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假鞋好难做
大事件 2018/06/12
  

初入莆田 

初夏的莆田,空气潮湿而燥热。动车站外的荔枝树,果实青涩。站内的的士师傅,用让人听不懂的方言和不标准的普通话,疯狂拉客:“安福市场五十,五十”。坐上的士,穿过莆田约莫半个小时,到达安福市场。

位于荔城区的安福电商城,就在莆田学院,一个普通的二本院校旁边。普通的霓虹灯,普通的电梯房公寓,普通的批发市场,与普通的南方小城街景别无二致。初到咋来,完全想不到全世界每三双NIKE球鞋就有一双来自这里。若时刻尚早,街道便还稍显冷清。可前去街边小店先尝尝莆田卤面。

安福人的一天,就是这样从夜晚开始的。

晚上九点后,不同于其他地方,学园中街愈发热闹起来。街道上除了川流不息的轿车和两旁的行人,还有莆田的“特色”:载着叠得比人高的鞋盒的摩托车。街边快递店里全是鞋盒,门口木牌上写着“可代发世界各地单号”。一箱一箱的鞋盒从这里被装上摩托车,一个月后出现在世界各地。

人行道上卖长沙臭豆腐,东北烤冷面的小摊也开始营业。还有些小摊,借着卖电话卡的名义,配合鞋商与买家联络。

沿着学园中街往东走不久,就到了安福电商城。

与想象中的不同,安福的底商并不是明目张胆地卖高仿鞋,而多是一些山寨店铺,名字大多叫美国纽百伦、加州万斯之类。里面的产品,也多是一些打着擦边球的山寨产品,和正品还是有一定的区分度。

究其原因,是近年莆田政府也开始打击高仿鞋产业,鼓励自主品牌,所以现今底商多事一些打法律擦边球的山寨产品,而传说中的“假鞋”交易,则转移到了地下

莆田鞋这个灰色产业的出名和社会的舆论效应,使这几年政府对其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现今你若没有熟人带领,已经很难找到阿冒(鞋贩子)直接看货了。再找到渠道之后,我们便扮成微商代理前去看货。

阿冒把我们领到电商城一座居民楼的六楼。是的,如今的交易大多在底商之上的商品房里进行。一打开门,扑面而来一股浓浓的鞋胶味,与浓浓的烟味在空调房里糅杂在一起,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百来平米的房子里,除了客厅停留着泡茶谈生意的地方,其他的地方被各种各样的运动鞋占满。从时下最流行的老爹鞋、去年大热的椰子,亦或是各种配色的AJ正代,还是烂大街的Stan Smith,old skool等各类鞋款,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和我们一起看货的东北大哥,甚至直接叫老板拿最真的货过来,说是要直接拿去商场当正品卖。阿冒拿了一双黑红脚趾,无论是材料,还是做工,普通人绝对难辨真假。我试着闻了下,其气味甚至都与正品没有区别。

莆田为什么会因为“假鞋”而闻名?莆田又为何能够生产出足以以假乱真的球鞋?了解这些还要从莆田这座城市和她养育的莆田人说起。   

精明不过莆田人 

莆田古称兴化,包括今天的莆田市区和仙游县,所以又叫莆仙地区。莆田一半环山,一半靠海,北承福州,南接闽南,因其地域较为闭塞,所以孕育出了与福建其他地区都不相同的莆仙文化和语言。(有人将其定义为受到闽东福州影响的闽南文化)

被孤立的莆田莆仙境内多山,又地狭人稠,所以自古就有到外地谋生的传统(莆田如今常住人口289万,户籍人口329万,几十万人在外闯荡)。春运时坐从北京到厦门的火车,会发现大半个车厢都是莆田人。

莆田的地理特性和文化独特性,使之在福建被相对孤立。又因为莆田人多在外漂泊,所以养成了莆田人敢于闯荡,又喜欢抱团的传统。

也正因如此,聪明能干的莆田人垄断了许多的行业。从最早的弹棉花,修鞋,理发,再到改革开放后几乎垄断全国的民营医院(东庄镇人为首的莆田系医院),红木业(仙游县),珠宝行业(北高镇),木材(忠门镇)甚至众多寺庙的经营,让人不得不叹为观止。一个小小的地级市能垄断这么多行业,放眼全国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

李嘉诚祖籍就是福建莆田人

改革开放以后,莆田这座小城因其东南沿海的区位条件和低廉的人力成本,被国际各大运动品牌看中,纷纷在此设下代工厂。早先,世界上大半的耐克鞋便都是在莆田生产,丰富的代工经验使莆田拥有了完整的制鞋产业链和大批的熟练工人。 

