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的巧克力在东洋
大事件 2018/05/16
  

洋气十足的巧克力总能带给我们温馨的回忆,逢年过节来一颗,茶前饭后来一颗,撩人蓄力来一颗,或者不为什么来一颗,吃得轻松吃得快乐。

巧克力早在康熙年间便已进入中国,然而却不幸被皇帝打入了冷宫,在此后的几百年间,来自西洋的巧克力却在东洋的日本逐渐流行开来,并形成了完整的产业。巧克力近代在中日两国的不同遭遇,也颇能展现出东方民族接受外来事物的态度差异。

西药、补品、零食,巧克力在东方的故事简直好吃又好玩。

🏍🏍🏍

至绰科拉药方,属热,味甜苦,产自阿美利加、吕宋等地,共以八种配制而成,其中肉桂、秦艽、白糖等三位在中国,其余噶高、瓦尼利雅、阿尼斯、阿觉特、墨噶举车等五种不在此。

——武英殿总监造赫世亨,1706年7月2日

疗效不明的西洋神药

康熙四十五年五月二十二日(1706年7月2日),出京避暑的康熙皇帝想出了一件好玩的事情:搞点西洋风味的东西吃来避暑。

“可稍信到广东后寻得寄来,若有绰科拉亦求取。”在一道写给意大利主教多罗的圣旨中,康熙把这种西洋来的稀罕玩意儿叫做“绰科拉”。

绰科拉,这便是巧克力在中国获得的第一个名字。在今后二百年的时间里,巧克力又以“炒扣来”“知古辣”与“朱古力”等名字相继出现在古老的中华大地。中国人始终相信,这种拥有奇怪名字的西洋奇物,一定具有某种神秘的“疗效”。

虽说不能延年益寿,也必定能够祛暑化湿吧……连同康熙皇帝在内的古代中国人这样想着。

“将此倒入煮白糖水之铜或银罐内,以黄杨木碾子搅和而饮”,遵循着最新最潮的西洋吃喝指南,武英殿总监造赫世亨小心翼翼地为康熙调制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杯热巧克力。

这杯热饮由50块美洲原装进口巧克力精心配制而成,并由上等的柳条木匣呈递。饮品融合了道地的美洲风味与精致的宫廷匠心,赫世亨相信,这款中西合璧的独特饮品必定可以讨得皇帝的欢心。

康熙帝爱新觉罗·玄烨(1654-1722),据历史记载,他是第一位饮用巧克力的中国人。

满怀期待的康熙将“绰科拉”一饮而尽,期待燥热的暑气可以随之一扫而空,然而“绰科拉”毕竟不是金坷垃,一杯酸涩的流体下肚,竟然什么也没发生。

沉默之中略显尴尬,赫世亨连忙上书辩解,声称:“绰科拉非药,在阿美利加地方用之如茶,一日饮一次或二次。老者、胃虚者、腹有寒气者、泻肚者、胃结食者,均应饮用,助胃消食,大有裨益,”将巧克力的功效由作用明确的“祛暑化湿”解释为了居家日常的“健胃消食”

然而,康熙并没有因此认可这款古怪的西洋饮品,任凭赫世亨与西洋传教士的百般安利,康熙最终说出了故宫淘宝买家喜闻乐见的三个字:

这货不灵,又不治病又不好喝,其色紫黄,味酸还苦!巧克力自此被打入冷宫。直至160年后的1866年,来自铁岭的中国大使张德彝(1847-1918)访问西洋,在欧洲旅行日记《航海述奇》中,他对于这款西洋热饮同样没有给出太高的评价。

此时,已更名为“炒扣来”的巧克力还和“洋豆烧焦磨面以水煮成”的“加非”一样,仍然是不堪入口的黑暗西洋饮品。

张德彝出国八次,每次出国都写有日记,他对日记集的命名也非常走心,分别叫做《航海述奇》,《再述奇》、《三述奇》、《四述奇》……《八述奇》😕

奇怪的味道,高昂的价格,在古老的东方,这款来自西方的怪玩意儿似乎很难引起人们的兴趣。

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巧克力在中国大陆还仍然没有普及,除了贩售外国货的大型商场,人们很难在日常生活中看到它的踪迹。中国的巧克力市场真正打开,洋品牌大规模进入中国也才不过是近二十年的事情。

与在中国的冷遇不同的是,在东洋的另一国度日本,来自西洋的巧克力却很快赢得了本地市场的认可。在日本,巧克力从贵族尊享的高级洋菓子到喜闻乐见的庶民食品,只经历了短短40年的时间。

在明治维新(1868)后不久,日本人便已开始尝试生产巧克力。比起中国,日本国产巧克力的时间要早出近一百年的光景。

与中国相同的是,巧克力最早在日本也是被当做保健品使用的。

在明治集团的官网上,迄今仍可见各种巧克力有利健康的宣传内容,比如巧克力可以改善通便🤷🏻‍♂️

确切地说,还是被用作大保健。

西洋零食东洋造

在康熙皇帝差评巧克力的91年之后,六枚来自荷兰商人的丸状“肾药”被长崎著名嫖客“筑后屋平右卫门”(这是人名还是地址🤪)偷偷买走。

他期待这六枚名为しょくら(Shyokura)的肾药丸可以发挥不可名状的羞羞神力,以使自己可以在长崎的**场所一展雄风。

至于效果……谁用谁知道,这六枚西洋“肾药”,其实只不过是六枚丸状巧克力。

明治维新以后的1873年,日本岩仓使节团出使欧洲,与早先中国人张德彝排斥的态度不同,日本使团对于西洋的饮食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他们甚至还特别考察了位于法国里昂的巧克力工厂。

对巧克力🍫抱以极大兴趣的岩仓具视(左一)认为服用这种西洋食物有利于日本国民身体素质的提升

“这种包裹在银纸里的点心美味无比,可为人体的血液提供营养,增强人的精神!”初尝巧克力的岩仓具视(1825-1883)在日记中兴奋地记载道。

巧克力!撕锅姨!

