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这一年:过山车式发展,新变量已来
大事件 2018/05/18

“互联网医院”的诞生,源于医疗行为中一些核心环节(如医生给患者提供诊断意见、开具处方)的线上化。这其中,既有互联网公司的医疗化,也有传统医院的互联网化。一定程度上,互联网医院代表着互联网公司与传统医院的相向而行和正面交锋。

作为新生事物,互联网医院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经历了“过山车”式发展。

2017年3月19日,以银川市政府一次签约丁香园、春雨医生、七乐康等15家互联网企业,分别与之共建互联网医院为标志性事件,互联网医院进入全国性爆发状态。据统计,仅在2017年上半年注册的互联网医院数量,就超越了2016年全年的总和。

然而,2017年5月初,一份非正式、非公开、由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印发的《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下称“征求意见稿”)流出。该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地方监管部门、执业医生、服务内容和对象等给出了很多限制性规定,包括禁止首诊、必须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等。

争议最大的点则莫过于“已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一时间“互联网医院被叫停”的类似言论成为很多媒体的传播头条,使得互联网医院相关企业陷入了集体沉默。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18年4月16日。在国务院新闻办的媒体吹风会上,与互联网医院相关的正式文件《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下称“新政”)浮出水面,明确允许实体医疗机构使用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同时互联网公司可以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

可以说,新政之后笼罩在互联网医院上空近一年的迷雾终于拨开了。不过互联网医院的前景可能并没有那么乐观。于互联网医院本身,在这一年的缓慢探索中,又悄然增加了很多变量。

与政策博弈

当被问到得知新政的感受时,大多数互联网医院负责人表示“兴奋,但并不惊讶”。这与他们长期与医生、院长、以及各级政府部门保持沟通有关。

丁香园公关总监、丁香互联网医院负责人陈磊对大健康参考透露,就在3月28日,国办三局副局长陈宏曲、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等一行人还去了宁夏的三个城市银川、中卫、固原调研,陈磊和其他几家互联网医院的负责人跟着去了其中两站。“我们早就知道这个政策会出,只是不知道具体的内容而已”。

新政的最终出台,是多方博弈的结果。医联互联网医院的一位负责人记得,国务院到银川调研时,近20家互联网企业对政府部门唯一的建议,就是认可互联网医院这个新业态。

在银川首批集中签约的15家互联网企业中,丁香园的互联网医院第一家被验收。医联也在这一批名单内。除了银川,医联先后在日照和济宁也注册了互联网医院。

“即便没有这个政策,互联网+医疗健康(包括互联网医院)也是大势所趋。有了政策,院长、医生能更有规则执行互联网医院”,暖心壹疗创始人兼CEO金方怡告诉大健康参考。

2017年5月,暖心壹疗与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设立的互联网心理医院正式开业,适逢征求意见稿流传出不久。这一年,她为此频繁往返于贵州老家和北京之间。

“我觉得大家对互联网医院的理解有误区,把它妖魔化、也神化了”,在金方怡看来,当时关于征求意见稿的很多解读是要取消互联网医院,但其实是说不能用“互联网医院”类似的名字。“名字对用户和医疗机构来说都没有感知,并不对服务本身发生变化。再看新政,除了名字合规了,其他内容和当时的征求意见稿基本一致”。 

另一位互联网医院负责人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还认为,尽管名字合规了,但政策给互联网医疗企业“开的口子”还是很小。“国务院出台这一新政本是好意,但它禁止了首诊,而且规定要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它对于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所谓利好是大打折扣的”。

支持这位互联网医院负责人的论据之一是,在征求意见稿之前,多家互联网医院的运营规划中都包括了线上首诊,但之后都在政策压力下没有开展或停止了。

皮肤科领域的皮肤宝在2016年3月APP上线之时就定位为线上诊疗平台,可实现线上首诊等功能。2016年12月,好大夫在线运营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开业,王航在接受采访中也提到在尝试皮肤科的初诊。“皮肤病远程会诊与面诊诊断一致性超过90%”,这是皮肤宝当时在给媒体的通稿中援引的学术数据。

