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写公众号养活自己?这事没有想象的简单
大事件 2018/06/12
尽管距离最初成立个人微信公众号已经过去5年,傅踢踢依然维持着每周4到5篇的更新频率。在这5年间,他的身份因为公众号写作而发生了变化——从《文汇报》的文化评论员,变为一名内容创业者。

自媒体内容创业者傅踢踢。 
 

从传统媒体“出走”对他而言并不是个经过规划的选择,“这不是个线性累积的结果,它可能就是在某些特定时刻的一些正向或者负面情绪的闪念,最终会让你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一个改变。”傅踢踢说。

与他的情况类似,王左中右2014年从《东方早报》离职,在经历创建视频内容平台、照片分享应用两次创业失败后,他选择了自己更为拿手的文字内容,通过搭配热点事件对汉字解构再创作而形成的“字新闻”,成为他的内容特色。在独自经营半年后,王左中右的制作团队扩张到了10人。

字新闻设计灵感的草稿。

传统媒体人的出走丰富了自媒体行业的队伍,而在内容创业爆炸式发展的今天,不仅是传统媒体人,越来越多的非专业人都开始自立门户,创建自媒体平台。根据艾媒咨询《2017年中国新媒体行业全景报告》中的数据显示,有52.9%的自媒体人并非媒体专业背景。

与行业门槛低所对应的,却是越来越多获得成功的案例。自媒体价值排行及版权经济管理机构克劳锐发布的《2018自媒体行业白皮书》显示,各类机构对内容创业者的投资金额已经超过50亿元人民币。而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所看到的成功不仅体现在高流量所带来的可观收入,还有更广泛的工作内容,以及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它会给人一种错觉,以为内容创业是件人人都能做到的事。

那么内容创业者的真实生活到底什么样?他们是否如外界所想的那么自在?他们有没有在这拨创业浪潮中迷失?采访了4位全职投入内容创业的年轻人之后,这些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7点起床和一天16个小时的工作量

1992年出生的姜茶茶,从2015年起便开始撰写个人微信公众号,主要针对广告垂直行业,发表一些对广告公司工作环境和甲方公司“无理要求”的吐槽文章。因为精准的话题切入和独具创意的吐槽视角,她的公众号很快在广告圈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和关注。

自媒体内容创业者姜茶茶。

即便每周只更新2到3条,也让当时还在广告公司工作的姜茶茶应接不暇。由于广告公司经常加班的行业特性,姜茶茶不得不把写作时间调整到深夜。“最开始做公众号的时候晚上加班回来不睡觉连夜写,上班给客户写稿,晚上给自己写稿,感觉特别累。”

早上7点起床写公众号,两个小时后再简单化一下妆出门上班,是姜茶茶经营公众号第一年的生活常态,甚至午休时间她也很少和同事去吃午餐,而是点好外卖,节约出1小时的时间来专心写作。“写公众号的工作量真的很大,从找选题到写内容,再到经营粉丝群,全部都是我一个人,每天就像机器一样按时运作,连续做了一年真的累崩了,特别需要休息。”工作和写公众号的双重压力让姜茶茶情绪崩溃过,最终不得不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去年下半年,她转换跑道,全职投入创业。

同样的紧张感也出现在蔡宏图的身上。大学学习自动化专业的他,起初对内容创业和媒体行业动态并不了解。尽管大学毕业时简历已经被各种技术竞赛奖项和社团活动填满,但他依然不想从事本专业的工作,“原本就没有打算一直在公司里上班,也不是特别想给人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让蔡宏图发现资讯平台腾讯企鹅号的存在,入驻者只需凭借文章获得的阅读流量,就可以获得相应金额的收益。“第一次在企鹅号上发文章,第二天就获得了70多万的阅读量,没过多久便开通了收益,每天都能有几百元的收入进账。”流量带来的收益让蔡宏图看到了机会,于是他从最初这种不输出价值观的内容写作开始创业。

自媒体内容创业者蔡宏图。

2015年年底,今日头条带头宣布实施千人万元计划——确保头条号平台至少有1000个创作者单月获得1万元保底收入。次年3月,腾讯企鹅号也推出了“芒种计划”,宣布给入驻该平台的原创自媒体补贴2亿元。一年之后,两家又分别更新了计划,投入的量级达到了10亿元以上。