落后了一定要学,学不会就先去仿!在“逆向工程”的精神感召下,日本全国涌现出了一股西洋菓子学习热潮。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深入,制作西洋食品为国争光成为了日本餐饮业的时代口号。1868年,日本首家西餐店“精养轩”的开业,巧克力等西洋点心成为了日本上流社会的新宠。

在这之后不久,巧克力这样的西洋新潮货,逐渐出现在了日本的各大菓子商铺之中。第一家尝试制作西洋巧克力的是1747年创业的百年老号凮月堂。

1747年创业的凮月堂是为日本贵族制作糕点的著名菓子铺,店铺的老主顾松平定信(1759-1829)以苏轼《后赤壁赋》中“月白风清”之句为凮月堂命名。

江户时代“宫廷御供”点心铺名单,凮月堂位列“西之方”第三名

为保证产品的品质,凮月堂特地雇用了欧洲的巧克力师傅,力图在最大程度上还原这款舶来品的地道西洋味。为宣传块状巧克力相对日本传统点心久置不坏的特性,凮月堂的老板为这款西洋产品想出了一个拉风的名字:

千代古龄糖!(读音为chyokureito🧐)

艾玛,估计防腐剂放了不少,吃后可以永葆身躯一千年吧。果然,看到这样稀奇古怪的名字,日本的消费者并不买账。

牌子不响就改名。看到花费大价钱打造的高级货销路不好,凮月堂的营销团队脑洞大开,在起名上几乎用尽了毕生所学……但都没能起好:

贮古龄糖!

诶,好一些哦。

知古辣!🤔

猪口令糖!

……

麻麻我想吃猪队友糖。

凮月堂1878年在《仮読新闻》刊登的“贮古龄糖”广告

经过日本消费者们的用脚投票,洋气十足的音译名称チョコレート(chiyokure-to)最终被确认下来。日本的巧克力工业化生产也终于在1899年正式展开,值得一提的是,最早工业化生产巧克力的森永商店,至今仍然有着巧克力业务。

在森永如今的产品中,巧克力仍是一项重要的内容。

进入十九世纪,日本巧克力的市场竞争已非常激烈,森永商店、不二家洋菓子铺、芥川松风堂,与东京菓子(现明治制菓)分别于1899、1913、1914与1918年相继开展了巧克力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森永制菓在1918年便已从美国完整引进巧克力生产设备与生产技术,首次实现了日本巧克力的国产化。

森永制菓生产的第一款日本国产巧克力

在日本实现西洋糕点的普及,这是森永制菓创始人的梦想。森永太一郎在1899年从美国返回日本后,决心开办西洋糕点工厂,可以算是日本版的实业报国了。

与产品的命名同时进行的,还有日本巧克力界对巧克力功效的宣传,既然“肾药”“祛暑药”都不好使,那么“促进健康”应该会成为巧克力的一大买点吧。

在森永制菓的宣传攻势下,巧克力的产品形象逐渐与“愉悦”“健康”联系起来,甚至在一些广告中,巧克力还具备“香烟替代品”的功效。

森永制菓为巧克力在日本的普及花费了很多心思,逐渐培养起了最早一批日本巧克力消费者。

森永制菓的友商摩洛佐夫(Morozoff)也不甘落后,在1936年2月12日,摩洛佐夫刊登的一则广告开启了日本情人节“送礼就送巧克力”的先河。

纳纳尼……果然还是城会玩儿

当然,与产品命名与功效宣传相伴随的,还有产品的包装设计。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来自明治制菓的巧克力包装脱颖而出。熟悉的包装熟悉的味道,明治巧克力的经典设计一用就是82年。

据说明治巧克力的纪念限定版已经在ins上刷屏了🤔️

日本业界还利用各种平台在国际间展示并推销日本的国产巧克力,在1915年的大正博览会与1928年的伦敦展览会上,日本业界借助各种方式,将小有所得的日本国产巧克力在国际进行着推广。

在1915的大正博览会上,凮月堂生产的各种西式点心就已行销全球。

为促进巧克力行业的发展,日本还分别于1949年与1952年成立了“巧克力工业协同组合”与“巧克力·可可豆协会”等机构组织。自此,日本的巧克力行业发展有了制度性的保障。

据日本巧克力·可可豆协会的官方统计数字,2016年日本全国巧克力生产数量已达到238,980吨,出口已为26,141吨。来自西洋的巧克力,在东洋的日本至此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善的产业。日本生产的各式巧克力即便在对巧克力态度相对消极的中国,也已经有了不错的市场份额。

在康熙饮用巧克力312年之后的今天,面对业已庞大的巧克力市场,中国国产巧克力如何取得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恐怕已是一个不易回答的问题。

在东西两洋大品牌夹击之间的中国巧克力,即便是距离亚洲一流,大概也还差着一千多个麦丽素。

麦丽素的对标产品Maltesers于1937年正式在英国发售

不能落后啊,我们的国产巧克力要加油了。

巧克力进入中国的历史可比日本要更长呢。

封面
丹东狂欢
一个炒房群中,听到朝鲜中止北南高级别会谈后,有人发了个捂脸的表情:泡汤了。
胃口大开
如果此次定增顺利实施,不知“人生失败”周鸿祎是否又将谱写新的咏叹调。
资本的野望
孙正义的基金帝国正在塑造另一个硅谷!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