NIKE代工

新世纪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人力成本急剧提升,使有大批代工厂继续南迁迁往人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地区。而此时,精明的莆田商人也不再满足与参与代工每双鞋只有几块钱的微薄利润。面对外贸单子的大量流失,鞋商发现自行制造假鞋有着更高的利润,“假鞋”产业也就应运而生。

熟练的工人们只要有简单的图纸,就能做出实物。例如耐克的zoom气垫和阿迪达斯的boost科技,在莆田的鞋厂里都能轻易地被仿制出来。在球鞋市场更是时常出现正品尚未发售,莆田货已流传于市的新闻。

有zoom气垫的莆田鞋看着跟活的一模一样

依靠莆田商人精明的头脑、国人迅速增长的消费需求和互联网时代的浪潮,莆田鞋这样一个畸形产业在人们爱慕虚荣的畸形消费欲望的刺激下,迅速畸形崛起,发展壮大。他们的产品遍布在某宝,微商,甚至实体店,海淘等我们消费生活中的各个角落,野蛮生长。

作死截图

然而,假货毕竟是假货。从诞生伊始,莆田鞋便注定要经历各种风波。首当其冲的便是与原品牌接连不断的官司,其次便是社会的舆论效应。

无论是早先广为流传的莆院学生依靠卖鞋开豪车的消息还是某欧美明星diss假鞋再到不时出现的维权新闻,“莆田鞋”已在某种程度化为社会热点而被舆论过度消费。

随着产业的壮大,政府也明白必须进行打假。这样一来,“莆田鞋”的生产与销售便不得不完全走入地下。无论是警察,海关部门的一次次打假,还是阿里巴巴等电商巨头宣布打击盗版,都对莆田假鞋产业造成不小冲击。

今年工商系统加大力度打击鞋类商标侵权违法行为的专项行动

在我与阿冒的交流中,得知了近年生意却是越来越难做。以前那种只要拿到货就可日赚斗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也正是因为打假,才有了安福市场昼夜颠倒,用摩托载货,在居民楼交易的那一幕幕。

但另一方面,制鞋产业又是莆田经济的大头,在2015年莆田1600多亿的GDP里,制鞋贡献了超过700亿,达到43%,从业人员超过20万,使得当地政府又无法一下子将其一棒打死,才造成了莆田假鞋产业今天的发展局面。 

明天的路 

在中国制造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莆田的制鞋产业又该走向何方呢?

依靠仿制其他品牌,一不合乎道德,二已违反法律,终究不是莆田鞋业的出路,相信谁都明白这一道理。然而谈及转型,又何从容易?

人力成本上升,代工厂撤离已是不争的事实,况且代工也非长远之计。

印度尼西亚的一家耐克代工厂,女工的很认真的样子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也成为假鞋之都

开发自主品牌,听起来充满豪情壮志,实现起来则不那么轻松。莆田拥有先进的产业链和熟练的工人,但却缺乏优秀的设计师。且独立去设计,开发一个品牌,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和运行成本,也是和单纯仿制不可比拟的。

另外在当今的消费浪潮之下,一个新生的国货鞋服品牌,若想走高端路线,难以获得消费者认可也是个大家都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可否认的事实。莆田也有商人试图做过自主品牌的梦,现实却出奇得骨感。借用一位阿冒的话来说:“你把鞋子贴上耐克的logo可以卖四五百,贴自己的标可能一两百都没人要”。

其实莆田鞋也很无奈啊

今年2月底,球鞋圈有这么一则引起轰动的新闻:Balenciaga把大热的triple S的工厂由意大利搬到中国莆田,以使球鞋更轻量化。

对,就是从以生产奢侈品闻明的意大利搬到以生产假鞋闻名的莆田。抛开质量孰优孰劣不提,越来越多奢侈品牌在华设鞋厂却也是不争的事实。他们的理由是宣布中国“具备生产更优雅别致鞋类产品的非凡技能”。

巴黎世家的鞋子…还真不便宜

这是一个好现象,但人们也应该认真思考:莆田由代工阿迪耐克变成代工巴黎世家算是产业升级吗?莆田做不出品牌,不是技术问题,是历史和文化问题吗?莆田鞋业十年,二十年后会走向何方,会有自己的品牌吗?

那晚看完货出来,已是凌晨两点。走在莆田街头,空气依旧潮湿燥热,街上熙熙攘攘,灯火通明,一片热闹景象。

封面
巨头没落
Facebook的流量最近可能会被YouTube超越。
投行寒冬
从高富帅,到被裁员降薪!
番禺有条大石街
拼多多许多热卖的山寨货都来自这里!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