于是蔡宏图先后在今日头条、百家号、天天快报、大鱼号等资讯平台开通了账号。为了增加收入,获得平台的流量补贴,他开始创作小篇幅、百字左右的图文原创内容,并同时运营20个账号,一天可以写几十篇文章,内容涉及美食、娱乐、明星八卦、社会轶闻等。“每天都是逼着自己在写,最夸张的时候3个小时可以写出20篇,每天差不多能工作16个小时,连吃饭都坐到电脑前,出门约会只选咖啡馆,因为能借着Wi-Fi浏览热点话题。”蔡宏图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

内容,必须跟着流量走

流量永远是内容创业者的关注点。为了拓宽公司的业务方向,蔡宏图目前组建了一个30人的团队,专门负责资讯平台内容的生产,而他本人则转投幕后参与运营以及为公司的未来发展制定计划。要持续保证流量,就要不断发掘热点,比如去年下半年蔡宏图发现短视频的热度越来越高,于是在年底推出了两档原创短视频节目,分别囊括了当下热门的“5分钟快说电影”和“情感吐槽”类内容,除此之外,他还在策划一个母婴育儿类的短视频账号,以此来应对不同的受众需求。

“内容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维持公司生存的一个途径,好内容一定要基于流量之上,所以我们必须跟着流量走。”蔡宏图说。为了减少流量内容的不确定性带来的影响,他正在提升团队的容错能力,把内容生产的流程模式化,以此避免因为流量内容失利而导致公司发展下滑。

为了第一时间获取热点事件、抢夺流量,蔡宏图每天都会花两个小时的时间浏览各种资讯App和微博,并对热点内容做数据采集。“比如今天什么样的内容会爆,什么内容读者反馈最好,哪些是刚发生的热点事件,我都需要知道,然后还会看一些别人对此类事件的描写,记录他们评论和转发的数量,之后再决定是否去写。”蔡宏图说。

根据艾媒咨询《2017年中国新媒体行业全景报告》,有46.1%的自媒体人为能够持续产出高质量的内容而感到忧虑,24.9%的自媒体人对如何收获关注和粉丝感到焦虑。

相比于蔡宏图对流量内容的步步紧逼,经营微信公众号的姜茶茶则更看重粉丝的黏度和互动率。基于平台政策的不同,微信公众号并没有像资讯平台那样给内容创业者充足的流量补贴,公众号的盈利模式仍然只能通过广告和打赏等方式,因此读者的阅读流量与盈利直接相关。

“我的公众号偏向广告行业,内容较为垂直,所以有固定的读者,并且有很多广告行业的客户也在看。”姜茶茶说。为了和读者增加互动,在操作一些选题时,姜茶茶就会从读者或网友那里征集他们各自的故事和经历。而在选题操作前,她会对文章的阅读量做预判,“从选题声量的大小和大家关心的程度来判定,如果一个话题的关注度只有3000,我可能就不会写这篇文章。”

我做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不去做电商,不去卖货,不去做会员……内容创业者究竟算什么东西?”微信公众号“乌云装扮者”的作者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问自己。

离开公司,作为个体打拼的内容创业者们或许都会有这样身份认知的模糊感和不安全感。“当我意识到这已经是我的工作,而不再是一份兼职的时候,我发现再也没有借口给自己更多回旋的余地,只能强迫自己去写,一直把自己往外推。”傅踢踢说。

随着公众号经营时间变长,粉丝和流量都变得相对稳定以后,傅踢踢开始对写作本身的意义产生了怀疑,做内容公众号的价值在他心中变得越来越模糊。他会经常反问自己,做这件事是不是浪费了时间,是否有更有意思的事情值得去做,“如果所写的事情没有意义,甚至写作的过程带着敷衍,那我不如用这个时间来做别的事情。有些文章会让我觉得是为了写而写,但自己真的有那么多话想说吗?也未必。”

与内心这种矛盾所对立的,是作为一个公众号需要保证稳定更新及漂亮的广告收入的自身要求,傅踢踢发现有时自己似乎不得不这样做,而这种无解的困惑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让他找不到头绪。

一位从微博时期就持续关注王左中右的老读者,在他做内容创业以后取关了他的账号,“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针砭时弊讽刺辛辣的你。而现在,你成了一个戏子,所以,再见。”读者这样留言。这句话戳痛了王左中右,让他不得不思考自己做这件事的意义在哪。