“精神心理科病程长、涉及用户隐私,他们更愿意在线上就医。而且用户需要到医院做的精神心理评估系统,线上就可以实现”。金方怡告诉大健康参考,停掉首诊的暖心壹疗,病人留存率仍“特别高”,其互联网医院的平均每位用户付费次数达3次以上。

但医疗毕竟人命关天,谁也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背负了最大社会责任和舆论压力的政府部门。

“互联网医院的新规将利空平台型公司”,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Health创始人赵衡更是撰文直言。

在赵衡看来,医改对公立医院的压力日益加大之后,互联网医院在中国的发展本质上仍是医院扩张的工具,而非控费或优化医疗资源的工具。随着公立医院普遍发展互联网医院并持续开发更多业务来弥补收入缺口,自身不拥有医疗机构、依赖多点执业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将受到高强度的挤压。

赵衡同时认为,公立医院发展其互联网医院不存在技术和运营的门槛。

不过,七乐康副总裁、互联网医院负责人侯锦标对大健康参考表示,互联网医院的前期投入非常大,从公立医院的体制来看,它们未必愿意花这个钱。国家部门拨款也不太可能,因为这样会产生重复性建设。

卓健科技长期致力于为医院提供互联网化解决方案,其相关负责人向大健康参考透露,自2016年2月上线浙一互联网医院,卓健科技已经帮助约20家实体医院互联网化。卓健科技与医院的合作模式是:一起建设和运营,费用共担。“每家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成本,得看需要上线的模块内容(如图文咨询、视频问诊、移动远程、转诊等)数量,从几十万元到上亿都有”。

一年蛰伏

“整体来看,互联网医院这一年没有太大变化。因为医疗行业本身的发展就很慢,资本无法催熟”,在上述一位互联网医院负责人看来,来自政府的支持力度不算大,医生和患者也都需要教育。“就像前段时间热议的莎普爱思和鸿茅药酒事件,国民的健康素养的提高不是一蹴而就的”。

的确如此。5月8日上午,银川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正式上线运行。不过,据大健康参考了解,这一监管平台早在去年7月底就有消息称要上线,如今算是延迟了大半年。

此外,银川市政府签约的互联网医院,按照规划会集中入驻到新修建的智慧银川大数据中心。知情人士向大健康参考透露,预计要入驻的该中心楼层已经装修好了,但各家企业搬入的时间仍未定。“具体我说不好,原来说5月份搬入,还有说4月份的”。

尽管很慢,但也不可忽视互联网医院在过去一年蛰伏中的进展。

工商资料显示,截止目前全国累计有逾百家以“互联网医院”命名的企业,过去一年成立的互联网医院差不多占了40%。国内互联网医院数量最多的城市银川,在这一时期还新增了京东、360健康、平安好医生等互联网公司的加入。

大健康参考还发现,除了数量的增加、头部公司的入局,互联网医院也在更加专业和细分化。继全科之后,肿瘤、肾病、养老、心理、妇儿、糖尿病、医美等领域的互联网医院也陆续出现了,暖心壹疗的互联网心理医院就是这样的案例。

“就算在政策不清晰的2017年,互联网医院仍有此发展,令人感动”,上述医联互联网医院的负责人感叹。

从单个公司来看,互联网医院的业务进展也可圈可点。

再以好大夫在线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为例,它已经放弃首诊,目前重点推进远程门诊和家庭医生签约。

好大夫在线披露的数据显示,其远程门诊服务自2017年4月上线以来,已服务全国4000余名患者;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则在试点推进,首个试点宁夏彭阳县已有约5.7万名居民进行了家庭医生的线上签约,占常住人口的29.1%。

除了银川,七乐康2016年5月在其大本营广州,就与广州市荔湾区中心医院合作共建了荔湾七乐康互联网医院。侯锦标向大健康参考透露,现在两地开展的互联网医院业务已经成为七乐康的主要收入来源,在其整体营收(还包括线下药店、医药电商等)的占比已经超过50%,这一比例在去年5月时也就30%左右。

2018年2月,荔湾七乐康互联网医院项目还被写进了广州市政府《促进健康及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的红头文件中。

金方怡则告诉大健康参考,暖心壹疗贵州互联网医院运营9个月后就实现了收支平衡,药品收入占80%以上。暖心壹疗在其他省份还有几家与心理专科医院合作共建的互联网医院处于筹备状态,预计下半年会上线一些。

