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房地产的二十天
大事件 2018/05/17

过去二十天海南的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 

自由港规划出炉一周后——4月22日,海南出台了史上最严的限购政策。“天涯海角”成了中国唯一一个全省限购的地方。

在此之前的2017年,是海南楼市历史上收成最好的一年,卖了2700多亿货值的房子。销售额相当于海南2017年GDP的五分之三。

限购政策将一片喧嚣热烈的楼市,一把推入了冰河中。5000亿货值的房产被锁定,所有炒房客能找到的漏洞,都被政府堵上了。

2017年海南全岛一年卖了25万套的房子,八成以上的房子都被岛外人买走。对岛外人限购,就意味着海南几乎“失去”了八成的房地产市场。

“4·22”后,好几万吃着火锅唱着歌的海南地产人怎么也想不到,工作也就一下子这样凉了。

唱着一首凉凉的不止是地产商。政策之严厉,连一位鼓吹政府积极干预市场的著名经济学家也被限住了。

著名经济学家想要买套海南陵水的别墅。定金已交,却赶上“4·22”限购政策出台,因户口问题,被拒之岛外。

陵水的开发商朋友对你包叔说,四十年前,著名经济学家从对岸游回祖国;四十年后,他也越不过琼州海峡了。

1

自由港概念,把海南又一次拔高到让人仰望的位置。

中国有那么多自贸区,自由港却从来没有。海南不会仅仅成为旅游岛、度假岛、养老岛,而是要像香港一样,成为一个世界的自由岛。

“4·22”限购后没过几天,在一次政府会议上,海南省领导说了三点:

其一、海南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降低对房地产的依赖,绝不让海南变成房地产加工厂;

其二、土地要留给好的项目、好的开发商;

其三、保护也是发展、留白也是发展。

可真的断腕了,香菇蓝瘦的不仅是地产商们。

房地产是海南的支柱产业,2017年海南固定资产投资4125.4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2053.11亿元。房地产投资占GDP和固定资产投资的比例,均接近50%。

海南岛一半以上的税收也来自房地产业及周边产业。限购之后,海南将面临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

但政府看上去不管日子多难熬,也要坚持限购政策不动摇,不能让高房价成为阻碍自贸区发展的绊脚石——就算失去整个房地产业也在所不惜。

4·22后,海南真的也在“失去”房地产。

限购后,海南前几大地主鲁能、绿地、富力、恒大和融创的区域公司,都开了寝食难安的会议,悲伤都笼罩在他们脸上。

几天后,旭辉率先断腕。海南公司被集团降级,归到深圳公司管理。海南从集团重点战略布局之地的名单中划去。

还有几家地产公司表达了相同的意愿。在处理完手头的存货后,海南区域公司被降级,或者干脆撤出。

德祐、兄弟连等房产中介转移到了云南和两广市场。以“海南限购了,下一个要火的地方是大理”为主题的软文,都已出街。

就连地产媒体搜狐焦点海南站都扑街了——全员解散。很多海南朋友发现,自己的房产中介朋友开始卖热带水果了。

一个政策的颁布,把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拖进了死胡同。走的走,跑的跑,天下大变,怎一个枯索和惶惶了得。但不管怎样,日子还是要尝试过下去的吧。

海南“失去”房地产的第一周,扑街的地产商们,开始各显神通了。

限购第五天,最会“变通”的融创发明了“以租代买”的购房模式。融创海棠湾项目将商品房进行出租,与承租人签订一项合同,购房者一次性缴纳总房款70%金额作为未来40年的租金,每10年续签一次。

这部分房租可以抵冲部分购房款。待租房者付清所有房款后,便可以获得该房的全部房产权。

如果承租人要在40年内转让租赁权,融创还会在手续上予以配合。

但真会有人去接一个四十年后才能吃到的烫手山芋吗?

融创2017年在海南省销售额是127亿元,位列恒大、碧桂园、雅居乐和鲁能之后,排名海南第五。杀入海南两年的孙宏斌还有更大的野心——2018年海南将要冲击200亿的销售规模。

不知道4·22之后,在海南收购了16个项目的他,心底是否和那位著名经济学家一样拔凉拔凉的。

打擦边球的“先租后买”,很快在海南全岛蔓延开来。碧桂园也加入了“先租后买”的行列,在海南“失去”房地产的日子里,悄悄收岛外客户的钱。

另外一些地产商,马上开始推没有被纳入限购范围的商铺、写字楼,但成交寥寥。

限购后的两周,海南连续8年的单盘销售冠军清水湾的成交量都为零。清水湾去年卖了169亿,今年雅居乐给清水湾订的任务是180亿。

如今眼瞅着半年是要过去了,不知道雅居乐清水湾完成了多少任务了。

那些没有报规、待开发的土地储备,顿时比房子还烫手。像融创的日月湾,已开发的日岛修复完生态,尚可完成待开发部分。但未开发的月岛呢?你包叔打听下来,据说存在被政府回收的可能。