王左中右最近在看的书。

以前传统媒体的工作并不能让他自己和家人过上理想的生活,而公众号调侃的文章和广告则能为他带来更大的流量和更可观的收入。于是,王左中右当时在公众号里写下了《对不起,我只想当个段子手》,并把自己形容为“已经脱离了高级趣味的直男”。

如今距离这篇文章发表已经过去了两年,但王左中右并没有让自己成为一个毫无底线的段子手。他开始逐渐在自己公众号的内容里加入时评,并且及时追踪热点新闻,同时发表个人的看法。这一行为给公众号带来的转变是,被删除的文章越来越多了,但即便如此,“还是忍不住去表达,这可能是出于记者的本能,改不了了。”或许这也是他在流量压力下的自我坚持。

身份变化的不适与下一个盈利点

 

相比于对未来流量不可控的焦虑,对于从“写手”到团队管理者的个人身份转化,也是内容创业者们当前亟需解决的问题。

除了独立操作个人公众号外,傅踢踢还成立了一个风格迥异、面向年轻群体的新公众号平台“ttlab”,他本人负责团队的经营和管理工作,而具体的写作内容则完全交由团队新进的90后员工。“管理新员工对我而言有一些新的挑战。因为以前做记者,只要直接面对编辑就行,但如今怎样管理员工、如何跟他们保持互动,并用他们接受的方式完成沟通,同时还要达到我想传递的目的,对我而言都是新课题,也是一个难题。”傅踢踢说。

除了写公众号,傅踢踢也做了一些周边产品。

公司的持续扩招也给蔡宏图带来了新的困扰。因为涉及不同的账号主体,过往明确的团队分工多少为他缓解了不少管理上的压力。但账号的增加所带来的人力成本的提升,也强迫他需要尽早制定出公司的发展规划,开辟出更多不同的内容形式来获取当下的流量收益。

王左中右曾经一度质疑公司行政和人事岗位的作用,但当建立起一个10余人的小团队后,他明显觉得力不从心。“企业文化的建设、薪酬体系的确立,都需要由专人来设计和策划,我自己真的忙不过来。”王左中右说。如今他还特意为公司招聘了一位行政总监,帮助他处理公司经营中的一些琐事。

面对不稳定的流量和不确定的政策因素,内容创业者们都在找寻下一个盈利点。根据克劳锐公司发布的《2018自媒体行业白皮书》显示,在2017年,100%的头部自媒体均拥有广告收入模式,40%的自媒体有多种商业模式并行,15%的自媒体可以IP变现,盈利模式已经由单变多。

为了缓解未来流量不确定性给公司带来的经营压力,并开辟出更多收入来源,姜茶茶对外开放了自己原创IP“广告狗”的形象授权,推出了包括表情包在内的一系列周边产品。同时她也正在探索不同的内容形式,为公众号分化出不同的栏目内容。姜茶茶正在尝试为自己寻找除广告外的盈利模式。考虑到收效漫长和前期投入的高成本,她并没有选择在公众号上卖周边产品,而是选择了卖增值服务。从受到大众关注以后,姜茶茶就出现在在行、插坐学院、ONESHOW国际创意节等媒体平台上,向消费者分享或出售自己经营新媒体的心得。

王左中右正在探索抖音短视频的新玩法,尝试推出新的漫画视频内容,“可能突然某一天粉丝厌倦了如今的形式,不再关注,就应该想着尝试新的内容,原创文字内容的压力在未来会越来越大。”另外,他还与潮牌合作推出带有自身公众号特色的文化衫,并有可能筹备自己的潮牌。

傅踢踢则在ttlab上为自己预留了更多可能。他表示未来可能会把这个公众号的内容结合展览在线下实体化,并有可能开出实体店铺与线下读者见面。同时傅踢踢也正在培养自己的多重身份,除了自媒体人,他更愿意向公众介绍他编剧和作家的身份,在经营公众号的同时,他还在尝试话剧剧本的写作,并正在筹备一档有关音乐评论的音频节目。

封面
农业机器人崛起
微型自动化机器可以照顾农作物的整个种植过程,使用更少化学品更环保,更低成本也更高效。
活在底端
中国AI产业链中艰难生存的“人工”团队!
安静的先驱
他是微软联合创始人,他以安静和持久的方式创造了神奇的产品、经验和制度,并改变了世界!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