,唱吧是在2012年末和湖南卫视的一次合作后甩开了对手,用户数实现跨越增长,当年年底实现4000万用户。

在用户达到1个亿的时候,陈华开始了对唱吧未来的长期思考。其中一个决策是:拆VIE,准备回国上市。

他给出的理由是,华尔街可能给不了唱吧一个好价格,通俗说就是,美国人看不懂卡拉ok。这也很有意思,卡拉ok由生活压抑的日本人创造,后传到台湾,在大陆火起来,是不折不扣的东亚社交文化。

此外,陈华更积极思考的,是唱吧的商业化。在“何时开始赚钱”上,陈华有个观点,“要做到无论怎么折腾商业模式,用户都不会流失的阶段,才会引入更多商业操作。”他曾告诉媒体自己对唱吧的认知:围绕爱唱歌的人,打造“大唱吧”体系。目前稳定的收入来源有:广告冠名、虚拟礼物、会员服务、游戏等等。

2014年9月,巨头来了,腾讯的全民K歌上线。

“最早用全民K歌是看到QQ音乐旁有个话筒,自己想唱就会点。”用户董小姐回忆。凭借QQ音乐强大的导流效果,全民来势汹汹,有数据称,其用户数在2015年8月超越了唱吧。全民K歌上线前一年,陈华还公开表达对“巨头袭击”的看法。他当时的观点是,如果腾讯要把某个公司踩死,今天没几个人可以挡住。

唱吧当时选择了与腾讯合作,寻找共赢。同时,也加紧了修建自己的护城河。

内外需求之下,唱吧选择打开边界,跳出互联网来到线下,最终做起了K歌包房的生意。想更好理解这件事,与其思考O2O、线上线下的商业逻辑,不如想想陈华说的那句话,围绕喜欢唱歌的人做服务。线下KTV、迷你K歌房,都是唱吧APP的另一抓手。

但线下KTV被唱衰也有好几年了,唱吧选择做的策略是:与连锁KTV麦颂合作,提供性价比高、注重体验而非环境的服务,用加盟的方式迅速在全国扩张。唱吧麦颂CEO韩俏帆有连锁酒店业背景,曾在7天连锁酒店工作过。而唱吧麦颂的门店也在2016年迅速突破至300家。

不难得出唱吧麦颂发展关键词:连锁扩张,高性价比获取会员。竞争优势在于规模。

新“物种”吸引了投资人。今年四月,唱吧麦颂获亿元级别A轮融资。陈华的“大唱吧”梦看起来又多了一条护城河。

“爱唱歌的人群”数量并非固定不变,唱吧发展的另一变量,是“宅文化”。如果年轻人的娱乐需求在手机上消耗掉了,他还记得起K歌这件事吗?

更有冲击力的互动娱乐产品开始出现,诞生于2016年9月的抖音以惊人速度侵占了年轻人的空余时间。走到今天,唱吧的对手已不单纯是K歌产品,当敌人从另一山头跑来的时候,所有人瞬间明白:比谁更好用已经无效,现在的竞争是,在侵占用户闲暇时间这点上,谁能力更强。正如张一鸣所说,世界不是只有你和你的对手。

2015年陈华曾说,在国内上市会是唱吧命运的“关键节点”。它熬了六年,活了下来,还没站队。这六年,也是前酷讯创始人陈华的一次转身。

他看见两次浪潮

张一鸣说自己从陈华身上学到的是怎么用技术角度看产品。这两年,陈华也开始跳出技术看创业,教新的创业者如何融资,如何管团队,如何用“下大雪”模式激励新员工。

唱吧一定要成,某种程度上是陈华一个执念。他曾告诉媒体,自己在阿里的时候就在想,如果一直呆在大公司,“就彻底地证明自己是一个失败者”。毕竟,他也曾有过打造独角兽公司的机会。

陈华的创业始于2005年底,和唱吧不一样的是,产品来自于自己的一个需求——过年买不到回广东的火车票。这样一个最早是提供火车票搜索的小软件很快为他拉来1000万美金的投资。后来有个广为人知的“错过事件”,红杉资本因为晚了几小时,就错过了酷讯。大家对这个故事感兴趣的原因或许是,如果陈华拿了不一样的钱,酷讯的命运会不会不一样?

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那时的互联网创业者是极大考验。陈华吴世春等创始团队和投资人发生严重分歧,主要原因是资方不满意酷讯的盈利表现,矛盾之下,吴世春陈华先后离开,资方找了职业经理人接盘。后酷讯被卖给Expedia和美团,2015年美团涉足酒旅,酷讯并入其中,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陈华(右)和吴世春

有篇文章曾写酷讯系创业者,悉数盘点了他们的命运。头条的张一鸣,唱吧陈华,梅花天使投资人吴世春,小猪短租陈驰皆来自酷讯。张一鸣离开后自己创业,找到用搜索引擎改变信息分发状况的机会,陈华后来评价他说,他(张一鸣)的特点是一直在做和搜索有关的事。只有陈驰后来做的小猪短租和酷讯还算有点儿关联,算半个旅游市场。

吴世春和陈华交流最深,也是故事最多的。他们结识于一次饭局,认识的原因是两人虽来自江西和广东,但讲的方言却一样。他们一同参加媒体对酷讯的第一次采访,在酷讯互补搭档,先后脚离开公司。之后陈华去阿里上班,吴世春又创业了几次。在创业投资这些事上两人一直有联系。

等陈华再创业的时候,吴世春已转型当天使投资人,投了他。此后吴世春回忆起自己的“投资逻辑”,总会提到投资人之路就是始于这些朋友,相识于微,觉得人靠谱就下注了,吴世春说酷讯人想创业首先就会想到自己。梅花天使是唱吧的天使投资方,目前唱吧估值超40亿。

张一鸣于2016年拿出抖音,与唱吧这类娱乐产品相逢,他和陈华的故事也未结束,目前唱吧和抖音也有许多合作。

唱吧穿越不同历史隧道,最终活了下来。陈华这次创业也终于要有个结果,它现在面对的是更强大的AT级选手,于是选择更重的模式对抗竞争。上市后的故事多少会因为剧情逐渐复杂,而失去些草莽江湖的味道,不再令人激动。但唱吧历史进程里的那个小故事,却值得再次回味:一个自认为创业失败的人,在什么时候会重燃斗志?

那是发生在奥森公园的一次长谈,据吴世春回忆,当年陈华找到唱吧这个方向,不想错过第二次机会,于是拉上他一起商议。“(陈华)约我在奥森公园走路走了一天,讲他想创业,想抓住这次移动互联网的浪潮。”

而今,唱吧上市在即,陈华即将实现和六七年前的自己的那场“成功之约”。作为酷讯系苦熬时间最长的创业者,他跑赢了最初的对手,在巨头的虎视眈眈下,他转换赛道,力图为唱吧构建更大的生存空间,更长的生存时间。 

上市让“大唱吧”安全系数更高,但未来依旧未知。

线下KTV还是个好生意吗?成就了抖音、王者荣耀增长奇迹的御宅族,还会回到线下,重返K歌社交的生活方式吗?流行音乐产业依旧低迷,除了怀旧,KTV还能提供点什么新鲜的? 再看绝不放过年轻人娱乐时间的腾讯,又会拿出多大决心抢夺这块市场?

唱吧还得往前跑。

封面
安静的先驱
他是微软联合创始人,他以安静和持久的方式创造了神奇的产品、经验和制度,并改变了世界!
蜜月过后
仅仅三个月后,恒大和FF的关系不仅光速恶化,而且还闹上了仲裁庭。
向隐疾开刀
腾讯显然是意识到了内部的危机。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