没有土地,自由岛还有什么空间去发展呢?据说政府目前正考虑从一些开发商手中回收一部分未开发土地。

华信的一块地就已经被作为闲置土地回收了。

2

从海南逃到云南和两广的地产人刚放下行李,政策的口子就被撕开了。

全岛限购政策公布的第二十天,海南发布了一个百万人才进海南行动的计划。

步大部分二线城市之后尘,海南也加入了抢人的队伍。计划书里,之后七年,中国要出现百万人才下海南的盛况。

二十天前,限购政策规定着:

户籍迁入本省的居民家庭想要买房,需要提供两年或五年的社保或个税证明。

二十天后,抢人政策里关于房子的描述变成了这样:

大专以上学历、中级以上职称人才,可在海南落户;博士硕士生、“双一流”高校毕业生、留学生和创业者可在海南任一城镇落户,在购房方面享受本地居民同等待遇。

壮士断腕的海南,并不会把房地产业消灭掉。因为没钱是没法搞开放的。

从去年年底开始清理房地产开始,今年一季度,海南GDP增速从去年同期8.9%降到了5.1%。一季度财政收入增幅低于全国平均,是海南十几年来第一遭。

而政策的一紧一松,相当于给来海南的人员设定了一个门槛。低端的、垂暮的、务工的不在海南未来规划中;高层次、高知、高薪,才是海南欢迎的。

未来七年,海南将努力引进100万这样的高层次人才。你包叔算了一下,过去七年,海南正好卖了将近100万套房子。

这100万人,其实就是未来海南房地产的希望所在。

有人认为,只要政策宽松,人和钱自会来。深圳似乎就是一个成功的典范。

但特区第一步是基建,这是在考验政府的钱袋子。深圳建设的时候,国家财政有困难,外商不愿意投资基建。1981年中央特意出台27号文件,通过银行贷款搞基建,突破了银行贷款不能用于城市开发建设的规矩。

有了这种支持,深圳才在三年完成48平方公里的基建。当时广州市的面积也不过50平方公里。

深圳最终能超越同样开放的汕头、厦门和珠海,成为唯一的一线城市,香港资本的支撑是重要因素。

1979年至今,香港一直是内地最大的外资来源。从1979年到1996年,中国外商投资60%来自香港,而香港的大部分资金又流入深圳。

海南一直没忘记“十万人才下海南”的壮观景象。1988年海南建省的消息传到内陆,人才如潮水一般涌来。18万份人才档案堆积在人事部门的手中,90%以上有大专以上学历,85%以上是年轻人,具有高级中级职称的有近7000人。

那些人几乎都是先去的深圳,发现深圳没什么机会,就继续南下。当时闯海南的张宝全后来跟你包叔说:

去深圳发现,满大街的人都穿着皮鞋,心想已经没机会了;到了海南,发现很多人不穿鞋,就留下来了。

可惜海南没有那么多工作,就连潘石屹,也是托了冯仑的关系,才成为体改所下面一家公司的副总。大部分闯海人在1990年春节的台风过后,就都回去了。

《汉书》有云:

财交者密,财尽而疏。色交者亲,色衰义绝。

很多事情,等大家都想明白了,就差不多快结束了。

现在的海南,并没有人力密集型产业。因环保督查的影响,海南是全国唯一一个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负增长的地区。2017年,汽车产量下降41%,太阳能电池下降38%,岛上已连续两年工业投资下降。

抢人的杀手锏终究回到了房子上,海南领导说:

人才到海南来不用担心没房住,不用担心买不了房、买不起房,可以放下心来干事创业、安居乐业。

所以,那位被限购的著名经济学家——现在只要他老人家愿意成为海南引进的大师级人才,可以马上住进200平米免租金、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全职工作满8年,他就能获得这套房子的产权。

完美绕过限购的大师,你可以放下心来干事,研究有为政府如何助力经济发展了。

封面
丹东狂欢
一个炒房群中,听到朝鲜中止北南高级别会谈后,有人发了个捂脸的表情:泡汤了。
胃口大开
如果此次定增顺利实施,不知“人生失败”周鸿祎是否又将谱写新的咏叹调。
资本的野望
孙正义的基金帝国正在塑造另一个硅谷!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