“这一年我们真的是挺苦的。除了政策大方向不明朗,还有很多细节上的边界需要我们自己去试探和验证。这个对团队的要求很高,要熟悉相关的法律、医院的运行流程和规则、以及这个学科的诊疗路径等,才能尽可能地把控风险”,金方怡说。

新变量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互联网医院也产生了新的变量。一方面,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为代表的新兴技术的运用,以及信息化等既有技术的迭代,正在推动互联网医院的发展。另一方面,互联网医院本身的形态也在潜移默化的变化。

2017年5月,丁香园、睿琪软件(医疗AI技术提供方)、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联合宣布合作推出了皮肤病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智能皮肤」。大健康参考发现,其所属的公司主体正是银川丁香互联网医院有限公司。

时隔近一年后,「智能皮肤」正式面向全国数万名皮肤科医生开放使用。同时,三方又宣布合作开启皮肤病人工智能医疗精准扶贫计划。加入该计划的医生,可以享有丁香互联网医院入驻及诊疗邀请等帮扶资源支持。

最近刚在港股上市的平安好医生更是打出了“全球AI医疗科技第一股”的概念,其在青岛、合肥、银川三地拥有互联网医院牌照。

平安好医生称,其已探索出智能问诊、智能读片、“现代华佗”等多项AI医疗的产品和功能。此前不久,平安好医生还在药交会亮相了AI医生在线问诊与线下智能药柜结合的“一分钟诊所”。通过平安好医生的智能辅助诊疗系统,全职医生的问诊效率能够实现10倍甚至50倍的提升。

像暖心壹疗这样的初创公司也在发力技术。金方怡告诉大健康参考,早在公司创立之前,团队就开始研发AI医生助理机器人(虚拟形态)。目前,它已经完成了《中国失眠防治指南》等几十本专业医学书籍的训练,能帮助医生向患者解释疾病的发病原因、诊断依据、治疗方法等。

另外,互联网公司要做到“依托实体医院”,必然涉及与实体医院的技术对接。金方怡介绍,暖心壹疗运营互联网医院的模式是与医院实现线上线下系统的一体化,即与医院的his(医院信息系统)对接、运营数据与医院互通且双向保存。“这个过程中,信息化技术也在提高”。

作为互联网医院的另一种参与者,腾讯在4月13日重庆举办的“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发布了加入AI和区块链技术的微信智慧医院3.0,可为实体医院建设其互联网医院赋能。

在发布会上,柳州工人医院院长李兵还分享了与腾讯、柳州医药公司等方合作建设的柳州市工人医院互联网医院的案例,其中就包括基于微信公众号,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院内处方流转院外药房”。李兵称,此举在国内算“首次”。

自2015年12月与桐乡三院合作的乌镇互联网医院上线,微医在此后的近两年时间里,依托全国各地的实体医院,陆续开出了19家互联网医院。这个数量也是截至目前微医互联网医院的数量顶峰。而后,微医大力建设了医联体、家庭医生平台、区域人口健康信息云平台等。

“如今的互联网医院更类似一种底层的操作系统。它已经在原来的在线门诊服务基础上,逐渐升级成为了新的业态。未来,它还会嫁接更多服务,当然也会叠加更多技术”,微医媒体总监张贵民对大健康参考表示。

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垂直领域的独角兽,亦或初创的小公司,在互联网医院这一新业态的探索上,基本在同一起跑线。经历了这轮“过山车”且活下来的互联网医院,各有各的坚持和不易,也各有各的成长和变化。

如今,政策迷雾散去,互联网医院们将有更多精力加固自身的优势防线,迎来相对平稳的发展。用七乐康创始人、董事长石振洋的话来说,互联网医院必将成为和实体医院一样正常的服务机构。随着医健领域人口红利的到来,互联网医院的前景会非常广阔。

封面
当当上错花轿
老牌电商平台当当75亿元收购案有可能无疾而终。
马老师,别这样!
没人能否认,马云是世界上最鼓舞人心、最成功的老师之一!
京东失宠
市值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地位已被美团夺走。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